《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朝两人笑笑,站起来跟人家握手。
  娄副乡长又道:“小从,小周,这位县招商办的小顾,来我们这里指导工作的,你们今天晚上可以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让小顾同志回去说我们乡下的人不知道礼数,怠慢了县里的同志。”

  听说顾秋是招商办下来的,从彤微笑着跟顾秋握手,“你好,请多关照。”
  从彤的手,柔若无骨,捏在手里很舒服。顾秋道:“你一定不是大秋乡的人,下基层锻炼的吧?”
  吴乡长笑了起来,“你还真有眼光,从彤可是我们乡政府最年轻的主任,她主管计生委。”
  顾秋有些惊讶,看从彤这年龄,跟自己差不了多少,居然是计委办的主任了。娄副乡长在旁边说话,“她就是从局长的女儿,国土局从局长,认识不?”
  “哦,久仰,久仰!”顾秋哪里认识这位从局长?只能应付着回答。
  原来从彤有这等背景,年纪轻轻当了计生委办公室主任。
  不错!
  另一个是周小洁,长相虽然不如从彤,声音很甜美。娄副乡长说,“她是信用社周主任的女儿,在我们民政室。”

  介绍完了,菜也上来了。
  吴乡长指着端上来的一整个大猪头道,“别小看这道菜,可是我们大秋乡的特色菜之一。猪头来自野猪岭的野猪,整只猪头不破坏的情况下,用文火慢慢烹。熟了之后,再用调料加工,做到色香味俱全。”
  一只硕大的盘子,放着一整只猪头,耳朵,眼睛,鼻子,原模原样。猪头旁边有葱花,辣椒等佐料点缀。一股香味扑面而来,果然是一道上好的经典名菜。
  除了这个,还有一个足有两个手掌大的鱼头。吴乡长道:“这可是我们大秋乡涟水河源头的大头鱼,味道鲜美。每到逢年过节,必定成为当地领导送礼的必备佳品。”
  鱼头很大,两半剁开,飘着香气。
  顾秋也吃过不少鱼头,却没有见过象眼前这种做法的。鱼头的周围,用豆腐围了一圈,听说这就是涟水河源头的大头鱼,顾秋都有些流口水了。
  另一道招牌菜,就是炖土鸡。
  用大秋乡里的农村老母鸡,配上香菇,其他佐料炖出来的鸡汤,黄澄澄,透着一股馋死人的鸡汤香。

  吴乡长介绍完了,对顾秋道:“我很早就有这想法,把这三道菜做为招牌菜推出去,就是不知道如何下手。”
  娄副乡长提来了一桶酒,“先不谈这个,今天晚上我们要尽地主之宜,喝个痛快!”
  顾秋说,“我真不会喝酒。”
  他可是听说,山里的人特能喝酒,免得自己出丑,他就说自己不能喝。
  娄副乡长理了一下稀拉拉的几个头发,闻言作色,“下乡不喝酒,一点道理都没有。你们说是不是?”

  几个人都说是。娄副乡长道:“还有一句呢,进城不泡妞,这样的老公赶快休!”
  周小洁眨了眨眼睛,“为什么呀?”
  娄副乡长望着吴乡长哈哈大笑起来,“进城不能泡妞的老公,说明他某些功能不行啊。这样的老公不休用来干嘛?”
  一个玩笑,弄得周小洁和从彤怪不好意思的。
  顾秋知道今天晚上这酒是躲不过去了,只在勉强答应。
  娄副乡长提过来的塑料桶,足有二十来斤。不是白酒,也不是米酒。大家都倒上之后,在两位乡长的吆喝下,大家干了一杯。
  酒,是甜的,入口很好。

  顾秋有些疑惑,“这是什么酒?”
  吴乡长望着他,“还行不?”
  顾秋说,“酒不错!”
  娄副乡长就站起来,“你看你看,一口就品出了酒的好坏,还说不会喝酒?小顾,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敞开了喝,可对不起我们这两位美女。”
  顾秋知道,以从彤和周小洁的身份,两位乡长也就是叫她们凑个热闹,助助酒兴,不会发生象陈燕那样的事。
  顾秋问,“这是什么酒?”
  娄副乡长道:“水酒,我们这里特产的水酒。这可是珍藏,一般人喝不到的。”
  顾秋喝过白酒,啤酒,红酒,米酒,就是没喝过什么水酒。不过这酒还真不错,挺入味的。度数不高,还很甜。
  才喝两杯,娄副乡长扔了杯子,“杯子太小气了,我们三个大男人用碗吧!”于是三个换了大饭碗,从彤和周小洁依然用杯子。
  喝到三大碗的时候,顾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这酒刚开始没什么感觉,甜甜的,好喝。可越喝越到后面,酒劲就上来了。

  娄副乡长脸上带着笑,对顾秋道:“来,干杯,干杯。”
  顾秋说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娄副乡长朝从彤和周小洁使眼色,两人只得端起杯子站起来。娄副乡长道:“好,我们敬酒你不喝,美女敬酒你喝不喝?喝不喝?”
  喝,当然喝!

  从彤和周小洁各敬了一杯,吴乡长道:“小顾啊,你这酒量可不行啊。刚才娄乡长说得好,下乡不喝酒,一点道理都没有。进城不泡妞,这样的老公赶快休。难道你真要你以后的老婆把你休了?还有,你这喝酒的态度也不行,得批评。人家都说,能喝八两的喝一斤,这样的干部党放心;能喝白酒的喝啤酒,这样的干部要调走;能喝啤酒的喝饮料,这样的干部党不要;能喝饮料的喝开水,这样的干部是活见鬼;能喝开水的只吃饭,这样的干部快滚蛋!今天晚上这酒,你自己看着办!”

  几句话激下来,顾秋端起碗,“好,今天晚上我就陪两位乡长和两位美女一醉方休,说好了,谁也不许耍赖!”
  顾秋发横了,跟娄副乡长,吴乡长一人一碗的干。时不时还跟从彤和周小洁碰一杯。结果二十斤水酒,基本上被三个人干掉了。
  最后娄副乡长和吴乡长只得打电话,叫人抬着回去。顾秋摇摇晃晃的,“你们酒量不行!”
  晚上九点多,娄副乡长吐了两次,终于活过来了。
  叫老伴温了块湿毛巾盖在额头上,抓起电话给谢主任打过去。“老谢啊,你好,你好。你吩咐的事情总算是搞定了。嗯嗯,这小子酒量不错啊。那是,比我还是要差点。搞定了,搞定了,你放心。我保证让他天天醉生梦死,拖他个十天半个月。好的,好的。我办事你放心。哈哈哈——哪里?哪里,我们之间的关系,说这些干嘛?”
  挂了电话,娄副乡长自言自语道:“后生可畏啊!我们两个人居然给他一个人灌倒了。”
  谢毕升今天晚上本来准备找个机会把陈燕放倒的,一切都安排就绪后,顾秋也被他支开,没想到临时有事,汤书记一个电话,让他白费功劳一场空。

  只要想到陈燕,谢毕升心里就象猫爪子一样挠。
  眼看到手的肥肉,就是吃不到,谢毕升要多郁闷有多郁闷。至于顾秋这小子,他倒是知道些底细,这才花费这么大手脚,将他远远支开。
  换了别人,他哪需要费这么大劲?
  下午司机小李回来汇报,他已经照自己的吩咐,把顾秋甩在半路中间了,谢毕升忍不住哈哈大笑,为自己的英明决策而得意。
  正躺在沙发上意yin,琢磨着如何放倒陈燕,儿子谢步远从外面回来。谢毕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派出所当所长,二儿子在税务局当股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