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顾秋道:“不好意思,我不该问这些。”
  陈燕抿着嘴摇摇头,“没关系,反正都已经挺过来了。这点伤痛算不了什么。人生难免有很多苦难,不可能因为我们的刻意回避,它就变得不存在。”
  对于陈燕的坚强,顾秋不得不钦佩。
  只听到陈燕喃喃道:“那场车祸,让他丧生了做男人的权力,也让他成为了一名残疾人,下半生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可偏偏这个时候,我公公突然脑溢血去世。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婆婆变得疑神疑鬼,听了外人的话,骂我是个扫把星,一怒之下要将我赶出家门。刚开始我老公还是很维护我,后来渐渐的起了风言风语,有人说我在单位作风不正派,最后连他也不理我了。所以说,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顾秋哪里会想到,一句简单的话,居然带出陈燕如此悲切的身世。
  这让顾秋暗暗后悔,自己不应该多嘴。

  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总想打陈燕的主意。如果换在以前,她还是常务副县长的儿媳妇,就算是他谢毕升,只怕也不敢轻易露出狐狸尾巴。
  顾秋安慰道:“别想了,一切都会好的。”
  陈燕道:“我已经习惯了,在这些年里,我学会了面对。”她理了一下垂下来的头发,“虽然他现在不理我,我还是坚持每天回去。今天晚上我们又吵架了,这才跑出去喝酒。没想到会遇上你!”
  陈燕站起来,雪白的浴巾,裹着她那修长的身材,越发有一种出水芙蓉般楚楚动人。顾秋原以为她会很悲伤,很低沉,没想到陈燕居然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现在没事了,醉过了,说过了,心事也没了。”她回头看着顾秋,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笑道:“谢谢你,顾秋!”
  顾秋在刹那间有一种感悟,人生,要经历多少打击,才能迎来这么灿烂的微笑。
  看来自己应该帮帮陈燕,不能再让她受谢毕升这种人的欺凌了。
  知道陈燕背后的故事后,顾秋有时在想,一个人到底要怎样的坚强,才能挺下去。残废了的老公,恶言恶语的婆婆,还有身边那些不怀好意的雄性动物。
  可每次见到陈燕,她的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笑,阳光,自信。别人从她的脸上,绝对看不出半点悲伤。
  所以每次见到陈燕,顾秋心里总有万般感慨,也许正是陈燕的这种性格,才让顾秋在仕途上越挫越勇。
  周一的早上,办公室的电话响起。
  陈燕接过电话,脸色明显有了变化,“顾秋,谢主任要你过去。”

  顾秋哦了声,站起来就朝外面走去。
  陈燕叫住他,“小心点!”
  顾秋心领神会点点头,该来的终究会来,跑也跑不掉。他还真不相信,谢毕升为了这点小事,敢把自己怎么样?
  走进谢毕升办公室,谢毕升躺在椅子上抽烟,头发梳得油光可鉴,面前摆着一只双层的玻璃杯。
  顾秋喊了句谢主任。
  谢毕升点点头,脸上居然带着一丝难得的微笑。
  “小顾啊,坐!”
  这是顾秋第一次,这么正式接受谢毕升的召见。

  顾秋在心里暗自奇怪,谢毕升的态度,似乎并不想给自己小鞋穿的味道,这与传闻中判若两人。但他又想不出来,对方对自己态度这么好的理由。
  既然琢磨不透,不如既来之则安之。顾秋坐下来,显得十分淡定。
  虽然说招商办有八个副职主任,十几个科室,但谢毕升凭着汤书记这层关系,在招商办拥有绝对的权力。
  自打顾秋进来,谢毕升一直在打量着顾秋,眼前这个小伙子,跟普通人完全是两个档次。进门之后,既不象其他人那样讨好自己,也不主动献半点殷勤。
  叫他坐,他就坐,也不多话。

  谢毕升笑了起来,“小顾啊,听陈燕同志说,我们招商办三周年的策划方案,是你做的?”
  顾秋道:“是在陈主任的指导下完成的。”
  “哦!不错,不错!”
  谢毕升表扬了几句,把自己面前的茶杯盖子打开。茶杯里只剩半杯茶水,翻了盖子后,他也不急于喝茶,似乎在暗示什么。
  顾秋坐在那里,“谢主任,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
  换了平时,只要谢毕升有这个动作,早就有人站起来给他添茶水,顾秋的态度,令谢毕升有些无奈。见顾秋不动,他只好站起来自己添水。
  回到位置上,谢毕升似乎象记起了什么?拿起一盒烟,“你抽烟吗?”
  顾秋看到他手里的烟,居然是极品的芙蓉王。只不过他打开的时候,盒子空了,谢毕升苦笑道:“不好意思,烟没有了。”说罢,随手一扔,丢进垃圾筒里。
  在安平这种地方,这个年代,一般的干部都抽黄盒子的普芙,谢毕升在消费上显然比别人又高了一个档次。
  顾秋摆摆手,“谢谢,我不抽烟。”
  两次暗示,都没有取得满意的效果,谢毕升不由有些不快。但是他的脸上,依然挂着和善的微笑。
  暗示无果,谢毕升重新入座。
  “小顾,你的这个方案我昨天仔细看过了,很好!”
  顾秋身在官道世家,自然知道这些伎俩。一般情况下,领导开口夸你好的时候,肯定有下文。果然不出他所料,谢毕升话峰一转,“只不过有些地方过于笼统,没有具体的数据,策划方案和论文一样,没有数据就没有站得住脚的说服力。你是京南大学高材生,也是我们招商办的才子,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明白。”
  顾秋道:“嗯,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是这个数据,需要实地考察,不能凭空捏造。”
  “对!”

  谢毕升拍了一把桌子,“果然不愧是京南大学高材生,我正是这个意思。既然你提出以大秋乡做为试典,这几天你寻个时间去一趟乡下,争取把这些数据考核出来,我们要交一份完整的策划方案给县里。”
  顾秋道:“那我下午就动身。”
  “我派司机送你下乡。”
  谢毕升一改以前的作风,居然要务实了,顾秋当然照办。而且他自己也希望自己这份策划方案,能够得到重用。

  如果能照自己的方案实施,招商工作不难没有进展。
  顾秋站起来,“谢主任,我去准备下。”
  顾秋出门的时候,谢毕升居然站起来相送,他拍拍顾秋的肩膀,“我就是喜欢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干劲。小顾,好好干。”
  这算不算一种默许呢?

  顾秋不知道,但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陈燕问起结果,马上就摇头了。
  “这个谢毕升好狡猾!他这是要把你支开。”
  谢毕升坐在办公室里,哼起了京剧。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一位副主任走进来,笑问,“谢主任好兴致,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谢毕升坐下来,“也没什么事,心情好哼两句。”
  副主任把一包盒茶叶放在他桌上,“这是昨天跟一帮家伙喝酒的时候弄来的,上好的龙井,只有二听,送你一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