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为招商办的一份子,顾秋只能在心里暗自叹息。
  假如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上位,一定肃清这股不正之风!
  陈燕说她酒量好,没想到还是醉了。
  顾秋大致数了一下,两个人喝了十瓶啤酒,加上她之前喝的两瓶,刚好一件。

  就算是顾秋后面喝得多,陈燕至少也喝了六瓶左右。
  在南方,一个女子能喝六瓶啤酒,这酒量的确已经很不错了。可望着趴在那里的陈燕,顾秋一筹莫展。接下来该怎么办?
  送陈燕回去?
  不知道陈燕住哪里?

  送她去宾馆?
  孤男寡女去开房,怕引起别人怀疑。
  眼看就快打烊了,顾秋轻轻地拍着陈燕的肩膀,“陈燕姐,陈燕姐,我们该回去了。”
  陈燕嗯了一声,抬起头来,“我我我去结账!”
  顾秋道:“账已经结了,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陈燕站起来想走,不料身子一歪,差点就要坐到地上。

  顾秋眼明手快,一把抱住她。
  两人摇摇晃晃离开东外滩,陈燕还在问,“这是去哪?”
  顾秋道:“告诉我,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陈燕一会儿说在人民路,一会儿又说在林业局,最后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了,指着河边道:“在那,对,就是那里。”
  顾秋知道她喝多了,心道,还是把她带到自己出租屋去吧!
  十二点过后,街上的行人稀少,连人力车也很难找。
  好不容易拦了辆车,走到半路的时候,陈燕突然哇地一声,吐了一车。
  把车夫给气死了,钱也不要了,扔下两人气乎乎的离开。

  此刻不上不下,离顾秋的出租屋里还有二公里左右。深夜时刻,月明星稀,路灯昏暗,顾秋咬咬牙,只得背起陈燕朝自己出租屋方向走去。
  陈燕的身子沉,怕有百来斤左右。
  两个人零距离接触,让顾秋很不适应。
  在这个时候,摸她两下,陈燕绝对不会有什么反应。换了一般人,只怕早借机揩油了,顾秋却没有这么做。

  二公里路,顾秋花了整整半个小时。
  打开门,将陈燕扔在沙发上。
  顾秋坐下来喘气。
  房间里,飘荡着一股烟雾,顾秋的目光落在陈燕身上。今天晚上的陈燕,身上穿着一件白紧身的衬衫,腰间的肌肤完全暴露出来,让这孤男寡女的空间里,多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顾秋深吸了口气,来到窗户边,望着那轮弯弯的月亮。

  他想,陈燕应该是有什么心事,才一个人跑出去喝酒,把自己灌醉。想到今天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幕,顾秋不由一声叹息。
  哇——!
  沙发那边传来一声呕吐,顾秋扔了烟头跑过去。
  陈燕躺在那里,吐得满地都是,衣服上,酒气熏天,白色的衬衫上,隐隐可见肉色的痕迹。
  还说她能喝酒,看来都是骗人的。

  六瓶啤酒,的确不是一般的女子所能承受,或许心情不好的时候,更容易醉。
  顾秋跑进卫生间,扯来一块干净的毛巾。
  用手捧着陈燕的额头,给她擦干净了脸上的秽物。
  又把胸口那片脏了的地方擦干净,将她平躺在沙发上。
  二十七八岁的少丨妇丨,风华正茂。
  陈燕又是那种身材不错的女人,以这种完全没有防范的姿势平躺在那里,胸前那片波澜引人注目。衬衣被撑起的缝隙里,泛起一丝春光。
  顾秋再次跑进卫生间,找来了拖把,将地上清理干净。可陈燕的身上,他可不敢随便乱动。

  忙完这一切,刚刚坐下来休息会,隐隐听到陈燕在喊,“水,水——”
  摊上这种事,顾秋倒也没什么怨言。
  他只是觉得陈燕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否则一个女流之辈,不可能独自一人跑去卖醉。
  喝过水后,可能是吐了两次的缘故,陈燕幽幽的醒来。

  看到顾秋,先是一阵惊讶,不过没待顾秋解释,她很快就记起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这是哪?”
  看样子不象是宾馆,陈燕摸着额头问。
  “我租的房子。”
  呼吸着空气中的酒味,陈燕歉意地笑道:“我吐了吧?”
  “嗯!都两次了。”顾秋如实回答。

  陈燕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顾秋站起来,“我给你泡杯茶吧!”
  陈燕点点头,“谢谢!”
  看到顾秋转身去泡茶,陈燕打量着这房子。虽然只是一个两室一厅,但是很干净,舒适,房间里隐隐透着一种文雅之气。
  顾秋泡来茶水,陈燕喝了口,“嗯,真香,这是铁观音?”
  顾秋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陈燕看着顾秋那模样,俊忍不禁地笑了起来,“还真看不出来,你挺会享受的嘛?”
  顾秋挠了挠脑袋,看上去就象一个腼腆的少年。
  陈燕问道:“这房子是你租的?怎么一点都不象那种出租屋?”
  顾秋道:“房东是一对老夫妻,出国看望女儿去了,一二年之内不会回来,就托亲戚把房子租出去,我刚好碰上了。”
  陈燕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喝了半杯茶水,“卫生间在哪?我想洗个澡。”
  身上实在太脏,尤其是衬衣上,一股好大的酒味。
  顾秋说你等一下,转身回房,拿了一条崭新的浴巾和一条洗脸的毛巾。
  陈燕愣了下,接过东西走进卫生间后,忍不住苦笑着摇头道:真看不出来,这小家伙还蛮细心的。
  想到这里,她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自己的命运能好一点,何至如此?
  目光落在卫生间的日用品上,她发现顾秋所用的这些洗发水,沐浴露,牙膏都是安平县少有的高档品,不由在心里暗暗称奇。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顾秋早打开了所有的窗,房间里的空气焕然一新。
  发梢飘散出来的气息,令这个空间里又多了一丝芳香。
  墙上的钟,不知不觉已经指向了凌晨二点,顾秋看到她裹着浴巾出来,就去洗手间方便,结果发现,自己泡在卫生间里换洗下来的衣服,已经被陈燕给洗得干干净净。
  等他出来,陈燕问,“有衣架吗?我去凉衣服。”

  看到顾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陈燕解释道:“你那几件衣服,我顺手给洗了。”
  顾秋说谢谢!
  陈燕居然有如小女人般责备了一句,“跟我还这么客气?”说完之后,似乎又觉得不妥,一张俏脸羞得绯红。
  孤男寡女,睡觉是个问题。
  陈燕此刻睡意全无,.顾秋当然也不会提出,我们去睡觉吧?这样的要求。
  为了不让气氛紧张,顾秋问,“陈燕姐,你住哪?”
  没想到陈燕道:“我没有家!”
  顾秋见她这么回答,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陈燕喝着茶水,神色黯然,“我真的没有家。说起来你或许不信。”
  此刻的顾秋,只能当一个听众。
  听陈燕说自己的故事。
  陈燕道:“我是三年前结的婚,我公公是安平县常务副县长,那时招商办刚刚成立,他把我安排在招商办。谢毕升为了帮助汤书记拉拢我公公,让我做了办公室主任。可谁也没想到,就在我结婚后不到一个星期,我老公出了车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