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老板,要点什么?”
  餐馆的老板递了支烟过来问顾秋,顾秋挥了下手,朝陈燕走过去。
  陈燕浑然不觉,似乎心事重重,纹过的眉毛皱成一团。
  顾秋喊了一句,“陈主任!这么巧?”
  陈燕这才抬头一看,见是顾秋,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顾秋看得出来,她的笑,很勉强。
  可能是今天下午那些不顺心的事情,让她有些不痛快。

  “你怎么也来了?”
  陈燕问。
  顾秋打量着眼前这个正值花样年花的风韵少丨妇丨,顶头上司,很有礼貌地道:“我可以坐下来吗?”
  陈燕噗呲一声笑出声来,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是个书呆子。”
  顾秋知道她在笑自己,只得讪讪地陪着笑。
  陈燕道:“坐吧,还愣着干嘛?你来得正好,今天晚上我请客。”
  顾秋说,“哪能让领导请客,还是我请吧。再说您又是女士,让您请客很没礼貌。”
  陈燕两眼一翻,居然风韵十足,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言语中居然带着一丝娇嗔,“哪来这么多规矩。既然你承认我是领导,我说了算。今天晚上不许跟我抢着买单。”

  顾秋应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听陈主任的安排。”
  陈燕秀眉一皱,“小顾,现在这里没别人,你不需要陈主任陈主任的叫,叫我陈姐,或陈燕姐就行了。”
  女人的心思,就如六月的天气,变化无常。
  陈燕也暗自奇怪,自己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
  这一点,顾秋也能感觉得出来,只是他不敢太肯定。
  顾秋给陈燕倒酒,“那好吧,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陈燕姐。”
  陈燕端起杯子,“这才象话。来!顾秋,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今天替我解围。”
  顾秋倒是真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他听人家说,陈燕是个放荡的女人,喜欢在领导面前卖弄风*。现在他才发现,原来并不是这么回事。
  那些说陈燕风*的人,只不过是出于妒忌。

  再说招商办其他的女人,的确长得不咋的,她们妒忌陈燕,自然说她的坏话。
  经过今天晚上这事,顾秋基本上可以肯定,陈燕并不如她们所说的那样。有时可能在某种特殊的场合下,假以颜色,给领导一点面子罢子。
  顾秋客气道:“陈燕姐,别这么说。今天的事,只不过是个意外。”
  陈燕本来都要喝酒了,听顾秋这么回答,她又放下杯子,“你错了,这并不是什么意外。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谢毕升这人贪酒好色怕老婆,多次对我动手动脚,今天他从外面喝得醉晕晕回来,叫我去他办公室,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顾秋没有说话,因为很多内幕,他并不知情。

  陈燕道:“其实我也对不起你,我不该用你来做挡箭牌,在感谢你的同时,也为我的自私道歉,所以这杯酒,你一定要喝!”
  顾秋心道,陈燕果然很坦诚,承认了利用自己一事。但转而一想,她也是百般无奈,只能出此下策。虽然自己可能因此得罪谢毕升,做为一个男人,顾秋觉得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并没什么不对。所以他端起杯子,“别这样说了,陈燕姐,来,我们喝酒。”
  两人碰了一下,陈燕也很干脆,一饮而尽。
  嘴角边上溢出几滴啤酒,沿着下巴滴落在她的胸前。
  雪白的肌肤上,缓缓流淌,最后顺着那丝光滑,隐入衣服中。

  在顾秋来之前,陈燕已经喝过两瓶了,又一杯下肚,脸上越发有些红晕。她放下杯子,顾秋见她这模样,不禁问了句,“陈燕姐,你都喝两瓶了,算了吧?”
  陈燕抬起眉头,两脸绯红的望着顾秋,又一次噗呲一声笑出声来。
  顾秋虽然二十又二,但毕竟还是处子之身,对于男女之间这种事情,只能说情窦初开,陈燕那种笑容下的深意,他猜不出来。
  或许正是这种看似憨厚的模样,才让陈燕格外放心。她望着顾秋道:“你真是傻得可爱!”
  顾秋有些腼腆地道:“怎么啦?我是怕你喝高了。”
  陈燕突然叹了口气,唉——!
  一声幽长的叹息,引起了她无限的心思。
  陈燕伸手理了一下头发,很大气道:“来,喝酒!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顾秋心里有些慌了,万一她醉了,自己该怎么办?可陈燕似乎看懂了他的心思,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是安平本地人。”
  顾秋哦了一声,“那我敬你,感谢陈燕姐对我的关照,我干了,您随意。”
  陈燕望着仰起脖子豪气万丈的顾秋,面带微笑。
  第二杯下肚,陈燕眨了眨眼睛,“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呆吗?”
  顾秋晃了晃脑袋,眼睛望着两郏绯红的陈燕。
  陈燕倒是干脆,对顾秋道:“以前每次出去陪酒,他们那些男人,哪个都不安好心,巴不得我喝醉。只有你,喝这么点酒就担心我醉了。顾秋,我问你,你是不是怕我醉了,给你惹麻烦?”

  顾秋的头象拨浪鼓似的,“不是,绝对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
  顾秋又是一阵摇头,“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怕你喝醉了,难受。”
  陈燕笑了,“放心吧,我的酒量好得很,你不一定喝得过我。否则我在外面陪酒的时候,早被这些不怀好意的家伙给侵犯了。”
  顾秋一想也对,既然陈燕酒量不错,自己的担心岂不是多余?

  再说出来喝酒,一定要尽兴,否则多没意思。
  陈燕也正有此意,她跟顾秋一口气连喝了三杯,顾秋又加了几个菜,陈燕叫住他,“顾秋,今天的事,你真不恨我?”
  顾秋道:“我是一个新人,整个招商办也只有陈燕姐你对我最好了,这点小事就别提了。以后只要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陈燕朝他伸出了大拇指,“好,冲着这句话,我今天晚上豁出去。”什么豁出去了?陈燕没说,顾秋自然也不明白。
  两人喝到第四瓶的时候,陈燕道:“其实我一直在担心,你会不会过来敲门。当时我心里真的没底,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陈燕喝了口酒,“谢毕升的老婆是汤书记的妹妹,这一点你可能不知道。以谢毕升的为人,如果他要记恨于你,你以后的日子就麻烦了。”
  顾秋喝了酒,拍着胸膛道:“放心吧,陈燕姐,他拿我没办法。”
  陈燕自然不知道顾秋也有来历,还道他喝了酒后,说酒话。于是提醒道:“谢毕升这人小肚鸡肠,斤斤计较,本身没什么能力,在招商办三年,一笔象样的外资都没有引进来过。招商办这个单位,却是被他整得机构臃肿,由当年的十几个人,变成了现在的六十几个。县里多次想下掉他,无奈汤书记不松口,县长无可奈何。”
  顾秋当然知道汤书记其人,他是安平县一把手,原来是这等关系在,谢毕升才在招商办稳坐钓鱼台。

  可谢毕升这人,爱好广泛,打牌,钓鱼,喝酒,唱歌,跳舞……,吃喝玩乐的事,他样样在行。县里每年拨下来的经费,全部被他花在这上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