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0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思岳吓的哇的一声哭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听见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陆战林没等陆思岳说完,已经转身冲出了房门,在一楼大厅里,他最后看了一眼陆涛的尸体,嘀咕道:“我让你别来这里,怎么就不听呢……”
  说完,转身走进了厨房,沿着原路出了屋子,不过,他没有去开自己的车,而是徒步穿过了一片树林,然后沿着一笑潭的东岸快速奔跑了一阵。
  最后在东北角翻越了农庄的围墙,沿着一条乡村小道一路狂奔了半个小时左右,最后在一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偷了一辆停在那里的破车,沿着一条颠簸不停的土路朝着市区的方向驶去。
  陆鸣接到周玉露电话的时候刚刚迷糊过去,他是一个人睡的,尽管蒋凝香已经默许了他和陈丹菲的关系,可也不敢公开在她们母女眼皮子底下偷和陈丹菲同床共枕,生怕她们受刺激。
  原本她还以为周玉露又想自己了呢,等听完了女人的哭诉,吃惊的从床上跳起身来,说道:“你该不会是做噩梦吧?”
  周玉露抽泣道:“阿鸣,我不跟你开玩笑……这是真的……蒙蒙都快吓死了,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要不是他藏起来,恐怕已经遭毒手了……哎呀,我从陆家镇赶过去好几个小时,你先去救救蒙蒙吧……”

  陆鸣好像还是有点不信,问道:“蒙蒙确信陆涛死了?”
  周玉露焦急道:“哎呀,管他死没死,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都怪我……不该让他把蒙蒙带走……”
  陆鸣跳下床说道:“好好,我这就去……不过,你赶紧打个110……小孩子报警人家丨警丨察说不定当做恶作剧呢……”
  周玉露急忙说道:“这还用你说吗?哎呀,我要陪蒙蒙说话……他都吓坏了……”
  挂断手机,陆鸣站在那里怔怔地楞了好一阵,说实话,不管陆涛遇到什么倒霉的事情,他恐怕都会幸灾乐祸一番,可听说他死了,反倒是高兴不起来,脑子里只琢磨着一件事,谁杀了他,为什么?
  不过,也不容他多想,虽然蒙蒙这小兔崽子好像把他当做了仇人,并且还表现出“弑父”的冲动,但毕竟年幼,总不能跟一个小孩记仇,即便看在周玉露的面子上也不能不管。
  只是,他不会开车,陆虎这小子这阵肯定已经醉死过去了,要去一笑亭也只能让陈丹菲开车了。
  屋子里很安静,陆鸣在路过蒋凝香卧室的时候见房门并没有关严,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推门走了进去。
  借着壁灯的光亮,只见蒋凝香侧卧在床上,一条雪白的肥腿半遮半掩的,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小声叫道:“干妈,干妈……”
  蒋凝香翻了一个身,慢慢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陆鸣站在自己窗前,忽然坐起身来,小声道:“你疯了……”
  陆鸣一愣,莫名其妙地问道:“怎么啦?”
  蒋凝香裹紧身上的被子,好像生怕被陆鸣钻进去,嗔道:“深更半夜你溜进来想干什么?”
  陆鸣一瞬间明白了蒋凝香的意思,心中忍不住一动,心想,要是自己真的溜进来图谋不轨,好像也不会遭到多么坚决的抵抗,难道干妈对自己也有点那个意思?不管怎么说,她其实就是自己的表姐呢。
  “哎呀,干妈,你想哪儿去了……我该诉你,陆涛死了……”陆鸣盯着蒋凝香丰腴的身子说道。
  蒋凝香吃了一惊,顾不上误会干儿子的尴尬,失声道:“你说什么?谁告诉你的?”
  陆鸣把周玉露半夜打来电话的事情说了一遍,蒋凝香伸手打开床头灯,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冷冷地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干妈,你说,谁会想要陆涛的命?”陆鸣问道。
  蒋凝香手一松,胸口的被子滑下来,薄薄的睡衣里面波涛汹涌,那规模看的陆鸣有点口干舌燥。
  “你说呢?”蒋凝香问道,同时注意到了干儿子猥亵的目光,脸上忍不住一热,不过并没有刻意遮拦。
  陆鸣说道:“孙维林……除了他还有谁?你说会不会跟陆战林有关系?”
  蒋凝香又是一阵沉默,最后说道:“这事跟你没关系,我看你现在不该跑到那个地方去……可别惹一身骚……”
  陆鸣说道:“我也不想去啊,可周玉露都快急死了,我要是不去,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蒋凝香沉思了一下问道“你准备怎么去?”
  陆鸣说道:“让丹菲开车送我过去……”

  蒋凝香说道:“我看你还是去找徐晓帆吧,让她陪你去比较合适,她和周玉露以前不也是同事吗?虽然那兔崽子只是个孩子,可丨警丨察多半也要问东问西的,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你接走……”
  陆鸣犹豫道:“可时间太晚了,徐晓帆早就睡下了……要不然我打的……”
  蒋凝香躺回床上,说道:“随你便吧,不过,我警告你,少惹是生非就行了,这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陆涛真的死了,陆建伟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
  陆鸣没想到蒋凝香在这种时刻竟然还想着这事,心想,也不知道干妈和陆建岳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对陆涛的死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那也不一定,陆涛一死,宁化雨和陆琪就成了他的遗产继承人,他们和陆建伟的关系更好……”陆鸣说道。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陆涛的生意一直都和孙维林有纠缠,如果他的死真的和孙维林有关,恐怕又是一场扯旷日持久的经济官司……”

  陆鸣疑惑道:“不会吧,如果陆涛的死真的和孙维林有关,他避嫌都来不及,还敢抢夺他的财产?”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难道是孙维林会自己出面?你知道他手下有多少公司?有多少代理人?好了,你要去就快点,万一周玉露的儿子有个三长两短,小心她把账算在你头上,到时候把你那点见不得人的事情全捅出去……”
  陆鸣说道:“真是疯了,动不动就杀人呢……”
  蒋凝香笑道:“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有人替你报仇了……”
  陆鸣盯着蒋凝香说道:“干妈,有时候你的心肠也确实够硬的……”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我就是对你这个兔崽子硬不起心肠,要不然你能有这么舒服?”
  陆鸣暧昧地笑道:“谁让我们是亲戚呢?”
  蒋凝香撑起身子来撕陆鸣的嘴,结果被他溜掉了。

  陆鸣最终还是没有把陈丹菲叫起来当自己的司机,而是在外面拦了一辆跑夜班的出租车,好说歹说给了两百块钱,人家才同意载他去一笑亭农庄。
  不过,他还是去晚了,等他到达那里的时候,庄园里已经是警灯闪烁,到处都是丨警丨察的身影,大门口横着两辆警车,陆鸣的出租车刚刚停下来,两个拿着微冲的特警就走上前来查问。
  日期:2017-08-16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