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借机推开他,“应该是小顾,招商办三周年策划方案我交给他在做。别闹了,要是这事被人看到,传到尊夫人耳朵里,麻烦就大了。”
  谢主任完全一付酒色之徒的模样,心有不甘地放开她问道:“哪个小顾?”
  “新来的那个京南大学高材生!”陈燕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回答。
  谢主任有些恼火,“冲着门口吼了声,“进来!”
  顾秋进来的时候,谢主任满脸红光,叨着一支烟靠在宽大的真皮椅子上。陈燕给他泡了杯茶水,“谢主任,请喝茶!”

  谢主任的目光落在陈燕身上,显然有些不甘心。眼看就要得手了,却被这小子打扰了这等好事,想想都气人。
  “你就是顾秋?”
  谢主任傲慢地问了句。
  顾秋点点头,“主任,三周年策划方案已经照您的意思修改好了。”
  谢主任一脸不快,点了点桌面,示意顾秋放下马上离开。
  顾秋进门之后,一直没有正视过陈燕一眼,免得她尴尬。
  以致陈燕那丝感激的目光,他也没有看到。

  陈燕当然心里清楚,顾秋完全可以在刚才的时候不进来,但是他毕竟来了,救了自己一回。如果换了别人,也许到门口就退回去,自己难免落入谢主任的玩弄之中。
  顾秋放下策划书,转身离开。
  陈燕借机道:“谢主任,我先回去了。”
  谢主任哪里肯放她走?目光落在陈燕高高的胸部,“你留下来跟我研讨一下,晚上一起吃饭。”
  还吃饭?还不是羊入虎口?
  顾秋心里明白,谢主任执意要搞她的话,陈燕迟早会落入他的手掌心里。
  只要陈燕在招商办一天,沦为他身下的玩物只是时间问题。
  陈燕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听到谢主任留她,她正犹豫不决,正好楼梯口传来一个粗野的声音,“谢毕升,你怎么还不肯下班?”
  来人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妇人,有点胖,嗓门大,五官一般。看不出有什么贵气,却能感受到那种骨子里的冷淡。

  这个女人是谢主任的老婆,前不久顾秋也听说过,谢主任惧内,看来果然不假。
  本来还端着领导架子的谢毕升,听到老婆的声音,马上就站起来,露出一脸媚笑,“汤梅,你怎么过来了?”
  谢夫人目光颇有不悦,扫过陈燕身上的时候,那种感觉十分明显。可能是看到还有第三个人在,她才没有发火。
  谢夫人伸手腕,“你看看都几点钟了还不肯下班,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到底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连家都不想回。”
  陈燕的脸色很难看,顾秋一下就听出了门道,故意加大嗓门,“谢主任,报告就先放在你这里吧。我们先走了!”

  谢主任挥挥手,“好的,好的!这件事下周一再说。”
  陈燕终于松了口气,吁——!
  两人下楼的时候,隐隐听到谢夫人在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打什么主意?谢毕升我告诉你,要是哪天让我逮着了,有你好看!”
  谢主任哪敢跟老婆叫板,赔着笑,“你都看到了,这不正谈工作嘛?小顾不也在场?难道不成我还能拉上小顾在旁边当观众!”
  谢夫人哼了声,“走吧,今天晚上约大哥,一起去他家里吃饭。”
  顾秋回到办公室,依然看到陈燕紧张地拍着起伏不定的胸部。
  刚才那一幕,幸亏有谢夫人闻风而来,否则光凭着自己,恐怕也抵挡不住谢主任的野蛮攻势。

  目睹了这一切,顾秋不由有些同怜陈燕。
  身在公门,也不容易,尤其是女人。
  经过刚才这一折腾,早过了下班时间。
  顾秋简单收拾了下,对坐在那里发愣的陈燕道:“陈主任,下班了吧?”
  陈燕反应过来,“等我,一起走。”
  刚才那一幕,依然让她心有余悸。

  尽管她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谢毕升对自己一直心怀觊觎,但刚才那种场面,还是令陈燕有些无法适应。
  在招商办门口分手,陈燕并没什么异常。
  顾秋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里,一进门就躺在沙发上。
  天色还早,饭也不想吃。
  电视也不开,一个人在沙发上发呆。
  凭着自己进入招商办二个来月,他越来越感觉到一种悲哀。刚出校门的他,与其他人似乎有些格格不入。难怪老爸说,自己这性格,必须到这种环境里打磨打磨,慢慢地,他就会懂得很多。
  今天这种事情,换了一般人,只怕早已经悄悄离开,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再说陈燕吧,也幸亏是她,换了其他人,说不定早主动投怀送抱了。顾秋就在心里叹息,招商办这样子,简直不成章法。

  这招商工作如何开展下去?
  顾秋叹了口气,只怪自己不是单位一把手,否则非整理一下这种风气不可。
  看看时间还早,肚子也不饿,他就去先洗了个澡。
  顾秋在安平县,没有什么朋友,一切关系都待自己重新去建立。或许这就是老爸的用意,看他在一个陌生环境下,如何成长?
  招商办本来有宿室,顾秋不习惯这种群居的日子,一个人搬了出来。
  租住在这个二房一厅的小套房内,这套房在三楼,房子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妻,据说已经出国了,房子由一个亲戚打点。
  顾秋一口气付了一年房租,打算把这里做为自己在安平县长期的据点。六月的天气,洗了个澡后才感觉到饿。

  顾秋换了一件短袖T恤,休闲裤出门了。
  2000年的安平县,经济落后,连的士也很少见,来往之间人力车居多。顾秋招了招手,拦下一辆人力车跳上去。
  “东外滩!”
  东外滩是一片不错的露天式饭庄,在涟水河畔。每到这个季节,去这里吃饭消暑的人特别多,顾秋也是听人介绍,在那里吃过一次饭。

  今天晚上闲得无事,决定到东外滩吃了饭,再慢慢散步回来。
  车夫是个四十多岁的农家汉子,穿着一件褪了色的浅蓝色背心,一条半旧的毛巾搭在肩上。顾秋坐上去的时候,脑海里无由地想起了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
  每次坐这样的车,上坡的时候,顾秋总是有些于心不忍。
  尤其是夏天的白天,烈日炎炎,车夫汗流浃背,车上的男女在后面亲亲我我,令顾秋总有些感慨。
  今天晚上的车夫脚力不错,十来分钟就赶到了东外滩。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顾秋多给了车夫二块钱。对方露出一口不太整齐的牙齿,憨厚地笑笑,然后拉着车子飞奔而去。
  一阵晚风吹过,给这个火热的夏天带来了阵阵凉意。
  顾秋叨着一支烟,扫了一眼河滩边上那些空着的位置。
  东外滩并不是一家餐馆的名字,而是这个地方的名字。这里大大小小,成片的露天餐馆,给河边的夜晚,凭添了不少人气。
  顾秋走过来,餐馆的老板热情的招呼着,顾秋正准备入座,余光所到之处,惊现一条熟悉的身影。
  在靠河边的位置,陈燕背对着马路,一个人坐在那张桌子旁边。
  顾秋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陈燕手上的那只杯子上。在陈燕的脚边,放着一件啤酒。桌上摆着二只空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