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7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冷笑:“杀人倒没有,不过,我觉得他干的事情要比杀人恶劣的多,因为他要试图侵犯一位女生。”
  房韦茹的眼中瞬间就燃起熊熊怒火,但很快又压制了下去,看看萧晋身后的梁翠翠和秋韵儿,沉声问:“你所说的那位女生,是这两位中的哪一个?”
  秋韵儿闻言就抬头望向萧晋,却见萧晋只是反问:“你要知道这个干吗?”
  “你是打人者,我不能只听你的片面之词。”房韦茹道,“而房文哲是我的儿子,他说的也不能完全作数,所以,我必须亲自询问一下当事人才行。”
  萧晋一听这话,心中就忍不住暗暗赞叹:这真是一个非常聪明且理智的女人。
  她始终都不问房文哲,就是担心儿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什么不利于转圜的话,现在坚持要知道受害者是谁,也是为了弄清真相并想办法将儿子的过错处理到最小,到那个时候,打人的老子就会成为唯一的过错方,接下来,是公事私,主动权就到了她的手里。
  不过,由此可见,她也很清楚不能拿姐姐“市长夫人”的名头来压人,更甚至,她跟房家内部的关系也可能不怎么样,要不然,直接以背景势力来解决就好了,何必徒费唇舌跟老子讲道理呢?
  嗯,她跟房家的关系如何,必须尽快弄清楚,这或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这样想着,萧晋就咧嘴一笑,摆出无赖的架势,说:“怎么?儿子欺负完了还不够,当娘的也要跟着再上阵一次?免了,人是老子打的,你不用找别人,报警也好,私下报复也好,随便你,老子都接着。”
  谁都知道,讲道理的时候最怕对方耍无赖,房韦茹立马就没了主意,一时间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生活中是个十分理智的人,在对萧晋的身份背景一无所知、且并没有拿到主动权的情况下,还真不敢随便就做出什么决定。不管是私下报复,还是报警抓人,她都不敢。
  因为离开家来龙朔的时候,家里人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做生意,家里该给的协助不会少,但若是惹了麻烦连累了房家最重要的女婿,逐出家族都是轻的。
  这也是她之前试图站在法理高点上的原因,只有占住了理,二姐和二姐夫才有可能帮她。
  一想到自己有个势力强大的家族,却依然要这么小心翼翼,她的心中就升起一股浓浓的愤慨和悲哀。
  “萧先生,”摇摇头甩去那些不合时宜的感触,她再次沉声说道,“你打了我的儿子,而我对你非但没有任何为难,还在心平气和的跟你讲道理,所以,我尊重你,也请你给予我足够的尊重。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萧晋就像个街头痞子一样的贱笑,“你要是真想解决问题,那就去问你自己的儿子,难不成我这个打了他的人都能相信他不会撒谎,你这当妈的反倒要坚持怀疑吗?”
  房韦茹脸色一黑,她没想到对方这会儿居然还有心思离间自己跟儿子的关系,余光瞥瞥房文哲,见儿子的脸色很难看,心中不由无力的叹息一声。
  “这不是怀不怀疑的问题,”她看似在回答萧晋的问题,实则是在向儿子解释道,“而是涉及到公平公正的问题,你指控我儿子试图侵犯一位女生,我当然要知道那位女生是谁,问清楚你是不是在污蔑他啊!”
  见房韦茹试图补救,萧晋这贱人当然要继续插刀子,嘻嘻一笑,道:“刚刚我已经说过了,我相信你的儿子,如果你也相信他的话,直接问他不也一样能知道我是不是在污蔑他了吗?”
  见自己的傻儿子也一脸“对啊,你为什么不问我”的表情看着自己,房韦茹就气的恨不得扑上去咬死眼前那个可恶的年轻人。
  深吸口气,她开口说道:“萧先生,我要知道那名女生是谁,除了想问清楚事情真想之外,还想对她表示一下歉意。
  毕竟,不管我儿子有没有侵犯她,她都可能因为我儿子而受了委屈。所以我不明白,你这么拦着我,到底想干什么?再说了,我迟早都会知道她是谁的,你这么做又有什么用呢?”
  “放心,道歉的机会,我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萧晋的笑容越发无赖了,“老子还是那句话,你想知道什么,就去问你的儿子。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要走了,老子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在这儿瞎耗。”
  “你……”房韦茹恼怒的身体都开始发抖,双拳紧握,一双会说话的杏核眼里充满了无可奈何地怒火。
  就在这时,一辆玛莎拉蒂总裁驶了过来停在房韦茹的帕拉梅拉旁边,紧接着,一身黑色套装外罩同色小风衣的贾雨娇走了下来。
  “死猴子,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啊?”黑寡妇上来就是一顿训,“姐姐獒场里还有不少处理不掉的笨狗,你要是真觉得闲的蛋疼,就去那儿跟它们咬去,跑学校来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看似训斥,却极其清楚的向房韦茹表达了一条信息:她跟萧晋的关系很近,她房韦茹惹不起。

  再怎么说,贾雨娇的“黑寡妇”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的,在龙朔这一亩三分地上,除了官府之外,她还真不怕什么人,尤其是做生意的。
  房家是有个当市长的女婿不假,可这个女婿的作用,更多的是体现在“靠山”he“未来投资”这个层面上的,不能什么破事儿都找人家。
  要论财势,贾雨娇跟房家当然差的还远,但若要论起出阴招使绊子,房家拍马都赶不上她手下那帮地痞流氓。
  俗话说:和气生财;做生意的都知道,社会上有两种势力是万万得罪不得的,一种是官府,另外一种就是黑社……对,华夏没有黑社会,只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能让房家都礼让三分的贾雨娇,在被房家半放逐的房韦茹面前,自然气势十足,训完了萧晋,眼角一瞥,像是这才看见房韦茹似的,吃惊道:“哎呀!这不是倾城会所的房总嘛,您怎么会在这儿?难不成,跟我们家萧晋起冲突的是你?”
  “我们家萧晋”这五个字一出来,房韦茹就知道,今天不管儿子是不是冤枉的,这事儿都到此为止了。

  默叹口气,她微笑说:“贾总言重了,小孩子打闹而已,哪里算得上冲突?”
  萧晋闻言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因为房韦茹这么说,直接就把他给降到跟房文哲一个辈儿了。
  贾雨娇当然也能听出房韦茹的话音,不过她对于萧晋在自己学校找事的行为也有点不满,于是便干脆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笑道:“是嘛!小孩子不懂事,难免发生矛盾,问题说开了就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