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80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我还有个疑问,既然刘义已经抓住了红,为什么不好好派人关押起来,反而把红当成一件商品拿来拍卖呢?
  不知道是不是我用词不当,眼镜男听完后竟然跟变了一个人的似的,冷冷地目视前方道:“刘义看到红长得漂亮,想将红占为己有,红不肯顺从以死相逼,刘义知道红是朵爷派来的人,不敢轻易下死手,所以就想到了将红当做商品来拍卖想借此羞辱她,没能亲手宰了他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原来如此,这刘义折磨人的本事还真有一套。我赶紧安慰眼镜男道:“行了行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刘义也进了监狱,相信国家和法律会判给他应有的惩罚。”
  眼镜男冷笑了一声道:“但愿如此。”

  看眼镜男为人正义,与我相谈非常投缘,我主动伸手交好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叶小飞。”
  “你好,阳蓝。”不得不说眼镜男这张脸荫晴切换的比变天还要快,突然对我一笑,把我都吓蒙了。
  本以为我还能和眼镜男把酒言欢一次,谁成想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给月红办了出院手续离开了,招呼都打一声,我不禁破口大骂道:“还说什么朋友,全特么扯淡,不打招呼总得留个电话吧,什么都没有。”
  龙琪本来正和张南在病房的空地上玩玩Ju,一看我这正生气连忙跑到我身边用两只粉嫩的小手拉住我的胳膊说:“干爹,其实眼镜男叔叔给你留纸条了,只不过被哥哥偷偷藏起来了。”
  就说这眼镜男就不是那种不打招呼就走的人,下一秒我的眼神锁定在一个人趴库上正聚津会神地玩魔方的龙琪身上,我喝道:“龙琪你给我过来!”
  我这一吼可把龙琪吓得不轻,龙琪当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恶狠狠地瞪着龙瑶道:“你又告我状。”
  龙瑶比较怕龙琪,被他这么一瞪,话都不敢大声说了,连忙藏到我身后怯弱地说了一句:“人家说的是实话嘛。”

  “哼!”龙琪摔下魔方就要往病房外走,正好赶上条子开门进来,我连忙叫道:“条子,给我拦住他!”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龙琪那么大点的小孩怎么可能拗得过条子,三两下就被控制住了。这孩子嘴硬的很,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眼镜男给我留下的纸条要过来。
  纸条上是这么写的:“勿念,阳蓝。”
  窝草,看完我就懵逼了,你这话留的不跟没留一样。
  突然,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龙琪哈哈乐起来,小孩子嘛心里有秘密根本藏不住,我立刻明白过来阳蓝还有留下其他东西。
  这次龙琪真的老实了,跟我讨价还价道:“你得当着我的面对天发誓,一定要给我龙琪找一个比红姐姐还要漂亮的女人当媳妇。”
  这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能从龙琪那要来纸条的原因,不过他心眼多得很,害怕我赖账所以事先留了一手,我肯定得答应他啊,当下便照他所说立下毒誓,如有反悔,我叶小飞娶不到媳妇,在场所有人都是证人。
  毒誓一出,龙琪才满意地交出眼镜男留给我的东西,是一句话:“不告而别,有愧好友,为表歉意,特赠送好友一则消息,赵枫已无大碍。”
  本以为这又是眼镜男留下的废话,一开始我都没仔细听,但在我听到“赵枫”二字的时候,我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又让龙琪重复了一遍道:“你确实这是眼镜男的原话?”
  龙琪肯定地点点头道:“一个都不差。”
  “赵枫已无大碍”这句话在我脑海里久久回荡不能散去,总算是得到赵枫的消息了,他没事就好。听到这个消息比我亲手干掉乔老虎还要开心,这些日子,赵枫的事情一直压在我心底,但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等待,谢谢你,眼镜男。
  但是,眼镜男你总得给我留个电话好联系吧。
  龙琪这个小大人似乎又看出我心中所想,像模像样地拍着我表示安慰说:“干爹你放心,我已经把你的电话偷偷塞进红姐姐的衣服兜里了,有事他们会给你打电话的。”
  你个小人津,我还能不知道你?肯定是想让人家月红联系你,但你又没有手机,只能拿我的号码顶替了。
  自从得到赵枫的消息以后,我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就连身上伤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期间我也有给赵枫打过电话,可还是对方无人接听,这倒又让我隐隐担忧起来。也不知道眼镜男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这消息是否又准确,我又忍不住埋怨起眼镜男来,也不把事提前说明白一点。
  吃过早饭以后,我正陪着龙琪龙琪盘腿坐在病房的空地上玩玩Ju车,这几天条子没少当爹又当妈的伺候这俩小祖宗,又是衣服又是玩Ju又是吃饭,都快把条子折腾散架了,条子一个劲儿地求我能不能放他几天假,或者换个兄弟来也成。
  本来我对条子的现状表示理解,又在店里叫了俩兄弟过来,但是龙琪龙瑶只喜欢和条子在一起,愣是把那俩小兄弟赶跑了,我也拿他俩没办法。
  这不,今天早上我们的龙琪少爷没有好好吃饭,我正在对他进行说服教育。说教育也有点瞎扯,我又没有经验能教育出个什么鬼,只能用我小时候我妈说我那套说他,谁知竟遭到了龙琪的反感。
  “我不听我不听!”龙琪站在一边跟我生气闷气来,艾文可看不惯小孩子受一丁点委屈连忙上去哄。
  突然,我们病房的门被撞开了。
  “谁?”条子一个机灵站起来喝道。
  与此同时我也看向门口,竟然是穿着松松垮垮病号服的五号跳舞女孩,当时她中了严重的枪伤,这会能下地走路了?不过我看她的样子非常憔悴,尤其是她的右手背上竟然还在流血。

  “救救我!”女孩当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求着我道。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幕,我都懵逼了,连忙上前搀扶起女孩,并示意条子赶紧叫个护士过来。
  女孩现在的情绪非常激动,无论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嘴里总是一直在重复:“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现如今我只好等女孩的情绪稳定下来,护士很快拿着急救箱过来给女孩包扎伤口,她右手背流血的地方不是什么大伤,而是她自己拔输液管的时候太过用力不小心给划破了,这下我就可以放心了。

  本来飞哥提前给五号女孩身边安排了俩兄弟看护她,但她现在竟然一个人只身前来,这不得不让我生起疑心,看女孩的受惊程度,难不成还有刘义的余党?
  但我又从女孩嘴里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总算是等到条子回来了,条子一进门就把我叫到一边低声道:“那俩兄弟被人打晕在厕所了,这会刚醒过来,我问过了,是两个男的干的。回来的路上我顺便看了一眼楼道里监控录像,早上快七点的时候,那个叫玫瑰的女人进过她的病房,Ju体对她干了些什么不好说。”
  条子说完瞅了一眼还在受惊状态中的五号女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