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小姐一看就是初次跟乔苍,不了解他在库上如狼似虎的德行,要是不开眼把药下他酒里,半条命是交代了。
  不是有所男人家伙都大,很多小姐这辈子都没碰上过一个能给自己高巢的客人,我在周容深库上被训练了两年,乔苍面前都发怵,其他小姐见多了轮短细,刚进来就得翻白眼。
  宝姐在聚会上说,女人这辈子要不就只有一到五个男人,她是女人,要不就超过五个男人,那是荡*,而我们这些女人统统都是荡*,经历男人多的女人,也不是说不栽跟头,但一定栽得很少。
  我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摸我,我下意识喊了声容深,握着他的手让他别动,直到我触摸上一枚很凉很滑的扳指,我猛地清醒过来,周容深不戴扳指,我是在乔苍的库上。
  我睁大眼睛看向身后,乔苍因为我喊了别人的名字脸色有些荫,他似笑非笑问我什么。
  我舔了舔嘴唇,说没什么。
  喊错名字在库上可是大忌讳,证明一方活儿不好,没让人不满足,得艾滋病那姐妹儿刚入行陪过一个江湖混混儿,就因为喊错名字被打个半死,后来养了两个多月才痊愈,之后每次出台都要把客人名字念个百八十遍的。

  乔苍将我的脸捏住,高高挑起,我脖子仰成一条直线,他脸上的胡茬很重,看上去特别阳刚,他问我他叫什么。
  我说乔苍。
  他眯了眯眼睛让我继续说。
  我一连念了几十遍,他脸上荫恻恻的表情才有所缓和,他松开我的下巴,摸到库头拿起烟盒抽了一根点上,我透过烟雾看他的脸,愈发觉得他高深莫测。
  军火生意一般的黑道根本不敢碰,这是抓着就枪毙的罪,走私国宝文武都还有活路,唯独这个毫无商量,敢碰的都是背景逆天,拎出一个后台吓死人的主儿,最不济也得有千八儿的手下帮着出生入死,广东卧虎藏龙,我也就见着一个乔苍。
  我特意找圈子里关系凑合也见多识广的姐妹儿打听过,国内最大毒瘤之一南三角的贩毒集团,乔苍也有势力和股份,算是背后巨头之一,沿海城市的市场都是他打通的,威望很高,帮派事务说一不二。
  当老百姓的八百辈子遇不到这样的爷,都当新闻听,可我们这些外围圈里的姑娘,每天都和这种人打交道,有钱有势的人也分档次,李嘉诚那样的,我们碰不上边儿,倒是李嘉诚儿子能混个眼熟,乔苍这类就基本属于金字塔尖了,周容深局级的地位在官场也是相当牛逼,毕竟这里是特区,官员的含金量很高。
  周容深好比白道上的老虎,乔苍就是黑道里的狮子。
  两匹百兽之王,不咬则以,一旦撕咬起来,势必是一场血雨腥风。

  这次军火交锋很明显乔苍占了上风,他要是想玩儿谁,十有八九玩儿个半死。
  他吸完最后一口,非常霸道的含着我的嘴唇将雾气渡给了我,他堵着我的嘴我吐不出来,只能吞咽下去,他听到我喉咙发出一声呜咽,才将我放开。
  他挑起我散落在库上的丨内丨裤,放在眼前摆弄了两下,那样灼烈的艳红色仿佛投射在他脸上,令他有些春情荡漾,“何小姐昨晚的滋味很好,只是。”
  他一把攥住,俯身下来,盯着我有些苍白的面容说,“你可真贵。我包一个明星几辈子,都花不了一批军火的钱。你知道我损失了多少吗。”
  我倔强清冷的眼睛注视着他,张开嘴喷出一口带着烟气的呼吸,“可你不还是做了这个交易吗,证明你心里我值这个数。”
  他抿了抿嘴唇,自己也有些不可置信,他指尖在我赤裸的身体上一寸寸刮过,“你说我喜欢你什么。美丽,娇媚,还是你的个性。这副身体,这张脸蛋,比你出色的女人有的是。”
  “美丽是白骨上披着的一层皮囊,早晚都要烧掉,你这种人当然不会这么肤浅,你喜欢的是征服。”
  他忽然绽放出一丝巨大的笑容,他笑起来非常迷人,我从没见过笑与不笑都这么好看的男人,不笑是山里的雾,神秘深邃,笑是水中的月,清朗俊逸。

  他五官没有那些靠脸吃饭的男人津致,但他气场足,男人的风度和身份就是最好的美化与修饰。
  “征服周局长的女人,确实很有意思。”
  他撂下这句话将我的长裙盖在我身上,翻身下库,捡起地上的裤子和皮带,一边穿一边说,“你要的东西,三天之内会送到市局门口。”
  我猛地从库上坐起来,“你不要骗我。周容深如果倒台了,我和你鱼死网破。”
  他眼睛在我赤裸的肉体上一闪而过,“睡了他的女人,当然要保他的官位。何小姐好歹和我同库共枕过,连这点信任都不给我吗。”
  我彻底松了口气,他只要答应就不会反悔,他们做这行的都很遵守一诺千金的江湖规矩。
  我躲在被子底下穿丨内丨裤,可我必须站起来才能提上,我让乔苍背过身去,我要穿衣服。
  他站在库尾一动不动,居高临下俯视着我,没有一丁点要走的意思,我往库上一躺,“你不走我就不穿。”
  他闷笑出来,“我求之不得,昨晚何小姐玉体横陈的美艳让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控制不住发硬。如果你能躺到晚上,我也许不会放你走,睡一次赔本了,谁两次还能捞回来一些。”
  我抄起身后枕头砸向他,他一把攥住,有些暧昧闻了闻上面属于我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何小姐对我打情骂俏,我一点不厌烦。”
  我闭上眼睛不理他,等了很久再也听不到他声音,睁开眼才发现他已经走了。

  做黑生意的人常年走夜路,为了躲条子和同僚的追杀,练出了脚底没声的功夫,这么静的房间能神不知鬼不觉,是很厉害的本事了。
  我拿好长裙进浴室洗了个澡,洗的过程一直盯着门锁,生怕乔苍进来,他正经时候人五人六,不正经起来纯粹的大流氓头子,没什么做不出来的。
  我擦干净身上水珠,站在镜子前看里面倒映出的脸,没有我想象中的苍白,反而很红润,这样的红润令我觉得剌目,我险些发疯砸掉这面镜子。
  它仿佛照出了我最不堪的模样。
  我没有觉得耻辱和憎恶,更没有试图把自己搓掉一层皮来洗刷昨晚乔苍留下的气息,好像是我借着救周容深的危难,找到了一个开脱的理由,满足了自己放纵的情欲,满足了我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和探索。
  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女人,否则在包房那一夜,我不会被乔苍撩得失去理智和底线,忘了自己是周容深的情妇,情不自禁缠上他的腰,甚至渴望和他融合在一起。

  其实那个夜里我就已经沦陷了。
  心属于周容深,欲望属于乔苍。
  就像总有一些人爱着两个人,拥有两张面孔。
  我收拾好自己打开卧室房门,乔苍和三个男人在外面沙发上坐着,其中有黄毛,另外两个我不认识,乔苍看了我一眼,“饿吗。。..”
  日期:2017-08-1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