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说您已经被逼入绝境,不管他要什么,我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周容深将茶杯扫落到地上,他在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中大声制止秘书,“我不会拿我喜欢的女人做交易。”
  我手用力握紧门锁,悄无声息合上了那扇门。
  我蹲在墙角,走廊惨白的灯光落在我身上,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被周容深保护了两年的何笙,更加傲气猖狂,目中无人。再也不是苟延残喘混日子的肮脏外围,而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依靠着他的宠爱,权势,金钱,过上了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他对我有大恩,他让何笙活得像一个人。
  即使到了今天,周容深在穷途末路时还想着给我找一条安稳出路,我为什么不能为他去求乔苍。
  就算他打过我,囚禁过我,他仍旧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男人,他问我愿意让他做我的丈夫吗,我记得他当时的眼神,他没有骗我。
  我们这种女人,何时从男人嘴里听过什么真心实意的话。

  我从市局离开回了一趟别墅,将那枚红宝石别针戴在胸口,我给宝姐打电话问她能不能查到乔苍现在在哪里,他白天不会在赌场。
  宝姐让我等一下,她不知道找了谁,五分钟后告诉我乔苍在城南的高尔夫球场,不是应酬,就是自己玩儿。
  我咬了咬牙,他果然够狠,市局为了这批军火天下大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栽跟头,他竟然还有兴致躲在暗处看戏。
  我风风火火赶到高尔夫球场,已经快到黄昏了,球场非常大,我问了服务生才找到乔苍所在的半山场地。
  球场被一片白色的栅栏门封住,里面很空旷,我隔着很远看到了乔苍,他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黄昏之下他好看得简直不真实,每一分轮廓都恰到好处,我一直以为他这种男人,只有穿黑色才有味道。
  他目视前方,津壮的手腕露出一枚金光灿灿的手表,他微微侧身,潇洒的转身之间已经手起杆落,球被高高抛向空中,坠落在远处。
  我直奔那扇门走过去,值守的保镖看到我立刻伸手阻拦,问我是什么人。
  华章赌场我没见过他,所以他也不知道那晚的事,我让他进去通报一声,我找他。
  保镖上下打量我,“你是什么人,你找苍哥,我就得给你通报?”

  “何笙。”
  他愣了愣,“耳熟,但不认识,苍哥身边没这号女人。”
  他摆手让我走,我冲到门外用力推他身体,他有些恼怒,抓住我的手将我狠狠一甩,“你没有预约苍哥,我就不能放行,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苍哥对手派来的细作。”
  “他身边的黄毛见过我,他在这里的话你让他出来,他会带我进去的。”
  保镖指着我横眉冷目,“昭哥外号是你喊的吗?苍哥才能叫,你胆子挺肥的,得罪昭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滚滚滚!”
  “吵什么。”
  在我和保镖争执不休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右后方响起,我转身看向她,她拿着一瓶红酒,目光一动不动定格在我脸上。
  她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穿着紫色的豹纹皮裙,个子比我高许多,应该是t台名模类的身份,长相倒是没我漂亮,可比我妖气。
  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我,保镖喊了声魏小姐,这女人找苍哥,死活不肯走。
  她听说我找乔苍立刻皱起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跑这里来钓凯子了。苍哥不会见,轰她走。打扰苍哥兴致,你有几条命赔?”
  保镖得到她的命令打开门,她进去的同时保镖伸手要抓着我将我赶下山,里面一名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球场中心走过来,他呵斥保镖住手,然后朝我鞠了一躬,非常客气说,“何小姐,苍哥请您进去。”
  那名十分风*的女人愣了一下,脸色有些难堪,可她不敢违背乔苍的意思,她走在我前面飞快扑到乔苍身边,有些不满撒娇,“苍哥,我伺候得不好吗?”
  乔苍背对我整理自己的上衣,他将女人推开一些,女人脸色更难堪,她瞪了我一眼,识趣绕到一边。
  “找我有事。”
  他脸上表情有些匪气,侧身看了我一眼,我说有,他问我是不是军火的事。
  我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真的是你给周容深下套,就因为他驳了你的面子?”
  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注视着前面不远处非常茂盛的山林,“我一直做这个生意。”
  他说完举起杯子迎着阳光打量里面酒的颜色,吊我的胃口,我说开个条件吧,怎样才能让这件事过去。
  他笑了一声,目光落在我右胸口佩戴的红宝石别针上,他若有所思说,“很漂亮,我定制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果然我看人的眼力很准。”
  他把手伸到我面前,“会喂酒吗。”
  我接过酒杯,他十分悠闲坐在椅子上,目光灼灼望着我。
  我知道乔苍不达目的绝不会松口,他愿意损失一笔钱,就必须得到另外一份同等甚至更优厚的回报,生意人都是这样,不做赔本的生意,不满足他他怎么可能罢休。
  我在他注视下走过去,将酒重新斟满,他扬了扬眉,垂眸看了一眼我挨到他嘴边的杯口,根本不张嘴,他找我身后的魏小姐点了下头,她立刻会意,扭着丰满的臀部偎在他肩膀,乔苍在她屁股上重重掐了一把,“告诉她,怎么喂我酒。”
  乔苍一路将我抱出球场,期间不管我怎么挣扎,他都不肯放我下来,他让我老实点别动,否则他就把我丢进河里喂鱼。
  我上山的时候看到了池潭里的鱼,那些鱼长得很古怪,很像周容深养的亚马逊热带鱼,最爱的食物是血和肉,饿极了连人也吃,我不敢妄动,两条手臂勾住他脖子,安分乖巧挂在他怀里,视线中他唇角浮起一丝浓烈的笑。

  门外把守的保镖看到他抱着我当时惊住,他结结巴巴喊了声苍哥,乔苍问他知道我是谁吗。
  保镖在他卡住我腋下紧挨着汝房的手上扫了一眼,“何小姐…还是嫂子?”
  我皱了皱眉,乔苍警告他以后何小姐来找,不论在做什么都要放行,只有她是特例。
  保镖立刻站直说记住了。
  乔苍在高尔夫球场的后山宾馆包了一间套房,他抱着我进门时前厅的侍者看到他怀里多了个女人很惊讶,我从她们的表情猜出他应该没有带女人来过宾馆,刚才那个魏小姐也算倒霉,碰上了我,乔苍对我的兴趣远远超过她,不然她也许有可能就傍上了这个金主。
  不过乔苍这种身份的大哥,有十个八个情人也很正常,虽然他道上风评不怎么正经,但谣言不能全信,至少他不是什么女人都睡,刚才保镖打发魏小姐已经谢露了乔苍的态度,他对女人要求很高,光性感火辣不行,身子不能脏,办事识趣,会看眼色,不能猖狂嘴碎。

  我盯着乔苍长出许多胡茬的下巴,“你对女人有洁癖?”
  他没回答我,他好像一眼猜中我在想什么,他说在我这里,你的一切都是例外。
  这句话从这么爷们儿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我心里狠狠一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