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2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罗斯福对东海岸至西海岸的重要军工企业进行了一次全面巡视。西海岸亨利凯泽的造船厂成为各大媒体重点宣传的对象。凯泽在船只建造行业中引发了一场划时代革命。与传统方法不同,他不是一开始就铺设龙骨,然后在龙骨周围和上方通过铆接来建造船只,而是创造性地先将各个配件全部安装好,然后将它们直接焊接起来。他的造船厂雇佣了数以千计的铆工,昼夜不停将定制构件铆在一起。1942年初,建造一艘万吨巨轮至少需要200天,到5月只需三个月,到9月就不用一个月了。一项新的世界记录诞生在“罗伯特皮尔里”号上。这艘万吨级自由轮11月8日铺设龙骨,11月12日油漆未干就下水了,只用了令人惊叹的4天零15个小时29分钟。后续舾装和试航也只用了三天时间,这是德、意、日轴心国万万做不到的。凯泽的工厂在战争期间为盟军贡献了1490艘船。1945年的头212天,他们完成了247艘,平均一天超过一艘。由于在大西洋上同德国潜艇的争斗中效率不断提高,9月份,盟军的造船吨位首次超过被击沉船舶的吨位。这无疑是一个转折点,标志着一直困扰盟军的船舶危机从此时开始得到缓和。以至于后来在慕尼黑会议上斯大林特意提出:“为美国人的生产干杯,没有美国的生产,我们将会输掉这场战争。”此言不虚。

  但是那些航母、战列舰的生产显然不可能这么快,目前这些尚远远不足以缓解盟军全球的紧张局势。苏联红军正在斯大林格勒与希特勒的第六集团军进行着殊死搏斗,重启北极护航计划加大对俄国人的增援势在必行。大部分运输船需要运送执行“火炬行动”的部队前往北非。数不清的谢尔曼坦克和物资、弹药正绕过好望角紧急运往埃及,为伯纳德蒙哥马利将军的第八集团军积聚更强大的力量,以向隆美尔在阿拉曼的前线发动反攻。

  如此,即使瓜岛和新几内亚双线危机,太平洋战场依然被放到了次要位置上。事实上太平洋同样迫切需要更多船舶源源不断地将物资和增援部队送过来,支援陆战一师对瓜岛岌岌可危的控制,以及麦克阿瑟不断扩大的新几内亚作战。在国内,美国民众要求向太平洋提供更多飞机和舰船的呼声越来越高,他们对日本人的仇恨远大于希特勒。8月以来,麦克阿瑟屡次警告华盛顿,如果军事重镇莫尔兹比港落入日军之手,将会产生“灾难性后果”。金上将对盟军的“先欧后亚”战略一直颇有微词,他强烈要求向所罗门群岛提供更多的人员和飞机,“即使因此妨碍了对大西洋承担的义务也在所不惜”。和东京类似,华盛顿主导战略方向的是陆军。在与金的博弈中,马歇尔因得到罗斯福的支持一直稳据上风。参谋长联席会议坚决支持马歇尔的意见:为了不危及“火炬计划”,向太平洋派遣更多的舰船和飞机是不现实的。金、尼米兹和麦克阿瑟同时被告知,他们不能指望得到更多东西,因为他们多得一架飞机或一艘运输船,就可能削弱10月在北非登陆的“火炬行动”压倒一切的需求。

  连太平洋战场都得不到必要的人员和物资,远东的中国和印度就更不用提了。美国原答应向蒋介石提供的轰炸机被临时调往中东,驻新德里的韦维尔同样失去了原来分配给他守卫印度的一个英国师。当初滇缅公路被切断时,罗斯福曾答应向中国战区提供100架运输机。可那年秋天,“驼峰”航线上飞行的运输机还不足50架。陈纳德告诉蒋介石,原来向中国战区追加的一批轰炸机被英国人半路截走了。委员长为此大发雷霆,向罗斯福发出了一道措辞严厉的最后通牒:“请求”美国重申对中国的义务,同时提出了一系列具体要求。如果上述条件得不到满足,委员长扬言要“取消中国战区”和“作出其他调整”。史迪威同时致电华盛顿,对英国人抢走属于他支配的飞机和物资提出强烈抗议。

  看到这次蒋介石真的生气了,罗斯福再次使出了太极推手。他在10月14日的一封信中重申对史迪威的支持,同时向蒋介石保证:美国对中国承担义务,但迫于其它战场的压力不能立即满足他的要求。对罗斯福和马歇尔开出的空头支票,史迪威感到异常恼怒:“‘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和我同在一条木筏上,我们之间只隔着一层夹板,而救授船只却开走了。”“醋性子乔”在写给妻子的信中如此绝望地描述了自己的可怜处境。

  虽然欧洲是中心,但太平洋战区也不能不管。对于金和麦克阿瑟的联合呼吁,9月初,海军部副部长弗雷斯特尔受命前往南太平洋战区调查物资的供应情况。回国途中他顺路到了珍珠港,征求尼米兹对战局的意见。9月6日上午,巴西特上尉看到一个平鼻子的瘦小个在司令部的一台打字机上打字,他把这位副部长当成了因打字机故障叫来的维修工人。当晚,弗雷斯特尔和尼米兹一起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舰队和太平洋舰队司令官的第三次例行会议。

  前来圣弗朗西斯酒店参会的金上将穿着一身不带军衔的灰色制服,戴着一顶黑丝遮阳帽,上边有一条可以套住下巴的带子。和麦克阿瑟一样,这套制服是金亲手设计的,海军中的很多人都不喜欢它。当两人一起离开旅馆时,天空下着濛濛细雨,一群记者在冒雨等待捕捉最新消息。一名摄影记者对穿着怪异服装的金说:“军士长,请你走开。我想给尼米兹将军拍张照片。”
  1942年6月中旬,遗憾错过中途岛之战的哈尔西中将以病人身份住进了里士满约翰斯顿-威利斯医院。海军高层严令此事务必保密,但让大嘴巴的哈尔西安安生生呆在医院里不说话似乎是不现实的。哈尔西用病房的话机向外打了无数个电话,很快他回国养病的消息连月球人都知道了。在天才的沃恩博士精心照料下,8月5日,完全康复的哈尔西离开里士满,8月29日到华盛顿报到。9月7日晚,哈尔西到酒店拜访了上司兼好友尼米兹,告诉他自己的皮炎已经痊愈,希望能尽快回到岗位上去—他和弗雷斯特尔都将参加即将召开的重要会议。

  9月8日上午,金宣布会议正式开幕。会议首先讨论的是人事问题。金把桀骜不驯的航空局长约翰陶尔斯少将赶走,打发他到尼米兹手下担任太平洋舰队的航空兵司令,同时晋升海军中将。接替他职务的是金的好友、南太平洋战区航空兵司令约翰麦凯恩少将,后者的职务将由大家熟悉的奥布里菲奇少将接任。之前,因反对海军航行局将飞行员安排在指挥位置上,陶尔斯和尼米兹曾经闹过矛盾,他对金的上述做法肯定不会感到愉快。但作为交换,金答应将与尼米兹关系不睦、好为人师的夏威夷海军第十四军区司令官布洛克少将调走,作为他接纳陶尔斯的一种交换。所有参加这场有趣“抢座位游戏”的人都各有所得,金借机拔掉了身边的一个眼中钉。

  日期:2018-07-20 22:09:17
  (正文)
  由此看出,我们将最终赢了战争的美国人想象得十全十美显然是不科学的。美国陆海军之间、兵种内部的矛盾和日军同样突出。这种矛盾在高级将领中普遍存在。比如尼米兹与麦克阿瑟、布洛克,金与马歇尔、陶尔斯,哈尔西与金凯德,戈姆利与诺伊斯,弗莱彻与特纳,特纳与范德格里夫特以及后来的史密斯,斯普鲁恩斯与米切尔等等,不一而足,一抓一大把也。
  哈尔西将随尼米兹回珍珠港,然后带着修复的“企业”号去南太平洋,重履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的旧职。这样的安排将导致金凯德暂时失业,尼米兹已为他准备了新职位。哈尔西在行政上归陶尔斯领导,在战术上归戈姆利指挥。由于哈尔西同样是中将,这种处境就显得颇为尴尬。作为单艘航母特混舰队的司令官,按惯例他的军衔应降为少将。但没人建议让一个指挥过空袭东京行动的“美国英雄”蒙受降衔的耻辱。

  金和尼米兹用一些时间分析了萨沃岛的惨败,批评了有关情报和戒备状况、夜间部署及主要指挥官离开部队等方面问题,但并未做出最后结论。讨论内容扩大到整个南太平洋战区的工作,金对戈姆利的指挥和控制能力提出了质疑,他已听到了南太平洋司令部内的失败主意情绪和决策优柔寡断的传闻。金明确提出,戈姆利是否处于良好的健康状态?他的体力能够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吗?尼米兹说,他将进一步了解戈姆利的健康情况,并在第一时间将结果报告给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