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7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那好歹也是我弟弟啊!亏得我还喊你哥哥,一点面子都不给么?”

  “废话!一个嚣张跋扈的臭小子,老子从来都没见过,哪儿知道他是你弟弟?”萧晋扯谎扯的理直气壮。
  “呃……”房代雪无话可说,只好问:“你打得重不重?”
  “放心,”萧晋瞅瞅房文哲,说,“就扇了两巴掌,这会儿正哭鼻子呢!”
  到底是自尊心超强的小孩子,一听这话,房文哲想都不想就大声喊道:“我没有!”
  听见弟弟的喊声中气十足,电话那边的房代雪就彻底放下了心,说:“你把电话给他。”
  萧晋嘴角一翘,就将手机还给了房文哲。刚才他说房文哲哭鼻子,自然是故意的,一句“我没有”,比他自己向房代雪解释十句都管用。
  懒得听房代雪怎么教育弟弟,他回到两个丫头身前,对秋韵儿柔声说:“对不起哈,刚才冒充了你的男朋友,可能以后会对你在学校的名声有点影响,不过你也别太担心,过段时间跟人说咱们分手了就行。”

  “大哥哥你不用道歉的,”秋韵儿红着脸低下头,说,“我……我很开心。”
  “哈?”萧晋有点傻眼,梁翠翠也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女孩儿的小脸瞬间就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连连摇头道:“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是说大哥哥你帮了我,我很开心,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萧晋和梁翠翠同时松了口气。萧晋是不想惹麻烦,毕竟秋韵儿还小。至于梁翠翠,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那么紧张。
  “萧……萧先生,”这时,房文哲忽然走了过来,举着手机说,“我姐要跟你说话。”

  萧晋接过手机,还没开口,就听那边房代雪咆哮道:“姓萧的,你敢背着瑶瑶学姐找别的女人,信不信姑奶奶这就喊人把你的三条腿全都切了啊!”
  萧晋咧着嘴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老远,等她喊完了才郁闷道:“瞎叫唤啥?你是不是没脑子的?都是十五六岁的高中生,老子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单身狗,至于饥渴到打她们的主意吗?”
  “谁知道呢?或许你就是个肮脏的萝莉控也说不定!”
  “我要是萝莉控,第一个就先办了你,哪儿有李战的份儿?”
  “什么?死萧晋你敢说我小?姑奶奶哪儿小啦?”
  “打住,这个话题回头你跟你家战哥哥探讨去,老子没有这个义务,没事儿就挂了哈!”
  “等等,你先解释清楚那个秋韵儿跟你是什么关系。”
  “韵儿是我妹妹的朋友,她姐姐是我的病人。”
  “那你干嘛说她是你女朋友啊?”
  “我看你是真傻,人家明确的拒绝了你的熊弟弟,他还不依不饶的,我这做哥哥的当然要站出来救场啊!那么说还不是为了打消他的念头?”
  “呃……那这次算你过关了,不过你给姑奶奶注意着点儿,我会盯着你的,一旦发现你有背叛瑶瑶学姐的苗头,姑奶奶不会放过你的。”
  萧晋听得好笑:“这是怎么话儿说的?才几天不见,你跟瑶瑶就已经姐妹情深了?”
  “那当然,”房代雪得意道,“这叫曲线救国,你懂不懂?”
  “切!说到底,还是为了李战那家伙,我看你是花痴病犯了,回头有时间赶紧到哥这儿来拿点药吃。”
  “呸!你才需要吃药呢!你们全家都吃药!”

  说完,房代雪就挂了电话,萧晋摇头笑笑,把手机丢给房文哲,正要再教训几句打发他走,忽然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开了过来,在旁边停下。
  车门打开,一名美妇人跌跌撞撞的冲出来,跑到房文哲面前一把抱住,满是关切的急问道:“哲宝宝,你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的嘴角怎么有血?是哪个天杀的打了你?跟妈说,妈帮你报仇!”
  以往在学校里风光无限的大纨绔,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妈妈抱着喊“哲宝宝”,房文哲别提有多尴尬了,觉得这辈子的脸全都在今天丢的光光的,只知道用力的想要推开老妈,哪里还有心思回答问题?
  萧晋眯眼打量了一番那妇人美好的背影,淡淡一笑,就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房女士,您好,您的儿子是被我打的。”
  “你是谁?凭什么打我的儿子?”
  美妇转过了身来,萧晋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亮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这个女人长得有多么漂亮,而是因为她有一双英挺如剑的直眉。单看眉毛的话,会让人觉得她是一位攻击性非常强的女强人,但偏偏这样的一双眉毛下面却长了一对晶莹剔透的杏核眼。
  不仅如此,她的嘴巴也小小的,红润如樱桃,鼻梁却挺直的像雕塑一般,而且面部轮廓也微微有点硬朗。
  她的个头不低,至少一米七的样子,身段却不失丰腴,婀娜有致。

  这些看似矛盾的特点组合在一起,就在萧晋面前呈现出了一位集北方女人的大气与南方女子的娇柔于一体的极品女人。
  论美貌,她比不上萧晋身边的任何一个,但依然属于可遇不可求的极品之列,尤其让萧晋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的年纪似乎并不大,顶多三十出头的样子,也就是说,她生下房文哲的时候,绝对没有超过十七岁。
  再联系起刚刚房文哲说自己没有爸爸,其当年必然有一段极其适合下酒的故事。
  “鄙人姓萧名晋,至于为什么打你的儿子,你可以问他。”萧晋微笑回答完,又加了一句:“哦对,他嘴角的血,可能是不小心咬到了腮帮或者舌头,房女士不用担心。”
  房韦茹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乱撒泼的女子,闻言回头仔细查看了一下儿子的身上,见只有一边脸有些红肿,尽管还是很心疼,但也稍稍松了口气。
  “萧先生,”她冷冷的看着萧晋开口质问道,“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一个成年人在学校门口欺负殴打一个孩子,就不觉得丢人吗?”
  “不管发生了什么?”萧晋嗤笑一声,说,“房女士,鉴于您是他的母亲,说出这样的话来,我能够理解,但是,有一点您要明白:母爱不能成为不分是非的借口;因为,您儿子刚刚干的事情,在我看来,任何一个年龄段且有良知的人,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揍他!”
  “胡说八道!”房韦茹剑眉竖起,厉声道,“不管我儿子做了什么错事,自有校规或者法律来惩罚他,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出手打人?”
  “房女士的意思是,哪怕你儿子正在杀人,别人看见了也不能管,必须等他把人杀死了,才能报告给学校、或者报警,是么?”
  房韦茹一滞,强词夺理道:“我儿子杀人了吗?”

  日期:2017-08-04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