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63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北方同学可能不太了解洞庭山,但有两样东西,华国人肯定都知道。一个是茶叶碧螺春,洞庭山是原产地,另一个则是小说里天山童姥占领的缥缈峰。
  工作站外,一群穿着迷彩服,从隔壁临安城借来的护林队员已经在门口等待。纪安数了数,一共21人, 5个人带枪,还有十多条狗,细犬、特、叫不来名字的土狗,以及一条山l东罗威纳……
  纪安对那条山l东罗威纳瞅了半天没看明白,黄妈妈道:“这是土狗跟罗威纳串出来的新品种。看起来挺壮,敢凶人,真碰到狠的怂了。”
  “汪汪,汪汪汪汪~”发现不认识的狗,护林队狗群吠叫,黄妈妈道:“把你的狗放进去,跟它们熟悉熟悉。”
  纪安解下牵引绳,弹了下准备龇牙的胖虎脑门:“你小子安分点,进去不许打架,这里你不是王。”
  小胖子不甘舔了舔鼻子,收敛凶相。

  “黄云珍,来了啊。好久不见了。”一位50好几,身穿迷彩服,背着枪的大爷走来,招呼道。
  他是护林队队长陈涛,黄妈妈介绍后,纪安也跟着叫老陈。
  老陈打量纪安,小声问道:“这是……?”
  黄妈妈:“妮子怀崽了,他是我请来的帮手。”
  “帮手?”老陈瞄了眼嘴没毛的纪安,再回头看向圆滚滚的胖虎,和半大的欧弟,目露怀疑。
  “他不会坏事,出了事请我负责。先一起进山看看,你不满意的话,他那份钱我来出。”黄妈妈道。
  “汪,汪汪汪汪汪~”狗群里,体格健硕的SD罗威纳一个劲朝胖虎叫唤。小胖子谨记纪安告诫,扭过屁股,不理它。见状,以为胖虎怂包,SD罗威纳愈发来劲,越叫越响。
  然后,斜刺里杀出一条白狗,叨住SD罗威纳喉咙,一甩头,轻松放翻在地。
  柱子松口,低头逼视,一阵败犬哀叫声响起,SD罗威纳夹着尾巴逃回主人背后。

  准备续,所有人换乘吉普车,一共六辆。
  洞庭山面积6000平方公里,这么大范围想找野猪只有两个办法,
  一个较靠谱,到野猪最近一次出现的地方,根据足迹、粪便反向追踪。
  另一个纯看运气,开着吉普车到处逛,看狗鼻子能不能嗅到野猪气味。
  车队前行,周围一片云山雾罩,郁郁葱葱,清脆鸟鸣声不时响起。纪安今天没开直播,虽然略有可惜,但他没有狩猎许可,说不定野猪刚出来还没见血,直播间被封了。
  半小时左右,吉普车在茶山村停下。
  附近山坡,一排一排整齐种植的茶树往下蔓延,由于最近一次野猪袭人发生在这里,队长老陈下车,向山坡戴着草帽,低头忙碌的村民询问。

  见一行人又是狗,又是枪,得知是来打野猪的,好多村民跑来七嘴八舌,有提供线索,也有开口抱怨的。
  “你们总算来了,哎哟,野猪闹了要有一年多了,跑来偷吃地里庄家,啃坏茶树,我们只能看着,不敢打。”
  “啃坏庄家也不算什么,最怕的是一个人在路遇到,家家户户都有孩子,我们向镇里反应了好多次,只说让我们看见了躲远点,这一年多一直说要来抓野猪,结果一直没来。”
  “喏,你们看,半年前我在山被野猪咬的,多亏那天身带了把采茶的锄头……”说着,一位茶农卷起裤管,露出小腿触目惊心的伤口,然后又撩起衣服,后腰也有咬痕。

  纪安咧了咧嘴,这伤口看着都觉得痛。
  等村民们抱怨完,老陈开始询问最近一次野猪出没的地点。不一会,他回头一挥手:“带好狗和装备,都下车。”
  茶农带路,沿着山坡而,小二十分钟后,他停下道:“星期四来旅游的小姑娘是在这里被咬的。作孽啊,小姑娘穿了裙子,腿全是伤。”
  茶农指向东面最高的一座山峰,接着道:“半年前我在缥缈峰那里被一只一百多斤,快200斤的大猪追撵,当时周围还有几只小一点的,要是算今年产的猪崽,我估计这些野猪要成群了。”

  纪安顺着茶农指向看去,略有失望。说是缥缈峰,其实也300来米高,没办法,吴城地处平原地区,看不到险峻高山。
  收回目光,纪安撇嘴,心道:“这么一点高,当年李秋水怎么没想到晚从后山一个跟斗翻去,趁天黑把天山童姥大卸八块呢?”
  “柱子,嗅。”这时,黄妈妈指向地,命令白狗搜寻气味。
  柱子低着脑袋,在附近来回跑动,短促吸气。见状,纪安有样学样,手指地面,转头道:“欧弟,嗅。”
  欧弟同样低下脑袋,嗅了一会,蹲到纪安面前,眼神分明在说:“我的骨头不在这里。”

  黄妈妈走来道:“你让它嗅什么?它又不知道野猪什么味。”
  纪安:“……”
  “汪!”柱子叫声响起,黄妈妈立刻跑去,纪安带着胖虎、欧弟跟。
  坡顶茶林深处,柱子趴在一棵茶树底下,等待黄妈妈前来。这是缉毒犬闻到违l禁品后的标准动作。

  黄妈妈弯腰看去,泥地里深嵌着一枚分叉的猪蹄印——像自拍时,姑娘们通常摆出的“二”的手势——而且是新近留下的。
  想了想,黄妈妈唤来欧弟,指着猪蹄印:“嗅。”
  欧弟低头深吸,很快后退,一会呜咽一会低吼,它很讨厌这个味道。
  欧弟表现出对野兽气味的惧怕,黄妈妈神色不善看向纪安。
  纪安错开视线道:“等下要进山了,先在外面把厕所了。”他若无其事把欧弟带到一边,蹲下在大耳朵边轻声道:“你可是警犬啊,以后专咬人屁股的,怎么能怕一只猪呢?”
  两下摸头杀后,欧弟重新冷静下来。
  远处,黄妈妈再次眯眼看向纪安盖在狗头的右手。
  已经找到气味源,之后要进山追踪,黄妈妈给柱子穿防刺背心,护住脖子、胸腹,防止被野猪獠牙挑伤和咬伤。
  另外细犬、特和一只太l仓猎犬也都穿背心。
  用黄妈妈的话来说,护林队狗群里,这三只稍微顶用的。
  目前只有一条气味源,不用分队,柱子领头,身后护林队狗群,一起嗅着味道在前带路。

  纪安紧了下背后硕大的登山包,想起刚才茶农身的伤口,他还是给欧弟拴牵引绳。目前欧弟的服从度还差一些。
  胖虎不用,纪安一个眼神,小胖子能会意。
  而见他紧张兮兮拉着狗绳,后面一位浓眉哥“友善提醒”道:“拉紧一点,一会跑山里不好找。”
  护林队前后响起哄笑。
  扯后腿的人到哪都不受欢迎,纪安对山林的生疏,一群老油子一眼看穿。更何况,他的两条狗胖的胖,怂的怂,一会别帮倒忙才好。
  纪安无所谓扬了下眉,继续跟。

  老话说桥到船头自然直,山到车前必有路,走的人多了,鞋子磨坏了。自从下了茶山,走向缥缈峰方向,路消失了,可真进到林子里,纪安突然发现周围到处都是路,踩是了,何必非得走别人划好的道?
  小胖子呼哧呼哧跟在纪安身边,它现在的体力完全不用担心,整天在动物园里疯跑,它早不是当初动不动趴窝的赖皮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