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77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底下还有个二层空间?这张书铭真有本事啊,把这地下空间挖了多少米?我连忙应道,让条子去喊人。这会我往刘义那边扫了一眼,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他们所有人都被丨警丨察铐起来,正一个个的往外带,每个人身上都挂了彩,尤其是这伤痕累累的刘义,还恶狠狠地剜了一眼,似乎与我结下生死之仇。
  反正你都是要被判刑在里面坐一辈子的人,我才懒得理会,这一切也是你自作自受,与我又何干。
  突然,杨昊天冒了出来,飞哥连忙询问底下的情况,只见杨昊天一脸肃然道:“这下面还关着十二个孩子,年纪都不大,十三四左右的样子。”
  果然,五号女孩说的证据就是这十二个孩子,刘义,你个丧心病狂的禽兽,竟然抓了这么多无辜的孩子。艾文一听瞬间急眼,说什么都得下去查看孩子们的情况,我连忙阻止道:“交给杨昊天把,他们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艾文见不得孩子受一点伤,但现在这情况已经不是我们管得了的,艾文只好放弃,还是担忧地看着丨警丨察们一个个下去,并嘱咐着道:“你们一定要给我把他们安安全全救上来!”
  万万没想到,刘义竟然偷偷窝藏这么多小孩子,这种行为真是令人发指。﹎
  很快,丨警丨察们将十二个小孩全部救上来,五个男孩七个女孩,他们都长得瘦瘦弱弱,见到我们的第一反应是畏惧,那种本能地畏惧。艾文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后,竟然莫名其妙地哭起来。
  也是,如果不是那个五号女孩的帮助,这些孩子很可能会被永远地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这可怕的一幕简直难以想象。
  看样子刘义关了他们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杨昊天询问他们的名字和家庭住址的时候,多数小孩纷纷恐惧地向后躲,也不肯说话,也不知道他们遭受了什么非人的待遇。
  我问跟在我身边的龙凤胎是不是和这些孩子关在一起,男孩摇摇头说没有。
  那五号女孩是怎么知道这些孩子的?这个问题只能以后再问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安顿这些孩子。最终杨昊天还是没能从孩子的嘴里问出有用的信息,只得放弃道:“这些孩子的身心都已经遭受重创,看来我们得找个心理医生了。”

  我点点头表示赞成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刘义虽然抓住了,但贩卖儿童的这条产业链是否还牵扯到其他人这还有待调查。”
  没想到杨昊天冷哼一声表示不屑道:“我一定会把他们全揪出来将他们绳之以法。”
  窝草,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你至于这么不给面吗?即使杨昊天对我的态度再冷淡,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因为我听艾文说,夜色这底下进行人**易的活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艾文所知,这个非法拍卖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但他能力有限并不能做什么,而艾文这次能弄到此次的拍卖请帖也花了不少钱求了不少人。
  接下来的收尾工作全部交由丨警丨察来做,但我还有件事情需要去做,就是拿走今晚我白仍在这的钱。做这事不需要太多人,所以我让飞哥艾文带着孩子们先离开了,留下了条子和我。
  趁着丨警丨察还没来得及搜查各个房间,我和条子先一步来到之前进行结账交易的房间,窝草,收钱的保险柜没了,干干净净,下手挺快啊!
  我顿时傻眼道:“不应该啊,钱呢?”
  一分不剩!
  “你俩找什么呢?”突然门外传来杨昊天的声音。
  我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在房间里溜达起来,并向条子投过去一个不要露馅的眼神。
  没想到杨昊天在第一时间就识破我们的伪装直言道:“那些赃款已经被我们的人收走了,劝你不要再打它的主意了。”

  “窝草,那都是我的钱!”
  “那是赃款,归国家所有。”
  你要这这么说我可就不乐意了,什么叫赃款?什么叫归国家所有?今晚要不是我们不顾个人安危打入人贩子的大本营,你杨昊天能进来吗?这会跟我谈什么赃款,我那是与人贩子周旋斗智斗勇的无奈之举。但我好说歹说,这杨昊天完全就是块臭石头,油盐不进,一口咬定是赃款。
  谁叫人家的背后是国家,我还真没脾气,只能和条子悻悻离开。
  气死我了!
  条子连忙安慰我道:“小飞哥,你要真跟这种人置气还不得气死,您快消消气,钱嘛,等咱们店开业会差这点吗?”
  哎,谁说不是呢!我会差这点钱?但谁叫我从小就是穷人家庭,一直过着没钱的日子,穷怕了,真的做不出一下白扔几十万的傻事。
  杨昊天也知道我不会轻言放弃便道:“不过你放心,鉴于你此次助我们端掉人贩子团伙有功,我会向上级替你申请个见义勇为奖,到时候会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

  “见义勇为奖?”条子一听,顿时眼前一亮道,“杨丨警丨察,我呢我呢,我有没有?”
  “不仅你有,包括那个叫艾文的也有。”杨昊天淡淡地回应道。
  这可把条子高兴坏了,我冲条子翻了个白眼,瞅你那点出息,一个见义勇为奖就把你收买了,反正我现实,只关心钱的数目。
  “奖金不会少给你们的。”
  杨昊天这么一说我就放宽心了,我再次提醒道:“这次要是让我赔本了,看我不天天去你们局里闹!”

  我也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那么一说,就算是杨昊天少给我了,我就拿这事让杨昊天欠我一个人情,这样以后我再找他就不会看他那张冷板着的脸了。
  但这个见义勇为奖可把条子乐坏了,一路上没少在我耳边嘀咕道:“没想到我条子在夜场混了二十多年竟然还能混到一个见义勇为奖,真是祖宗庇佑啊,还有小飞哥的庇佑!”说着条子装出一副烧香拜佛的架势要拜我,我一脚把他踹到离我两米之外。
  就在我抬起脚的那一刻,我伤痕累累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眼看着自己要摔倒的时候,条子机灵地冲过来搀扶住我,竟然还开我玩笑道:“唉吆我的小飞哥啊,你说说就你现在这副身体拿个茶杯喝水都费劲,您老还是悠着点吧。”
  我身体现在这副状态确实什么都干不了,只能任凭条子搀扶拖拽。飞哥他们在夜色门口等我们,门口不仅有我们的两辆车,还停了七八辆警车和两辆救护车,眼看着刘义和他的人被带上警车,我这心里才稍微舒坦一点。
  两辆救护车先一步开走了,前面那辆车上是五号女孩,为了随时了解她的情况,飞哥派了两个兄弟跟车;后面那辆车上是眼镜男和红,本来飞哥也要派人跟过去的,但遭到了眼镜男的拒绝,小情人分别多日,如今却是这幅场景相遇,确实令人唏嘘不已。
  突然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吸引了我们的视线,一辆豪车停在夜色门口,里面走出一个又矮又胖还秃顶的男人,艾文叫道:“张书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