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姿的确什么都比我强,出身好,人也清白,又知书达理,可她老了,这一点就打败了她所有优势,不管她如何端着高贵的架子,在男人眼中,她已经不再吃香。
  秘书给周容深倒了一杯茶水,房间内顿时香味四溢,他沉声说,“市局的报告已经发到省厅,胡厅长按下了,他托人给我传话,给您三天期限,让您追回这批军火,如果办不到…”
  秘书说到这里开始沉默。
  周容深问他走失军火的实际数字,秘书说九十支狙击枪,二十一支短枪,五支远射程冲锋枪。现在就担心乔苍不是自己用,而是到黑市上贩卖,这东西要是流出去,罪过就大了。
  周容深两只手掩埋住自己的脸,“让当晚执勤临检的人去查,到底往哪边走了。”
  秘书语气更沉重,“往缅甸的方向去了,但有没有出境不知道,只是通往那条路,也许半道就出手了。”
  周容深整个身子狠狠颤抖,他手从脸上移开,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睛一张发狠到恐怖的脸,“不顾一切阻拦,给国防边境的人打电话求支援。绝对不能让这批货出境。”
  秘书说,“出境的几率倒是不高,乔苍不会糊涂到让我们猜中他的想法,他这么简单的脑子早栽跟头了,不出意外这趟线应该是混淆视线,让咱们误以为要出境,都盯着缅甸的边防,实际在路上军火就出手了。”
  周容深拨弄着桌角的地图,“这趟线横跨南三角,这个地方出手的可能性最大。”
  秘书叹了口气,“您能想到的,乔苍会掉坑吗?”
  周容深停在蓝色地图上的手僵了一下,秘书把茶杯放在他面前,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出办公室。
  他从外面关上门,房间里骤然安静下来,我绕到桌后,隔着椅背弯腰抱住周容深,我这才看到他竟然一夜间长出了几根白发,他之前一根都没有。
  我有些心疼他,可我帮不了他的忙,只能将他抱得更紧,“我着陪你,有什么我和你一起面对,大不了我们什么都不要了,反正日子好坏都是过。”
  他身体剧烈起伏着,似乎在极力隐忍自己的爆发,我感觉到他胸腔内每一次呼吸都很艰难,“你先回去休息。”
  他说着话掰开我的手指,我立刻将身体贴向他,任凭他怎么用力都不走,他有些烦躁,“听话。”
  “我不走。”
  我固执吐出三个字。
  他知道我倔,我真倔起来他一点法子都没有,他打我我都不会走,他手上的力度逐渐减小,放弃了赶我离开的念头。
  现在的周容深,是最脆弱的样子。
  他骄傲的心不允许我看到他这副模样,可他又渴望着有个人陪伴他,因为他正死死握着我的手,仿佛要把我揉进他的骨血里。
  我小声问他还记得麻爷把我送给你的那天晚上吗。你告诉我你叫周容深,问我愿意吗。
  他回忆起那个场景闷笑出来,“是不是太正经了。”
  我没有告诉他那个晚上我很害怕,我陪过那么多男人,唯独躺在他的库上惊惶无措,他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又来脱我的,面对他赤裸的身体我两只手止不住发抖。
  我在想这个男人真好,他没有像一只疯狗那样扑上来撕碎践踏我,他会和我说话,指着窗外的月亮问我是不是很美,然后捧着我的脸一点点吻我。
  我把那一晚当作我的初夜,我觉得在他之前的男人都是一场噩梦。

  周容深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他让我坐下,他沉默看了我很久,忽然对我说,“这两年,委屈你了。”
  我心里咯噔一跳,一丝不好的预感闪过,我急忙说不委屈,如果不是你要了我,我现在也许还跟着麻爷,或者被他送给一个又老又丑,每天折磨我的男人。
  他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顺着我的脸颊下滑到脖子,锁骨,最终定格在我胸口浅浅的伤痕上,那些玻璃碴剌出的小孔没有痊愈,颜色很白,他问我还疼吗。
  我摇头说不疼,也不怪你,是我的错。

  他没有纠缠于我为什么忽然认错,他很平静说,“我这次如果出事,我会找人安排你,别墅也许会被查封,我单独给你留了一笔钱,应该可以保证你后半生衣食无忧,何笙,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
  他将抽屉打开,取出一封信,从桌角推到我面前,“找到这个地址,会有人把钱给你,离开这座城市,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认识我,以及曾经和我的关系。”
  我瞪大眼睛,“你不要我了?”
  他一声不吭,只是沉默看着我。

  我拿起那封信毫不犹豫撕得粉碎,“我逃得掉吗?谁不知道我是你的情妇,你倒了,天涯海角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就要跟着你,你赶不走我。”
  “我已经找了人代替你,这两年在我身边的不是你,是她。虽然很多人见过你,可我在官场也不是一点党羽没有,他们不会戳穿。胡厅长有沈姿公司百分之三的股份,我会压着不许他退股,直到你平安离开。我只要求他保住你,他不会拒绝。”
  我眼睛一酸,胸口像被什么窝住了一样,又疼又涩,很快我眼前泛起一层白雾,雾气里他的脸揪得我骨头痛,我大声说我不会走,如果你周容深今天还是高高在上的局长,你让我走我绝不纠缠,你落魄了想要赶我,我死都不走。
  世人说**无情戏子无义,其实都是男人不值得,**也是人,戏子也知恩图报,让我拿着钱远走高飞,我不可能狠下这颗心。
  周容深愣了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开始松动,变得无奈又气愤,“不许任性。”
  我抹掉眼角不断溢出的泪水,低着头不说话,我第一次这么强烈愿意抛掉自己的荣华富贵,陪一个男人熬过去,这种感觉我没有尝过,但它似乎苦中带着甜。
  秘书在这时从外面敲门进来,他告诉周容深军火出港后就不见了,已经在各市丨警丨察监控下彻底消失,现在只有乔苍交出,不然不可能找回。
  周容深对这个结果意料之中,但脸色还是白了一下,秘书看了我一眼,“何小姐,稍后省厅会有巡视组过来,找周局了解情况,您先回避吧。”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跟着秘书往外面走,我心里放不下周容深,这种几乎毁掉他的打击,我真怕他扛不过去。
  我叮嘱秘书陪着他,千万不要留他自己一个人。
  秘书让我放心,他送我到走廊转身回去,我伸手关门时听见他问周容深能不能从正面找乔苍,从他身上下手,拿诱饵勾他把军火吐出来,找几个顶包的,事儿也就平了,咱们这边心照不宣,也不和他杠,追回的功劳安在您头上,肯定能化险为夷。
  周容深冷笑,“第一,他不会自投罗网,把军火吐出来就等于承认他倒卖军火的事,他以后在码头还能好好出货吗。第二,他不会相信我的承诺。第三,能勾他的诱饵,我绝不会给。”
  日期:2017-08-15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