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蹙了下眉,她端起周容深的杯子喝了口水,“回来我告诉他,多给何小姐一点补偿,算是我们夫妻对你的一点心意,总不能让你白白付出自己的青春年华。”

  我这才听明白她的意思,她把我当作周容深的库伴,他谢欲的工Ju,平时代替她解决他的需求,完事了拿钱打发,她因为身体不好不能尽妻子的义务,不然根本没我什么事。
  我一声不吭,我没法接,这关肯定是输了,我接过保姆递上来的果汁按兵不动,门口忽然响起一阵开锁的动静,接着门被推开,周容深去而复返,他没有换鞋,放下公文包走进来,他余光扫见我,一边看手表一边说,“去我书房拿落在桌上的文件,我时间来不及了。”
  我放下杯子没动。
  他蹙眉抬头,看见了我对面的沈姿,他没想到她会在这里,脸上微微一怔,“你怎么来了。”
  沈姿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为他掸了掸肩膀,十分亲昵贤惠,“你的房子我不能来啊?瞧你这话问的。”
  周容深握住她的手,笑着说当然可以,只是我不在你来干什么。
  沈姿指了指茶几上的礼品盒,“替你做点好事。”
  周容深看清那些是什么,说了声辛苦,他转过头看我,“喜欢吃吗。”
  我说周太太的东西都是最好的,喜不喜欢也得捡这个便宜。
  他们两个人一起笑出来,我觉得头皮发麻,这气氛太诡异了,周容深一点不发怵自己和二乃被老婆捉奸,而他老婆也太能演了,刚才还那副脸孔,立刻转变这么快,这是多高情商的女人才能把丈夫纵容到这个地步。
  我上楼去书房找他说的文件,他和沈姿在楼下聊了一些孩子的事,大概听了几句,周容深的孩子非常聪明,刚刚在一场考试中拿了第一名,他们夫妻感情也很好,仿佛一点隔阂没有,沈姿牵着他的手叮嘱他不要太累,能躲的应酬就躲,眼睛里的温柔一点不掺假。
  我越看越觉得毛骨悚然,沈姿能在周局长夫人的位置上坐这么多年,不动声色击退了外面的莺莺燕燕,绝不是看上去这么温柔的白兔,骨子里指不定多少心计,藏得越深越难斗。
  我本来还有一点要上位的念头,现在也被打得七零八落,恐怕这条路不好走。
  我把文件交给周容沈,他很明显想要带上沈姿一起离开,他知道我不自在,这种关系也自在不了。
  沈姿送他到门口,但没有和他一起出去,她说我再待会儿,回去也没事做。
  周容深回头看了我一眼,“你不是要去逛街吗。”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沈姿先接过去说,“何小姐要逛街,正好我有许多东西要买,不如我们一起,你介意吗?”
  我等周容深替我挡了,但他似乎不好开口,沉默着没说话,我只好说那就一起吧。
  我坐上沈姿的车,周容深从旁边经过,她摇下车窗和他挥手,嘱咐司机开慢一些,他显然有些不放心我,临上车还看了我好几眼。
  周容深离开后,沈姿意味深长盯着这栋别墅,“真是一栋金屋啊,我当初刚嫁给他时他一穷二白,现在他已经什么都有了,连女人都有了两个。”
  她说完笑了声,“容深这样的男人,对女人诱惑很大,不只是你,想要缠住他的女人太多了,我如果每次都上场杀敌,日子是过不下去了,每天都不得安生。看多了上流社会朝三暮四,他只要按时回家,我不会干涉。”
  她说完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整理自己的裙摆,“何小姐,可前提是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不该想的最好止步,你懂吗?”
  我撩了撩被风吹乱的长发,笑得千娇百媚,“周太太这些警告,去对你丈夫说吧,他才能给你一个答案。我在这段关系里是被控制的,我现在就算识趣走,他不放我我能怎么办。我一个平民百姓,还能杠得过高官吗?”
  沈姿将车窗摇上去,吩咐司机去市中心的商场,她偏过头看我,“做男人的情妇,不是一条长远的路,除非何小姐有心思要取代我。”
  我笑而不语凝视她,她脸上笑容有些收敛,变得严肃起来,“可我的位置,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车子剧烈颠簸了一下,司机向我道歉,我将掉在脚下的水瓶捡起来,随手放在我和沈姿中间,“周太太想多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沈姿说这样最好,何小姐是聪明人,话我不说透,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容深以为的小绵羊。
  “哦?那我是什么。”
  她一字一顿从牙齿间挤出三个字,“狐狸津。”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
  车停在商场大楼外,司机将她搀扶下去,我没有把手递给他,直接跳车。
  沈姿好像有目标要去哪一家,她带着我一直往街道里穿梭,最后停在一家看上去很奢华的名品店。

  店员把我们迎接进去,陪在身后四处闲逛,沈姿盯着新品区的几套裙子很感兴趣,店员将其中一件墨绿色的长裙递给她,“夫人气质这么好,一看您就是身份不凡,能驾驭得住这一款。”
  沈姿接到手里看了看,她问我觉得怎么样。
  我敷衍了她几句,她问店员颜色会不会太闷。
  店员花言巧语说她的气质和皮肤穿这个最合适。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夸赞,尤其在情敌面前,所有的夸奖都是给自己长脸面的,沈姿立刻摸钱包,直接刷卡买下来。
  店员让她签单,她笑着说签周容深。
  周容深也给过我卡,不过是我自己的户头,他之前很小心,把我藏得非常深,这些会暴露我们关系的东西,我身上一样都没有。
  沈姿很明显在向我示威,让我明白这世上除了她,任何女人都不能光明正大念出周容深的名字。
  她拿着裙子在身上比试,透过一面玻璃反射出来的影子打量,“何小姐,我很好奇一件事,你能为我解答疑惑吗?”
  我笑而不语,我就算说不能,她还是会想法设法逼我。
  她将自己的头发绾到耳后,把她穿裙子的模样完全展露给我看,“你说是不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女人,和莺歌燕舞场所出来的窑姐儿看上去很大差别。”

  我看了她一眼,傻子都能听出她在奚落嘲讽我,看来她对我的过去调查得一清二楚,我朝店员指了指挂在墙壁上和沈姿款式一样的裙子,“这个红色的太艳了。”
  店员帮我摘下来,拿到我面前比了比,“您年轻漂亮,这种颜色穿上才好看。”
  我摆弄着裙摆的流苏,“只有年轻女人才能穿吗。”
  她说谁都能穿,可年轻女人穿才好看。
  我故意看了看沈姿身上的粉裙,露出一丝明媚的笑容,“确实年轻更好看,墨绿色的我再过十年八年才能穿。”
  沈姿脸色变了变,她手指用力捏着裙子。
  女人这辈子最大的劲敌就是衰老。

  衰老比死亡更让女人畏惧,一张脸的破败可以把女人打入地狱,在其他妖娆脸孔的对比下,彻底将女人从丈夫的心上拔除。
  美貌的女人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掌握着优先权,拿到的名牌多,得到的宠爱多,伴随男人出双入对,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都心甘情愿臣服在她千娇百媚的诱惑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