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很黑,只有汽车的大灯照射出一点光线,田光说:“这个女人搞什么?不会玩我们吧?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在夜色下,看着垛堞跟几个人在交流,心里就有点毛毛躁躁的,但是很兴奋,这他妈的才是男人该活着的地方,都是战场啊。
  过了十几分钟,我看着垛堞带着人回来了,上了车,我们继续出发,我问:“发生了什么事?”

  “是克钦独立2旅的,就在我们离开之后的三个小时,帕敢打起来了。”垛堞说。
  我听着就很惊讶,妈的,这么快?张奇不知道有没有事,我想打电话问问,但是垛堞说:“不用打了,虽然打仗,但是双方都不会伤害商人的,如果真的出了事,在打电话都没用了,刚才缅甸政府军从密支那急调士兵装满20辆卡车前去帕敢战场支援,但是惨遭埋伏在公路旁的克钦独立军战士的阻击,缅甸政府军车毁人亡,损失惨重,估计早上,战斗就会结束了,所以你不用担心的。”垛堞说着。

  我听着就点头了,动了动脖子,妈的,这边真的是说打仗就打仗,垛堞说:“政府军这次可能是玩真的了,一定要把克钦人从帕敢彻底的赶走了,以后你们买石头,可能就没这么顺利了。”
  我听着就苦笑,妈的,政府军真的是想断人财路啊,但是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还是先把周老大给收拾掉,他那么阴毒,只要他回去,我就没有好日子过。
  车子开了三个多小时,在黎明的时候到了佤邦,我们早就联系了方块,在邦康的郊外村口,我们联系上了方块,他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
  “老板,你总算来了。。。”方块看着我说着。
  我说:“人呢?”
  “在车里。”方块说。
  我跳下车,跟着方块朝着他的车,一辆破旧的军用皮卡,都已经锈迹斑斑了,我看着王青,就躺在皮卡里,身上乱糟糟的,我说:“日子到了,准备好了吗?”
  王青艰难的咧开嘴对我笑了一下,抬起手,我看着他手上的狗链子,就说:“到了地方再说吧,到了地,我放开你,你能跑多远是你的本事,逃不走,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王青凄惨的笑着,用嘶哑的声音跟我说:“我等着你死在我前头,邵飞。。。”
  方块朝着他的头上打了一拳,王青很惨的趴在车上,方块说:“老板,给我十万块,我给你开路,行吧?”
  我舔了舔嘴唇,说:“行,你要是帮我抓了我要抓的人,我给你一百万。”
  “可以。。。够爽快,老板,这小子我问过了,他说的地方,可能就是麻栗坝,果敢百分之九十八都是山区,有游击队,有独立军还有政府军,但是游击队是政府军跟独立军都要消灭的,那么他说的地方只有一种可能了。”方块说。
  我看着方块,赵奎过来,分析着说:“可能是毒贩。。。”
  “对,果敢全面禁毒,不管是独立军还是政府军,都在全力打击毒贩,所以那些毒贩就伪装成游击队,在山里打游击,打着自由独立的口号,其实是在伪装他们贩毒,麻栗坝是最大的聚集地,这个地方像是一条蛇一样,九转十八弯,不是当地人根本就没有可能进去,这小子必须得看好,他要是跑了,我们进去就出不来了,这块地可是以前的南诏,森林瘴气多的很,会死人的。”方块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很兴奋,带着一点小紧张,我说:“行,这小子就交给你看着。”
  “好勒,放心,他在我手里,没毛病。”方块说着就上车,我看着车开走了,王青靠在后座上,对着我笑。
  他的笑容很凄惨,像是最后挣扎的猎狗,我拍拍手,走过去,我说:“垛堞,吩咐你的人,到了地方,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我懂,这里的游击队都是害虫,他们卖毒给我们的矿工,让我们损失了很多劳动力,我们全国都在打击他们,不过这次是为了你,我的所有人的出行费用,回头我给你算账,出发。”垛堞高声大吼着。
  我们上了车,朝着麻栗坝前行,我早就应该知道是麻栗坝了,上次我们在麻栗坝堵截万龙,那个时候从河对岸出现一对士兵,将近百十来人,那个队伍,可能就是来营救万龙的,人不少,不知道垛堞带的人够不够。
  我很兴奋,也很紧张,妈的,偷袭他,应该够了吧,哈哈,周老大,我们又要见面了,从瑞丽把你赶走,让你躲在这深山老林里,不知道当你又看到我赶尽杀绝的时候,你是不是还那么自信自己是个坏人呢?

  “飞哥,这把枪拿着。”赵奎把一把94手枪交给我。
  我接着,上了膛,柱子跟赵奎都准备好了,但是柱子很轻松,而赵奎是满脸的担心,我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但是我不管了,妈的,要打仗了,管他娘的球。
  人死卵朝上,周老大,我跟你正面刚一回!
  佤邦跟果敢隔着一条河,这条河叫做南定河,在内地也很有名,河上有条坝子,是通往果敢的一条道路,果敢同盟军每次打败仗的时候,就会从这条坝子逃到佤邦。

  我们的车子停在了坝子口,在坝子口有收费的人,是两个女军人,我们给了五十块钱,就通过了,一辆车是十块钱,他们不管我们来做什么,反正给钱就行了,而且,只要不是政府军他们就不会多管的。
  进了果敢,是山路,车子不好走,很颠簸,果敢的北边就是龙陵县了,车子在摇摇晃晃的开着,过了坝子十几里,我们停了下来,我下了车,方块把王青从车上拉下来,王青跌跌撞撞的,有点站不稳。
  我看着山口,我问:“这是那?”
  方块说:“老板,这里是天门山的一个入口,麻栗坝的河就是从天门山上面流下来的,这里我虽然不熟悉,但是当兵的时候也来侦查过,天门山是缅甸最大的山了,这里崇山峻岭,几乎缅甸所有的军队,只要一打败仗,就会往山里走的,所以,我想,你要找的人,也应该躲在这个山里。”

  我皱起了眉头,这座山看着就有一种绝望的感觉,想要在这座山里面找人,真的,大海捞针,但是我有王青,只要他记得怎么走就行了。
  我说:“路,怎么走,你知道吧?”
  王青咧开嘴,笑了起来,说:“知道。。。”
  方块踹了他一脚,然后拉着他朝着山路的入口走,我看着垛堞,他已经招呼人跟着了。
  我没有急着走,而是等着,妈的,这里的路真的难走,都是森林,土地,而且好像刚下过雨一样,路湿滑难走,赵奎拿着地图给我看,他指着天门山的地图,说:“这是入口,我们刚过的那条河叫南定河,支流叫做清水河,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山里面有三大岩山,过了是小银山,然后是大水塘,南边靠近南伞的那座山,我们内地人叫南天门山,根据周老大的性格,我觉得他们应该藏在男天门山里面。”

  赵奎分析着,我看不懂地图,密密麻麻的,我说:“我们要走多长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