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4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邮票的时候,她给我闻了一种。。。精油,是法国的牌子,我闻了之后,就昏昏沉沉的,我感觉,有人在入侵我。。。”马欣后怕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难怪屋子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原来是精油,看来垛堞是老手啊,以前也经常干过这种事,否则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得手了。
  我笑了一下,我说:“所以啊,何必要搞那么多艺术呢?艺术本来就是勾引你们女人心甘情愿脱掉衣服的魔鬼啊,就算你们不心甘情愿,魔鬼也会强行把你们的衣服脱掉的。”
  “我好热。。。”马欣说。
  我看着马欣的样子,脸色绯红,虽然清醒了一点,但是身上在冒汗,我伸手摸了一下,很热,那种热不是发烧的热,而是一种燥热,她抓着我的手,朝着胸口放,一直放到那礼服的深处,让我有点惊讶。
  “舒服。。。”马欣喘了口气说着。
  我的手有点凉,在的她胸口很快就变得热了起来,我说:“送你去医院?”
  “不用,这是催情精油,你不懂吗?”马欣斥责我说。
  我听着有点讶异,我说:“我怎么会懂?”
  马欣无力的翻眼看着我,说:“真的高估你了,这种精油添加了一些催情的成分在里面,人体吸入之后会产生燥热的感觉,随后就会动情,我需要降温,她点燃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所以我吸入的太多了,脑子有点重,法国人很喜欢用的。”
  我听了,就舔舔嘴唇,我说:“也就是说,垛堞也会跟你一样?”
  马欣点点头,我笑了一下,我捏着下巴,我说:“早知道就不坏了她的好事了,正好可以看看你们女人到底。。。”
  马欣瞪着我,眼神无力但是愤怒,我笑了一下,说:“开玩笑。。。”
  “她有没有碰我?”马欣很在乎的说。
  我摇头,说:“人格发誓,绝对没有。”
  马欣深吸一口气,说:“换一只手。。。”
  我立马把手抽出来,然后把另外一只手送过去,她抓着,按在胸口,我很舒服,相信她也很舒服,我说:“既然都这样了,何必彻底的释放一下。”
  “野外?我不是野人,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文明人,我也没有跟你在车里做的癖好。”马欣愤怒的说着。
  她的喘息越来越重,越来越难受,身上的汗水很快就将衣服给打湿了,身体的玲珑曲线全部一览无余,但是我却生不起任何坏心,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就伸手撩拨她的头发,心里很怜惜。
  这就是美女跟丑女的区别,美的女人,在受难的时候,你只是会想要怜惜,但是丑女。。。

  车子开回了酒店,我下车,把马欣抱下来,然后朝着酒店去,上了楼,回到房间,马欣说:“浴室,冷水。。。”
  我把马欣放在浴室里,然后开了冷水,马欣不停的浇灌着自己,我看着她的身体被淋湿了,就有点心疼,我说:“要帮忙吗?”
  “出去,把你要做的事情做好,我再也不想来缅甸了。。。”马欣痛恨的说着。
  我看着她愤怒的样子,只能尊重她了,我走出了房间,刚好看到田光过来,我说:“她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田光皱起了眉头,说:“你做了什么?”
  “额,什么都没做,真的,垛堞没得逞,只是给她吃了药,我刚好及时的赶到,把她带回来了,真的,现在她在降温。”我急忙解释说。

  田光点了点头,说:“事情怎么样?”
  “垛堞可能妥协了,但是这个女人很狡猾,我们不能只凭一面之词,到时候在说。”我说。
  田光很为难,说:“这里是缅甸,你找一个无法搞定的女人,还要到时候在说,我觉得你的做法非常非常危险。”
  我摇头,我觉得反而很好,垛堞有贪欲,我才能控制她啊,一个是钱,一个是女人,这两样我都有,她想得到,必须经过我,我说:“光哥,相信我。”
  田光深吸一口气,没说什么,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我赶紧走,免得他又出来骂我。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我看到张奇跟兄弟们正在打牌,见到我回来了,就说:“飞哥。”
  人都在,就最好了,我说:“明天,我们下矿,阿丽,你帮我找将近五百个可靠的人,我要从死亡谷带一批原石回去,每个人,走完那条路,我给三百块钱,将近五十美元,两天赚这么多,合适吧?”
  阿丽摇头,说:“不够,至少一百美元,当地闲置的矿工才会冒险。”
  我听了,就有点皱眉头,我说:“可以,但是你要告诉他们,要是敢带我的货逃跑,或者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杀了他们,人好找吗?”
  阿丽点点头,说:“很好找,现在已经到雨季了,各大矿区也在减产,所以有百分之二三十的矿工会停产,只要有钱,他们就会冒险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张奇,你带所有的兄弟们负责运输那批原石。”
  “我草,那条路那么难走。。。”张奇有点抱怨的说。
  我瞪了张奇一眼,他立马说:“放心吧,交给我好了飞哥,但是,飞哥,没有我在,你行吗?”
  我掐着腰,我说:“做好你的事情,大家好好休息,接下来的几天,你们要走一条死亡之路,很艰难,回去之后,我给你们每个人发十万块,好好玩玩。”

  他们听了,都很高兴,纷纷离开了房间,我拉着张奇走出去,我说:“你第一次自己做大事,我相信,精心一点,也狠一点,谁敢动,就打死谁,跟杨瑞接头之后,把货运到马玲那,等我回去处理。”
  张奇点了点头,说:“放心吧飞哥。。。”
  我推着他,让他回去休息,我回房间,啊里过来,看着我,有点着急,说:“没有钱做押金吗?”
  我打开门,把阿丽推出去,我说:“要多少?”
  “给我十万吧。。。”阿丽说。
  我笑了一下,说:“找赵奎拿五万。。。”
  我说完就把门关上了,我知道阿丽需要钱,光明正大的需要,我倒在床上,没有再说什么,我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我就要跟恶魔战斗了,周老大,我们本无过节,但是,注定只能你死我活。
  一觉醒来,天空方亮,我佛国的钟声在响,我从床上爬起来,手机一直在响,我看是垛堞的电话,就笑了,按耐不住了。

  “喂?”
  我听到汽车疾驰的风声,她说:“准备好下矿,先做生意,做完生意,在做其他事情。”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很率真,我把电话丢掉,洗漱,出去,田光比我起的还早,在楼下跟马欣喝早茶,我看着马欣,精神已经好很多了,看到我之后,就翻了白眼,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我说:“光哥,下矿。”
  田光站起来,说:“啊欣,你留在这里。”
  “当然,我在也不愿意看到那个女人恶心的嘴脸。”马欣愤怒的说着。
  我笑了一下,我说:“以后我们的生意还要多靠你跟垛堞联系,你一定要适应。”

  马欣瞪着我,我说:“等你知道原石的生意有多暴力的时候,你就会迫不及待的爬上垛堞的床了。”
  田光看着我,皱起了眉头,说:“你确定你没吃药?”
  我笑了起来,我说:“我很兴奋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