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地一声,我眼前喷溅起一片水花,汤碗从我手中飞出去,重重摔在地板上,发出惊心动魄的碎裂声,我吓得脸色苍白,我甚至没有回味过来到底因为什么惹怒他,他已经狠狠掐住我脖子,“何笙,我宠了你两年,没想到你是这么不知满足放荡无耻的女人。”

  他手上力道越来越紧,我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他瞳孔里是我涨红的惊惧的脸,和我拼命要掰开他手指得到空气的狰狞。
  “心在曹营身在汉,你哪来的胆子背叛我。我可以让你过好日子,把你捧到天上,也可以让你回到做男人性奴的时候,推你下地狱。”
  他另一只手在我脸上缓慢划过,“我给了你机会,你为什么不承认。有几个女人身上是你的味道,你以为我闻不出来吗。我警告过你,如果你脏了,我就崩了你。我周容深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染指。”
  他扼住我脖子的手猛地一掀,紧接着喉咙一股翻江倒海的猩甜,迅速蔓延到口腔,脸颊火辣辣的燃烧起来,巨痛使我麻木,一度失去了知觉。

  这一巴掌周容深毫不留情,打得我天旋地转,我仿佛一片羽毛从桌上飞离,坠在碎裂的玻璃碴上。
  手心,锁骨和大腿都被剌入割伤,我嗅到空气中散开的血腥味,撕心裂肺的疼痛令我眼前一阵黑一阵白。
  周容深坐在沙发上,他怒气未消,隔着一张茶几注视我,“乔苍和我谈条件,要我把你送给他。”
  乔苍开口要我。
  我忽然间感觉不到疼痛了,心脏狠狠抽了抽,说不出的滋味。
  周容深老婆公司的高管在商场捞钱特别狠,早前毫不犹豫接下这单利润过亿的大合约,根本没有意识到背后的危险性,涉及港口和货物太多,不说同行眼馋背地里使绊子,周容深就是最大的黑点。

  一个当官的哪来资本做生意,他老婆做就是他做,他利用权力开绿灯的陈年旧事都会被翻出来,停职双规是好的,没准儿要栽进去蹲号房。
  现在广东除了乔苍谁也不敢接这块烫手山芋。周容深是被逼上梁山了。
  保姆听见巨响从厨房跑出来,她看到我浑身是血趴在地上,脸当时吓得惨白,她冲过来搀扶我,“何小姐,您不要和周局长犟,有什么坦白些,他会原谅您的。”
  坦白只有死路一条,周容深对我的占有欲很强,他不能允许我身上沾染一丁点其他男人的气息,到这一步我只能死扛到底,乔苍只是吻了摸了我,他没真把我睡了,只要没睡,什么都不算。

  我咬牙忍着钻心的巨痛,“我没有背叛。”
  周容深听到我的话抬起头,一双凌厉锋狠的眼睛仿佛要在我脸上剜出一个洞,“乔苍在风月场很无情,他从没有开口找谁要过女人。”
  “他要我就是我勾引吗?当初你向麻爷要我,我才和你见过一面。我们这种女人哪有选择的余地,只不过是男人交易的货物,权和钱都可以让我们易主。”
  周容深扯开衬衣最上面的纽扣,整个身体陷在沙发里,“乔苍不要钱,也不需要我的权力为他开路,他唯一条件就是要你,所有棘手的事他都会替我挡。我承诺他八位数的好处他也不动心。何笙,一千万都打动不他,你有这么值钱吗?你到底背着我和他通奸多久!”
  周容深双眼猩红,他气急了,乔苍身上的山茶花香是他对我信任崩塌的导火索,我再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能竭力保持镇定,不让自己慌乱。
  “我承认跟你之前我不干净,但跟了你之后我一次都没有背叛过。他怎么想是他的事,我管不了,我知道自己的本分。”
  “你敢发誓,他没有碰过你吗。”
  我心里再次一颤。
  他眯了眯眼,一缕寒光迸射出来,“你身上的任何地方,他都没有碰过。你敢吗?”
  我握着拳头一声不吭,周容深知道我信报应轮回,他才用发誓来逼我。
  保姆央求我发个誓,只要发誓先生就会信。
  我非常愤怒将她从我身后推开,“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发誓。”
  “昨晚你在华章赌场,我隔壁的那间包房里,我等他的时候,你正和他颠鸾倒凤,做着放荡Y`in 乱的事。”
  周容深说完这番话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他走到我面前,每靠近一步我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涌出的煞气,强烈得仿佛一台绞肉机,把我吸纳进去搅碎。
  他蹲在我面前,两根手指捏住我下巴,凝视我被打得通红的脸颊,他眼底没有多少爱怜,只是丝毫不减弱的怀疑,“没想到我的女人还有这样的魅力,每天看这张脸不觉得怎样,落在外人眼中,可真是一朵艳丽的牡丹。乔苍妄想什么,要我的女人?我永远不会接受这个条件。”
  他非常冷漠将手从我脸上收回,“就算死你也死在我手里,有本事他就把我搞垮台。”
  周容深的话令我不寒而栗,我知道他的手段,他和乔苍这种黑老大不同,乔苍狠是把人废了,或者拉到荒郊野外做掉,找个顶包的蹲牢房。
  周容深不敢知法犯法,他背后玩儿荫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
  每个城市公丨安丨局的犯人审讯室都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碰上硬骨头的死活掰不开嘴,就用看不出伤的方式逼供,用电棒击膝盖骨,击手指尖,一般男人都扛不住,周容深一步步爬上来,这些下三滥的招数他见多了。
  不怕坏人犯横,就怕好人耍混。

  我身上虽然都是皮外伤,但伤得太密集,到处都是小口子,司机不敢送我去医院,周容深对我下了狠手,他不开口司机不敢擅自做主,再说我是他的情妇不少人知道,伤成这副德行去医院,对周容深的名誉损害太大。
  保姆打电话请来周太太的私人医生,据说周容深老婆生孩子难产,落下了顽疾,这么多年一直吃药调理,现在只有他能来。
  保姆用镊子给我清理了身上的玻璃碴,大夫很快赶来,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戴着眼镜文质彬彬,他检查之后开了一些外用的药,让保姆每天给我涂抹,我朝他说谢谢,他冷冷看了我一眼,没搭理就走了。
  想必他和周太太关系很好,知道我是周容深的三儿,对我很反感。
  保姆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不懂事,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哪来的架子。
  我笑了笑没往心里去,做情妇这行的女人人前风光人后挨骂,我早就习惯了,哪能什么好事都让我占了。
  我回到卧房发现周容深正站在阳台上抽烟,浴室内水气弥漫,像是刚洗过澡,他听见脚步声将烟头扔出窗外,转过身看我,手上拿着一条锃亮的黑色皮鞭。
  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中的恐惧顿时像巢水一样蔓延。
  他要性虐我。
  这是最可怕的一种方式,把女人双手绑起来,用胶带堵住嘴,揪着头发或者鞭子以骑马的姿势进入,如果这个过程男人控制不住力度,女人就会憋死。
  我哀求说我身上有伤,能不能过几天。

  周容深问我背叛他的时候想过这些吗。
  他说完将我的手背后绑住,掐着我的腰跪在库上,他分开我的腿,手探入进来,在私密边缘来回抚摸,“他摸过这里吗。”
  我低着头,长发从两边脸颊落下来,挡住了我的脸,他忽然揪住我的头发逼迫我看向他,“回答不出来了是吗。何笙,我不舍得,可你太放肆了。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永远不知道我随时都可以碾死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