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问她有什么花样。
  “冰火啊,不过我不含水,水没劲儿,玩儿得多男人都不剌激了,我含龙舌兰,加点雪碧,又烈又辣,特别爽,或者我在胸上浇酸乃,给您夹一下?滑溜的。”
  乔苍端起酒杯,让她含人头马,小姐很听话,往嘴里倒了多半杯,腮帮子都鼓了,她媚笑着张开嘴,滴滴答答的酒溢出,她刚要含住那根硕大,周容深忽然在这时说,“乔总既然没有兴致谈,我改天再来。我对活春宫没有太大兴趣。”
  他说完推开怀里趴着的女人,女人没有防备直接被他推倒在沙发上,样子非常狼狈,她有些委屈喊周局长,是不是哪里不满意。
  乔苍捏住胯间女人的脸让她出去,女人不情愿走,这些风月上的老手,不完全指着干活儿赚钱,她们也猎艳,像乔苍长得不错家伙也厉害,不拿钱也愿意陪,要是伺候舒服了,说不准就能长期包养,比伺候流水的客人要滋润得多。
  女人还想用自己十八般武艺征服他,当然不甘心,她笑着说喝酒谈事没女人助兴哪能有滋味啊,乔先生胀得这么大,我先给您吸出来吧?
  乔苍看了女人一眼,女人被那又荫又恶的眼神吓住,立刻不敢言语。

  黄毛打开皮包朝女人脸上扔了几沓,“滚。”
  女人手忙脚乱捡起钱揣在裙子里,和周容深不要的花魁一起走出包房。
  她们出来和我撞上,朝我鞠躬喊何笙姐,我指了指面前,示意她们过来。
  “里头是谁你们认识吧。”
  她们点头,我说乔先生不要紧,可周局长不要跟任何人谢露,嘴巴要是不严实,倒霉的是你们自己。
  陪周容深的女人有些哽咽说,“就算何笙姐不嘱咐我也不会说,周局长没看上我,碰都不愿意碰,我说出去哪还有脸面当花魁。”

  我见她们挺识趣的,摆摆手让她们离开。
  乔苍递给周容深一根雪茄,后者接过去,用打火机点上,乔苍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周局,我开个条件,你答应咱们继续谈,不答应,我们各走各的路。”
  周容深让他讲。
  “我不缺钱,出货的路子也找到了,现在周局手里握着一样我从其他地方弄不来的,我很稀罕。如果周局拿这个和我换,除了这一单生意我愿意给你挡枪,其他棘手的事,我乔苍也可以出这个面。”
  周容深盯着桌上的半瓶人头马眯了眯眼,没说话。
  乔苍继续说,“西街闹得凶,麻三傅彪和条子正面杠起来,我是幕后坐收渔利的人,怎么打和我都没有关系,我最后捞油水就行。他们派出去的都是手底下最狠的人,这次市局想平息最起码得搭上几条人命。”
  吧嗒一声,打火机喷射出一缕火苗,将他深不可测的眉眼照得血红,周容深半副轮廓笼罩在黑暗之中,像两尊对峙的煞佛。

  “我可以解决。”
  乔苍抛出这五个字,叼着烟开始吸。
  周容深口干舌燥,他没有斟酒,而是倒了一杯凉茶,他喝了几口把杯子重重撂在桌上,“你要我手里的什么。”
  黄毛在这时从包房里出来,他关上门,我视线被挡住,再也看不到里面的一切,他很客气问我需不需要安排车送。
  我听出他是在暗示我离开,我问他我的耳环呢。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方盒,“这是您的吗?”
  我打开发现除了我的耳环还有一枚红宝石胸针,宝石的成色很剔透,一看就是好货,而且克拉很足,有指甲盖那么大,我把耳环拿出来,又把盒子还给他。

  黄毛没接,他说苍哥吩咐,要么都拿走,要么都留下。
  我态度很果断拒绝,“我不会平白无故拿他的东西。”
  黄毛咧开嘴笑了笑,“您何必为难我呢,我是听苍哥的话办事,您大不了先拿着,等下次见面您亲自还。您给我我肯定不敢收。”
  乔苍现在和周容深在包房里,我不能进去找他,否则就验证了周容深怀疑我红杏出墙的猜测,黄毛不听我的话,我只能收下再说。
  他跟着我下楼问了地址,我告诉他之后他明显一愣,他问我那不是周局长的住所吗。
  我点头说是,扭头看向窗外,摆出没有兴致说话的姿态。
  黄毛嘟囔了一句真他妈逗,沉着脸闷声开车。
  我没让他开进小区,他停在街道边上,我下车委托他向乔苍说声谢谢。
  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他没好气说何小姐这声谢谢我就不转述了,有的是机会。
  他撂下这句一踩油门车疯了似的蹿出去,轮胎和地面摩擦出一阵火苗,我站在呛鼻的扬沙中咳嗽了好半天。
  我回到别墅保姆正在客厅等我,她将鞋子拿给我换上,问我去了哪里,我说见朋友,她有些怀疑,没敢深问。
  我上楼洗了澡刚想睡,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车响,很快熄火。
  我趴在窗户朝庭院中看了一眼,是周容深的黑色路虎。
  他从后座走下来,身形有些摇晃,像是醉了,我没想到他这么晚还回来,我以为他会留在乔苍的赌场找个发牌小姐睡了,第二天直接去市局上班。

  我穿好睡衣飞奔下去,秘书搀扶他走进来,“何小姐,周局晚上应酬喝多了,我市局还有任务,您夜里多费心。”
  我和他一起将周容深搀扶到沙发坐下,蹲在地上给他脱鞋,周容深和往常喝醉不太一样,双眼血红,脸色有些白,一直握着拳头,额头和太阳x`ue 暴起一条条青筋,模样很恐怖。
  我伸手去脱他的西装,当我触摸到他的身体才发现他冷得像一块冰,喝多的人体温升高,应该是滚烫的,周容深却寒得吓人,我手指迅速缩回来,“你喝了多少酒,是不是不舒服?”
  他低头凝视地面,胸腔一阵阵喘粗气,一个字不说。
  我拎起皮鞋放在玄关,进入厨房接过保姆热好的醒酒汤,周容深已经换了姿势,他两条腿劈开,手肘压在膝盖上捂住脸,看上去不只是疲惫,似乎有些愤怒。
  我蹲在他面前,舀了一勺吹凉,喂到他唇边,“喝了醒酒汤我上楼给你放洗澡水,一会儿帮你搓搓背。”
  他喘息忽然止住,两只手缓慢从脸上移开,一双眼睛更红了,他用非常冷漠沙哑的声音说,“你今晚在哪里。”
  我心里咯噔一跳,拿着勺子的手也晃了晃,险些把汤泼在他身上,周容深非常敏感捕捉到了我的慌乱,他忽然握住我的手,控制我的力度将汤倒回碗里。

  我竭力保持镇定,“我去找朋友要回耳环,顺便吃了点夜宵。”
  他表情极其荫森,“是吗?”
  我咬牙说是。
  他猛地朝前倾压过来,鼻尖贴在我脸上,他呵出的酒气浓郁冲天,“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今晚去了哪里。”
  我确定乔苍的赌场没有摄像头,即使有也不可能允许周容深调出来,我回来比他早,他根本不会看到我,搞刑侦的都擅长诓诈,有的没的先轰一通,我面不改色说我刚才就是实话,耳环已经要回来了,就在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