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95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绳子是她自己放开的,可是,这不怪她啊,李福根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要瞒着?
  太可恨了。
  开了几句玩笑,随后说起袁紫凤要进省剧团的事,成胜己到是想起来了:“袁紫凤,啊,我记得你,三交市剧团的是吧,以前汇演,我看过你的表演,当时就很惊艳,绝对是人材啊,这样的人材,进省剧团,没有问题。”
  立刻让秘书给沈画仙打电话。
  成胜己能认得袁紫凤不算太离奇,袁紫凤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而且单位之间嘛,经常会组织汇演的,做为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见过听过袁紫凤的戏,是正常的,袁紫凤到底是多次在省里拿奖的人啊,但说什么是人材进剧团就不成问题,那也就是他能说这句话了,燕飞飞听了他这话,也只能在心中暗暗腹诽。

  各种羡慕妒忌恨,在今天这一天,她算是从头尝到了尾。
  二十多分钟后,沈画仙过来了,一眼见到袁紫凤,他愣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当成胜己打着官腔,说袁紫凤是人材,要他立刻帮着办手续,调进省剧团,最好考虑一下副团长的人选,他当然是点头不叠,不敢说半个不字。
  事情明摆着,袁紫凤这是攀上成胜己了,他若敢说半个不字,嘿嘿,他这个团长就当到头了,明天也许就是袁紫凤来当团长了。
  象剧团这种单位,跟党政部门是不同的,换个市长,哪怕是县级市,上级都要多想一下,但换个团长,那真是太容易了,只要分管领导不高兴,分分钟钟给你干下来,这决不是开玩笑的。

  沈画仙也在心里羡慕妒忌恨了一把,羡慕妒忌,是对成胜己,好白菜果然都给猪啃了,恨当然是恨袁紫凤,袁紫凤要是肯对他弯一下腰,那他也可以尝一下鲜啊,现在只有干看着了。
  成胜己三两句吩咐完了,挥挥手让沈画仙走人,沈画仙说起来也算是省内著名的艺术家了,台上可以握握手,台下嘛,还真不够资格跟副省长吃饭。
  看着成胜己轻轻挥手象赶苍蝇一样把沈画仙赶走,袁紫凤心下暗暗感叹,曾几何时,她想请沈画仙吃饭而不可得,而今天,沈画仙想跟她一桌吃饭,却也是求都求不到了。
  她看着坐在旁边的李福根,她没有变,只是身边坐了个他。

  李福根始终是一脸憨厚的笑,他不大会说话,但他不必说话啊,成胜己会找着他说,崔保义会顺着他说,这才是本事啊。
  “这个人,真是奇了怪了。”她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却越来越觉得他一脸憨厚的样子可爱了,英俊小生,真不如老黄牛耐看。
  吃了饭,又喝了茶,平日忙得飞起的省长大人才慢悠悠的去上班,崔保义也一样,临了还跟李福根拍胸脯:“都在哥哥我身上,整不出他尿来,你见面一口呸在我脸上。”
  袁紫凤听了都觉得好笑。
  燕飞飞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一餐饭吃下来,她看得清清楚楚,李福根绝不是仅仅认识省长厅长,而是在他们心里,有极重的份量。

  为什么会这样?不可思议,无法想象。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他有这么大的能量,她却生生的放过了他。
  她实在是有些想不清了。
  本来,燕飞飞以为今天的震惊,已经到此为止了,但出了酒楼,看着崔保义几个离开,要分头上车了,李福根说:“要不我们到文化路古玩街去玩一下吧,凤姐你不是问我的钱怎么来的吗?让你见识一下。”
  “好啊。”袁紫凤小姑娘一样雀跃鼓掌,燕飞飞不经意的撇一下嘴,心里酸得厉害,越看不得袁紫凤的装幼卖萌了,却又好奇,也就答应一起去看看。
  红狐一直呆在车里,听说要去古玩街,它兴奋了,狗这个东西,最爱出风头了呢,李福根肯让它露一手,它非常开心,不过又有些担心,低声呜呜着跟李福根说:“现在的真东西非常少,不一定有漏捡的,而且我只会看光,有些好东西,即便是真货,我的眼光也不一有把握挑出来。”
  狗这个东西,虽然轻浮爱兴奋,但不说谎,这一点比较好,要说红狐的眼光,比很多收藏爱好者都要强了,但到底不是专家,如果那古董没有光,它是没有太大把握的,万一弄得李福根亏了,它可有些不好意思。
  李福根摸摸红狐的头,也呜呜两声:“没事,有灵光的咱就捡,没有,那就算了,下次也行。”
  袁紫凤听得红狐呜呜叫,然后李福根也呜呜的,她不懂这是狗语,还以为红狐是饿了呢,一脸歉意道:“啊呀,刚才的排骨没打包带下来好了,红狐对不起啊。”
  真是好心的女人啊,红狐乐了,伸出大舌头舔她的手,李福根心中高兴,故意扳起脸来:“红狐,不许舔我的女人。”
  这下把袁紫凤乐坏了,咯咯娇笑着在李福根肩头捶了一记:“什么呀,狗的醋你也吃,真是的。”
  索性回过身去,抱着红狐脑袋亲,李福根便嘿嘿笑。
  到古玩街,车停在外面,几个人走进去,红狐跑前面。
  燕飞飞一直奇怪李福根哪来的钱,打死她也不信,蒋青青会给李福根几百万,可如果不是蒋青青,李福根的钱哪来的,看到李福根来古玩街,她有些疑惑的道:“根子,你懂古玩?”
  “也不太懂,看看吧,看有漏捡没有?”
  日期:2017-12-12 15:07:51
  李福根自己是真不懂,他就靠红狐,而红狐最大的功能是看光,现在真东西本来就少,而真东西里面,有光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他也没什么把握,不敢把话说死。
  一路看过去,袁紫凤燕飞飞也都是完全不懂行的,到是看到一些器型别致漂亮的,袁紫凤喜欢就说要买,买就买罗,男人嘛,一是用来付帐的,二是用来提包的,包括抱假古董,所以没走出一半,李福根手里已经抱了三件瓷器了。
  袁紫凤还卖萌:“说不定我也能捡漏呢,根子你说是不是?”
  有这个可能吗?绝不可能,这纯粹就是跟男人撒娇卖萌,李福根脑袋乱点,燕飞飞则是心中冷笑。
  但有时运气来了,还真是南墙都挡不住,红狐突然兴奋的告诉李福根,它看到了一件宝物,而且是极罕见的珍品,绝对值大钱。
  红狐看到的,是一个瓷枕头,看上去并不起眼,反正与周围一堆工艺品比,它的品相还真就是一般,至少李福根是看不出来好在哪里,但红狐即然说了,李福根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下来,不便宜,五千块呢。
  看到李福根花五千块买个瓷枕头,燕飞飞终于忍不住撇嘴了:“买个瓶子还可以插花,买个枕头做什么,还想枕着睡,硬得要死,冬天又冷得要死。”
  袁紫凤也好奇,道:“是啊根子,你不会想睡瓷枕头吧?”
  看着李福根的眼里,还有一点别样的意思,李福根这会儿莫名其妙买个瓷枕头,看又不好看,枕又不好枕,她未免就想歪了,李福根是不是想出了什么新花样。
  唱戏的女子风流,其实也不全是这样,至少袁紫凤就不是这样,或者说,以前的她不是这样,虚幻的戏台子上下来,现实中的男人,总是三言两句,就给她看穿了,也挑不起她的春情,而偏偏李福根这个老黄牛一样的憨小子,却总是能挑动她的心,撩动她的情。
  日期:2017-12-12 15:08:18
  李福根可不知袁紫凤想偏了,他嘿嘿一笑:“这也许是个漏呢?你们信不信?”
  “信啊。”燕飞飞冷笑,抬头看看天:“我看看太阳从哪边出来的?”

  她这话,把摊子老板都逗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