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57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播间里
  “果然!家里绝对有脏东西!狗狗一进屋怕。”
  “不会吧?”
  小手牵大手:“小哥,是不是真的?吓死宝宝了。”
  再次摸头杀安抚下贝贝,纪安转头四下打量家里环境。
  见他样子,老顾和陆阿婆站在一边不出声,怕打扰纪安思路。

  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纪安继续皱眉,嘀咕道:“贝贝究竟在怕什么?”
  直播间里听到他的声音,一下炸了
  “我靠!真的有脏东西?”
  “听说狗是能看到人看不见的东西。”
  “小哥,凶宅不要多待,快跑!!!”
  “对,小哥快走,小心你也沾。”
  狠辣大妈把手机放在桌,一边啃着瓜子,一边用一指禅输入道:“想知道狗在怕什么,你要从狗的思维角度出发。”
  “嗯?”纪安轻咦
  黄妈妈吐掉瓜子壳,嘴角扬起。贝贝怎么回事,她从纪安一进门大概猜到,只是不想这么容易告诉纪安。

  黄妈妈憋坏,再次竖起一根手指戳向屏幕:“最简单的方法是从狗的视角去看世界,你趴地试试。”
  黄妈妈纯粹闲着没事瞎折腾,想等纪安实在没办法了,再“指导”他一下,可她没想到,纪安跟狗一点不见外,真在贝贝身边趴了下来。
  “小哥你这是干什么?”直播间里友问。
  黄妈妈怔住。
  别说,纪安这一趴,真被他找到了端倪。想往前爬去,穿着休闲裤的膝盖忽然在木地板打滑。
  身形一个踉跄,纪安摸摸磕疼的膝盖,眨了眨眼,道:“狗奴,厉害,一会有空我们聊聊。”

  黄妈妈一颗瓜子塞进嘴里,僵住……
  终于知道贝贝在怕什么,纪安一拍脑袋,刚才在玄关,贝贝死活不肯踏地板时应该想到,它怕的是这光洁锃亮的木质地板。
  家里一些小狗在地板打滑问题不大,有些狭促的主人还在一边看笑话。
  但大狗不一样,它们的身高、体重,加拉布拉多本好动,一打滑,摔断腿的都有。
  纪安爬起,问道:“阿婆家最近是不是给地板打蜡了?”
  陆阿婆道:“对啊,个星期打的。”
  接着,她恍然大悟道:“你这么一说,贝贝好像也是从打过蜡后,变得不敢进屋了。”

  为确认是不是真的地板原因,纪安抚着贝贝脑袋,慢步重回玄关。
  家里有孙子用的泡沫垫,五颜六色,色彩鲜艳。老头老太跑去搬来,四人一起将泡沫垫两块两块并排,铺成一条通往客厅的通道。
  刚铺好,贝贝摇着尾巴,高兴走垫子。
  老头老太笑逐颜开。
  直播间里
  又是一波鱼丸鱼翅刷屏,里面还跟了两架飞机。
  “不亏是兽王小哥!”

  “666666……”
  “开玩笑,小哥出马,还有治不了的狗?”
  “果然有两把刷子。”
  知道原因,之后好办了,剪短狗狗指甲,或者刮掉爪垫周围过长的绒毛(贝贝没有,拉布拉多短毛),要还不行,干脆把地板换了,反正不是纪安出钱。
  老顾心里大石头放下,心情大好。
  纪安朝严立伟使眼色,示意该收费了。干活拿钱天经地义,纪安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以后也不会。
  严立伟低声道:“你别急,谈钱多伤感情,我给你弄样好东西回去。”
  严立伟和老顾一通让纪安云山雾罩的对话后,他们走进书房,老顾朝纪安问道:“小伙子,有本事,你可以。
  我答应你四个字,写什么你自己选。”
  纪安眨眼,严立伟道:“别愣着,机会难得,快想啊。”
  这让纪安有些抓瞎,他压根没想要什么字画,也根本不了解,寻思道:“字画……家里好像也外公感兴趣。
  如果是送给外公的话……”
  纪安心里有了定计,说道:“宁静致远。”
  老顾意外向他看去:“你真要这四个字?对你来说也许飞黄腾达、鹏程万里会更合适。”

  纪安道:“宁静致远。”
  老顾不再多说,今天心情好,来了状态,四个字一气呵成。写完自己欣赏了一下,老顾满意点头,随后盖印章,落款:顾如清。
  八十七个汉字:“原来是顾如清老先生,我说嘛,吴城谁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
  小哥,这回你赚大了。”
  把字收好,严立伟拉纪安告辞,纪安还想说话,被严胖子拖出门外。

  纪安:“你拉我干嘛?钱还没拿呢!”
  这回轮到严立伟翻白眼:“你这人俗不俗?
  顾如清的字你以为谁都能要得到?回家把字小心装裱起来,挂在墙,以后你儿子结婚,没钱买房,用字去换,绝对有人愿意。”
  纪安:“那老头的字这么值钱?”
  严立伟:“你以为呢?老头性格孤僻,他的字早不卖了。”

  纪安撇嘴,如果有的选,他宁愿要现钱。
  车,纪安拿着手机道:“狗奴在吗?方便的话聊两句?”
  “没空。”
  直播间提示:此生为狗奴已离开。
  纪安发懵:“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他吧?
  是不是养狗厉害的脾气都不好?”
  他下意识将臭脾气的狗奴与狠辣黄妈妈归为一类人。
  想起黄妈妈,纪安又开始琢磨怎么把她骗到动物园来。只要她愿意接手,自己能安安心心的去山城。
  思来想去,纪安觉得说服黄妈妈的机会不大,最大难题在于,他手没有黄妈妈想要的东西。
  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黄妈妈想要什么。
  严立伟电话响起,挂断后,他转头道:“纪安,我哥们说晚想请你吃个饭。”
  纪安摇头:“不去,我不会喝酒。”

  “不灌你酒,想喝什么你随意。”
  纪安想了想,继续摇头:“还是不行,我妈回来了,晚得在家吃饭。”
  严立伟鄙视:“瞧你怂的。”
  纪安回怼:“你一妻管严好意思说我?”
  严立伟闭嘴,装模作样看向车窗外。
  傍晚,动物园关门,老冯回家后,拿着“宁静致远”四个字激动道:“纪安,顾如清的字你哪弄来的?这可是宝贝,现在有钱都买不到了。”
  很少见外公这么激动,纪安:“老顾刚写给我的。”
  冯建军一脸懵逼。

  等两败家妇女回来,许美兰说要给字画拍照留作纪念,老冯一个劲在旁唠叨:“你轻点拍,小心拍坏了。我明天还要去找人裱起来呢。”
  转天,又是一个人被扔在家里,纪安乐得清闲。他发现用戚倚嘉和琪琪做挡箭牌,简直是天才般的创意。
  闲着没事,纪安拿出纸笔,在书桌前坐下。答应给琪琪搭一间树屋,而且七月底要完工,他得尽早构思好树屋的设计图纸,哪怕草图也行。
  大榕树的形状在他脑海里,很快选定树屋的搭建位置,纪安手指玩转着圆珠笔,皱眉:“搭间什么样的树屋好呢?
  琪琪肯定喜欢卡通样式……”
  半小时后,一间有门有窗,潦潦草草的小房子跃然纸,虽然看起来不尽如人意,但至少有了大概轮廓。
  放下纸笔,纪安决定今天先到这,剩下的明天再想。他外公经常说,哪怕偷奸耍滑,每天做一点,总什么都不做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