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72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被眼镜男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退缩到男孩身后怯懦地看着眼镜男。
  眼镜男自知刚才的行为太过冒失,连连向女孩道歉,可能是因为他天生长了一副好人脸,女孩当即接受他的道歉告诉了眼镜男压轴货的Ju体位置。

  我们现在站的拍卖会场下面还有一层,压轴货就被关押在那里。一开始这几个孩子也被关押在那,他们被带上来的时候也被蒙着眼睛。但令这些人贩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对龙凤胎的听力记忆力非同常人,不管他们身处多么嘈杂的环境里,只要让他们两个听过一遍的声音,立刻准确的记入脑海中,同时也可以判断分辨出各种声音。比如刚才眼镜男进来的那一幕,就是因为他们俩在高台上的时候特意注意到了他。

  从这俩孩子的的描述来看,似乎下面那层是专门用来关押人的空间,入口只有一个,就在那个高台的下面的房间里,八九不离十是靠那个电梯下去。
  “你们快去救救她吧,那个姐姐真的很可怜。”说着女孩带着哭腔呜咽起来。
  “她还好吗?”眼镜男焦急地打听压轴货的情况,完全失去了刚才那副儒雅的风范。
  男孩对妹妹的保护欲非常强烈,看到眼镜男的态度非常激动吓到了女孩,他连忙上前推开眼镜男冷冷地说:“她现在很虚弱,你最好快点去。”
  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说出的话,我以为男孩只是在吓唬眼镜男,没想到他竟然肯定的点点头道:“只吊着的最后一口气了。”
  这话如同当头棒喝敲在眼镜男身上,但他毕竟是成年人,当即便冷下来道:“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
  很快,眼镜男消失在拍卖会场。
  就按我们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去救压轴货,眼镜男帮我们打通外界。压轴货压轴货地叫也不好听,临眼镜男走之前,我知道了这个压轴货的名字,她叫红。本来都说好的,艾文和条子带着这几个孩子先找个安全点的地藏起来,眼镜男让我们帮忙看守的女孩还好没有任何意见,这对龙凤胎就不行了,吵闹着说什么都要跟在我身边,跟个小大人似的说什么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我当然第一个不同意。

  “不行,太危险了!你们两个哪里都不许去,给我乖乖地跟在他俩身边。”
  男孩扬起小脑袋表示不服气道:“跟在他们两个笨蛋身边才危险呢!”
  “唉我去,你个小东西,看我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危险!”条子一听自己的人格被质疑,当即撸起袖子要打男孩的屁股,吓得男孩连连躲开跑到我身后。
  我瞪了一眼条子,多大人了,还跟一个十岁的孩子一般见识。

  这时,女孩也怯怯地走到我身后死死拽住我,看这样子,这对双胞胎死活都不肯离开我了。不过这样也好,兴许这两个天赋异禀的小家伙能帮助我。
  我带着这对双胞胎去雅间参加压轴货的拍卖,条子和艾文带着男孩和女孩按眼镜男给的这个会场的简略地图熟悉情况,就这样我们兵分两路,准备出发。
  没想到就在我们快要分开的时候,那个浑身是伤的小男孩竟然开口讲话了,自打我们见到他以后,他就跟个哑巴不说话,顶多对艾文傻笑一下。男孩这话是说给艾文听的:“我也可以参与到你们的战斗里。”
  “唉吆,我的小祖宗耶!”男孩说这话的时候都不分场合,张口就来,毫不避讳走廊里站着看守人,艾文连忙上前堵住他的嘴巴道:“你能不能小声一点。”
  我们是两个方向,这话我也听到了,便转头看了一眼,还好男孩机灵,自知失言下一秒便装疯卖傻起来,最终把离他们最近的两个看守人蒙骗过去。说实话刚才我也被吓到了,眼见着那倆看守人听到敏感词汇要生疑起来,我真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我双手牵着这对龙凤胎,一手一个,这话当然也没逃过他们那灵敏的耳朵,男孩不屑地冷哼一句:“真蠢!”看他这副架势,我真怀疑这俩小东西是不是哪个大户人家少爷千金。
  很快,拍卖会场的客人陆续到达雅间,我们还是回到那个雅间。
  这会高台下面的房间门口一下子多了十几个个人,整齐分列在房间周围,刚才我和龙凤胎下去小探了下情况,所有外人都禁止在高台周围逗留,我们只好远远地观望,经我分析,全场所有的守卫基本都被调到高台这了,走廊里的守卫只剩那么零星几个人。
  我不由地好奇起这个叫“红”的女人的身份,同时还有这个眼镜男到底什么来历。

  美女主持一走上高台,拍卖会场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翘首以待这件压轴货。不过我抓住一个细节,美女主持走上来的时候,她的眼神若有如无向二楼某一个方向看去,我也顺着看过去,就是之前被美女主持解决掉的那三人所在的雅间这会换了人,是个油头满面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我这个位置也只能看个侧身不能看清他的脸。
  我猜测,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今晚压轴货拍得人的内定人。
  真正开场以前,美女主持总是要废话那么几句,雅间的客人早已等的不耐烦,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提出来。我倒是不在意,总会出来的。
  就在美女主持吊大家胃口卖关子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龙凤胎女孩怯懦地说了一句道:“干爹,那个姐姐长得特别漂亮。”
  “嗯?”
  食色性也,一听美女,我也来了津神,没想到换来男孩的一顿冷嘲热讽道:“色鬼干爹,你还是别惦记了,你打不过戴眼镜那小子。”
  窝草,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
  就算是这个叫红的女人长得再漂亮,我也不会起好色之心,先不说我有没有兴趣,就算是我有,我也不是那么肤浅的男人,我可是看内在的。
  但我还是又问了一句:“长得有多漂亮?”
  女孩嘟着粉嫩的小嘴唇似乎在想用什么词汇描述她所谓的漂亮,终于她想到了开心地说:“天女下凡。”
  天女下凡?这评价会不会给高了?不过小孩子对美丑的分辨有他们独有的判断,我倒是对这个叫“红”的女人越来越好奇。
  果然红出来以前,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屏息以待。
  高台一角的电梯里被两个大汉推出一个底座带滑轮的十字架,十字架上绑着一个身披红纱的女人,透过火红妖娆的轻纱,若隐若现地可以看到红那几近完美的身材,腰线恰好处于黄金比例分割点,皮肤白里透红,容颜娇媚,比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大明星还要漂亮,尤其是她那散乱垂落在腰间的大波浪秀发,再加上她现在这副睡美人的姿态,简直就是不小心迷失在人间的天使。
  “色鬼老爹,你口水都流出来了。”正当我看得出神的时候,男孩冷嘲热讽地打断我道。

  女孩也表现出撒娇的模样拉着我的胳膊似乎在期待我的夸奖道:“姐姐是不是很漂亮?”
  我连忙从刚才看傻眼的状态抽回,怔怔地点点头。
  红,长得确实很漂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