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4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到玉石,门没关,我把门踢开了,靠在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她回头看着我,有点害羞的捂着自己怎么也捂不住的上身,嘴巴腼腆的笑着,说不上可爱,但是别有一种风情。
  “要一起吗?”阿丽说。
  我深吸一口气,咬着嘴唇,对于阿丽的执着与热情,我有点无奈,她走过来,伸手解开我的衣扣,一颗,两颗,那种感觉很痒,像是有个人在撩拨你的心弦一样,我觉得好笑,重来都是我这样对待女人,没想到几天绝被一个缅甸女人这么聊我。
  我看着她的手伸到我的腰带上,她看着我,轻轻解开,笑了一下,我伸手抓着她的手,我说:“有必要吗?为了一个户口,你要跟一个认识不知道几天的男人上床,出卖自己的肉体?你不用这样,也能生存,你只要做好你做的事情,我会给你钱,你的孩子也会过的很好。”

  “你是我丈夫,我们只是在做夫妻间正常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吗?”阿丽说着。
  她说完,我的裤子就掉在了地上,我有点惊讶,我说:“我只是说了一下。”
  “在缅甸,一句话就可以了,你只要说愿意娶我,我愿意嫁给你,我们就是夫妻了。”阿丽说着。。。
  我看着她的眼神,很真诚,但是这真诚里有多少是为了生存而流露我不知道,这就是生活在下层人的无奈,趋附上层人,哪怕是付出一切,悲哀吗?不,只要觉得值得,就不悲哀。
  很可怕的意识形态!
  我曾经也是这么爬上来的!
  水越来越热,水汽越来越打,将玻璃上染上了一层雾气,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走近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急促,哪怕我们只有这么一丁点的距离,也显得有点遥远。
  突然,黑暗了,整个房间都黑暗了,我再也无法欣赏她的美,停电了,缅甸就是这样,即便是仰光,也会有六个小时的停电时期。
  在这黑暗中,我突然被她抱住了,之前或许她还不敢太放肆,但是在黑暗中,她似乎得到了勇气,我感受着拿因为热水而发烫的身体,或许早就滚热了的身体,那浑圆的饱满,像是两颗榴莲一样坚挺,那滚烫的肉体上,像是荆棘的刺一样,在我身上留下深刻的感受。

  她呼吸急速着,我感受着她的手在我身上上抚摸着,我快速的推着她走进浴室,把门关上,将她推在墙壁上,花洒的水淋在我的头上,很热,但是不如她身体的热度带来的感受。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顺着她的头发慢慢的往下抚摸着,摸着那黝黑,看上去不算光滑的皮肤,她身体颤抖着,带着一丝激动,带着一丝久久的期盼,她低头咬着我的手指,轻咬着,或许算是亲吻。。。
  我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低下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她的呼吸,只能感受她的心跳,跳的很快,坤沙的生活方式让男人羡慕,我虽然不愿意做他那样的男人,对于娶老婆这种事,我只认准了一个人,但是我却有男人都有的坏毛病。
  风流。
  我不承认这是坏毛病,但是我也不认为我不做的不对,我觉得男人风流没错,男人不应该压抑自己,面对美好的诱惑,男人也不应该拒绝。
  她抓着我的手,朝着她的脖子放下,然后带着我的手,轻轻的像是魔鬼的诱惑一样,轻轻的往着美好的地狱走,那一寸寸肌肤看不见却清楚的感受的到,直到那高耸的山峰之上,那种感觉有点讶异。
  从未感受过。

  我有点爱上那种犹如肉垫的松软,但是却饱实的犹如发胀的感觉。。。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不知觉的就靠了过来,像是已经忘我了一般,或许,她的内心激动即将得到梦寐以求的,并非是我自恋如何,在她的内心,或许我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
  我没有让她得逞,我身体紧紧的压着她,压的她似乎有些难受。
  “除了你想得到的,你是不是想要我的肉体?”我压迫的问着。
  她使命的点头,但是我却看不见,我只能感受到那湿淋淋的头发在我肩膀上摩擦来摩擦去,我说:“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得到我?”
  “嗯,想。。。”
  “是更想得到我,还是更想得到那所谓的优越生活。。。”我掐着她的脖子,极具入侵的问着。

  我笑了一下,双手摸着她的腰际,缓缓下潜,一把将她抱起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背脊,我们完美的融合,在那火热的密室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无限的喘息。。。
  缅甸的夜空很美,我站在窗前,手里端着酒杯,站在仰光酒店的窗前,可以看清楚整个缅甸的佛光,全市停电,但是唯独那佛堂的光不灭,那大金塔的金光似乎能照耀整个城市,真的很美。
  床上的她似乎从未享受过如此激烈的缠绵,在力竭之后瘫软在床上,男人为了爬上去能奉献什么?也就是所谓的尊严吧,而女人呢?女人往往比男人更惨,除了尊严,连肉体都要被消磨掉,运气不好,就会沦为下三滥。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曾经的那个我似乎已经不再了,想想第一次去赌石的目的,只是为了还债,为了赢取自己的尊严而已,现在尊严已经回来了,但是我的心却更广了,我有很多东西要守护,很累,但是值得。

  她伸手在床上拍打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我,说:“能过来抱着我吗?”
  我看着她,似乎觉得她不应该是那种矫情的女人,我说:“你要习惯没有男人的日子,因为以后你要做的事很艰难,我会时常不在你身边,所以,不要留恋我的身体。”
  她看着我的眼神很复杂,说:“你看上去很冷漠,有时候有很热心,是个两面人。”
  我看着她,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人的性格有很多种,只有一种性格的人是神经病,他们脑子坏掉了,她伸手,说:“至少给我一个在孤独的夜晚能有一个想念的瞬间,给我一个让我为之奋斗的动力,让我有盼头,好吗?”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她有点绝望,我很无情,她无力的趴下来,说:“希望有一天,你能永远躺在我的床上。。。”
  我笑了一下,为什么除了韩凌之外,所有的女人都想永远的霸占我,这就是他们跟韩凌的区别。。。
  仰光的天空亮的很早,我穿上衣服,收拾自己,努力的把自己打扮的精神起来,今天我要面对一个可怕的女人,垛堞,贪婪,杀人不眨眼,我还记得那个偷原石的矿工,他连辩解申诉甚至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就死在了垛堞的手里,很可怕的女人。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好,我走了出去,赵奎跟张奇都在等我,我们去了顶楼的餐厅,在餐厅,我看着柱子绅士的为田光跟马欣服务,穿上特敏的马欣还是那么美,而且带上那枚戒指之后显得更加的有气质了。
  田光招呼我坐下,说:“这里的鱼子酱很新鲜,绝对的正宗。”
  赵奎给我挖了一勺子,摸在面包上,说实在的,我吃不惯,我咬了一口,腥甜的味道随即入口,我有点想吐的感觉,但是还是给咽下去了,至少,不能失礼。
  “人什么时候到?”马欣问,她优雅的切割着面包,漫不经心的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