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9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昌明知道蒋凝香可是田振东的一块心病,不敢再提这件事,有点疑惑地说道:“你是说陈天放抓了东江市政法委书记赵阳?”
  田振东说道:“你消息还挺灵通,这么说你们经常通气了……”
  范昌明也没有否认,不过,有点不屑地说道:“抓了赵阳也扯不上孙淦和韩越,看守所那点事最后肯定是陆建岳背黑锅,他都已经死了,这个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
  田振东不满道:“哎,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嫉妒吧?不管怎么说,陈天放把陆建民的死亡的真相搞清楚了。
  而你呢,这么长时间了,有一个案子搞清楚的吗?每一个案子都云里雾里的,最后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倒不是说陈天放比你本事大,而是让你学学他的为人,凡事要讲个策略,不要梗着脖子办案,另外,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要想查案,先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否则一切都是空的……”

  范昌明一脸尴尬地说道:“厅长,你教训的是……我确实有不少毛病,我自己也不知不知道……今后努力改正……”
  田振东似乎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盯着范昌明说道:“你说蒋凝香帮着陆鸣洗钱,我不相信,他们之间确实有生意上的合作,可不会是你想象的那样……”
  范昌明小心翼翼地说道:“可她现在是陆鸣的干妈。”
  田振东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逻辑?难道她是里面的干妈,就意味着犯罪?我告诉你吧,蒋凝香不仅是陆鸣的干妈,实际上,他们还是表亲呢。
  严格说起来,蒋凝香是陆鸣的表姐……你知道陆云轩吧,也就是陆尚友,他是蒋凝香的外公,当然,她的外婆和陆云轩并没有婚姻关系……”
  范昌明一脸惊讶地说道:“竟有种事?”
  田振东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自己无所不知是不是?看看你在电视台策划的那个拙劣的节目,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一个堂堂公丨安丨局长,被人家点名道姓地说成是骗子,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你以为陆鸣不姓陆你就能随心所欲收拾他了是不是?
  我告诉你,如果他手里真像你说的那样掌握着几百亿资金的话,不管他姓什么,都有人跟他认亲戚。
  再说,陆云轩的遗骸就要送回来了,难道陆鸣就不会想办法搞DNA鉴定?再说,他还有好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呢,难道就不能搞DNA鉴定?这种血缘关系你能否认得了吗?我看,你还是动动别的脑筋,别整天异想天开了……”
  范昌明谄笑道:“那个电视节目也就是权宜之计,不过,我当时确实怀疑他有可能是季宏忠夫妇丢失的儿子,只是……”
  田振东训斥道:“既然做了DNA鉴定,你应该知道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可为什么还要伪造一份鉴定把戏继续演下去?这不是授人以柄吗?”
  范昌明说道:“现在看来这事确实欠考虑……只是没想到陆鸣竟然如此狂妄……”
  田振东哼了一声道:“狂妄?如果他真有几百个亿,为了保住这笔钱杀了你都有可能,我看这小子早就把你看透了,好像对你知根知底,只要你一撅屁股,他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你想糊弄他也没这么容易……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

  范昌明有点尴尬地问道:“什么主意?”
  田振东说道:“你不是最担心上面有人护着陆鸣吗?据说陆云轩的遗骸送回来之后,有不少大型的纪念活动……
  到时候陆鸣那些了不起的亲戚都会来参加,你不妨先跟他们接触一下,试探一下他们的态度,然后再决定怎么对付陆鸣……”
  范昌明说道:“我不信他那些亲戚会劝他把钱交出来。”
  田振东说道:“你怎么死脑筋呢,就算他们装糊涂,但你事先打过招呼,他们也不能怪你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过,对于陆鸣的事情,我还是劝你捉贼拿脏,捉奸成双,只要你抓他个现行,谁也不敢站出来公开袒护。
  否则最好别去动他,否则,你不一定能保住乌纱帽,你可别小看了陆紫燕兄妹,尤其是那个女人,能量大着呢,收拾你也就是打几个电话……”
  范昌明一脸愤愤的神情说道:“我就不明白,明明是一个小混混,怎么就成气候了呢?”
  田振东说道:“这就是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现在已经是几十个亿资产的公司董事长了,陆家镇人把他奉若神明,难道还是小混混吗?
  加上你今天晚上主动帮着他做宣传,现在又成了公众人物,说句不好听的话,他现在的能量比你这个局长都要大,你竟然还敢小看他?
  你别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没人知道,我听说你竟然纵容陆家镇梅源村的村民扒陆岩的坟,你这才是吃了性心豹子胆,陆紫燕兄妹恐怕已经把这笔账给你记下了……”
  范昌明一脸冤屈道:“我什么时候纵容村民扒陆岩的坟了……哼,我就知道,这是陆鸣自编自导的闹剧,他就是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田振东意味深长地说道:“泼脏水?那是你自己给了人家这个机会,我问你,蒋凝香那几千万块钱你打算什么时候退给人家?在不给的话,陆鸣又要拿这件事做文章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我问心无愧,我又没在自己口袋里装一分钱,陆鸣自己写的黑纸白字在我这里呢,难道他还能耍赖……”
  田振东说道:“老范,你这人有时候确实不是东西,一边要查人家,一边又要向人家伸手,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你是拿了人家还收拾人家,吃了人家的还要暗地里整人家,你的三观是不是有问题啊……”
  范昌明厚着脸皮说道:“你不是说我不讲策略吗?这就是策略……如果我拿了陆鸣的钱,那确实无话可说,但那些钱是他的吗?”

  田振东问道:“难道是你的?”
  范昌明赌气道:“那是陆建民贪污的赃款,我拿回来一点就是替国家挽回了一点损失……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手头紧,光是这两年牺牲同志的抚恤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你让我怎么办?我从陆鸣那里弄点钱总比去抢银行好吧……”
  田振东指着范昌明说道:“看看,这哪像是一个公丨安丨局长说的话,我看,你和陆鸣还真是天生的一对,都是没什么节操的人……”
  正说着,吴传普和廖燕北没有敲门就急匆匆闯了进来,冲范昌明说道:“范局,刚才有人报警,一笑亭农庄好像发生命案了……”
  范昌明猛地站起身来,说道:“一笑亭农庄?不好,陆涛恐怕被人灭口了……谁报的警?”
  吴传普皱着眉头说道:“好像是个孩子……不过听上吓得不轻,我已经让褚世民带人赶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