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4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小赌一次,先看看手气,给我开个盖子。”
  张奇点了点头,就开了机器,把料子放在切割机上,开始开盖子,莫西沙的料子是越擦越涨,但是这块料子有裂,没必要擦,别看这个石头表面好象还算比较完整,切开后必然是雷劈裂,裂虽多,但如果赌的好,能起几件正桩货就不用亏,为什么不赌呢,只要价格合理,就完全可以赌了,现在市场上对于无色料子一片喊涨,只要种好,控制好裂,必然会大涨的,所以赌它了,去掉四边的皮看下裂的情况再说。

  张奇很快就把料子的盖子给切开了,我赌料子大概至少是糯种以上的,张奇把料子拿给我,我看了一眼,糯种局部糯化,晶体略粗,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棉絮略突出,淡春色,种偏嫩。
  我添了一下嘴巴,拿着强光手电朝着大料子的切口照射进去,我草,一条大裂直接延伸到内部,看到这个情况,张奇就呸了一口,说:“是吧,妈的,肯定他妈的进去了。”
  听到张奇的话,田光跟马欣两个人都有点皱眉头,但是我却说:“没事,妈的大裂之下必然变种,你给我切,不变种,我叫你大哥。”
  我很自信,这点信心还是有的,但是,我心里还是很紧张,妈的,就算是变种,这个裂要是处理不好,还是玩玩啊。
  草,这运气,难道真的没了?

  张奇研究着料子,很为难,有裂的料子很难切,非常难切,不但要把料子的裂给切顺了,还得保证裂不蔓延开,有裂的料子可以说是质地很脆的,下刀少有不慎,料子就夸了。
  他鼓捣了十几分钟才开始下刀,让我们有点着急,这个时候,我看到坤西呸了一口,用缅甸话骂了一句,我听不懂,但是我看的见,他切的料子垮了,一块将近一百公斤的料子一切两半,里面都是水沫子,这就是莫西沙料子的可怕之处,你看着表皮好,里面切出来的料子非常有希望是冰种的,但是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水沫子。
  翡翠大王也不过如此,切坏的料子也很多,但是我看他切料子好爽,就是一刀劈两半,反正老子有的是料子,不过我看他脸色也挺肉疼的,这些料子虽然多,但是矿场需要花几个亿承包,机器要钱,人工要钱,还要给政府交税,其实他也是在赌,只是赌的比较成本低一点而已。
  我听着机器切割的声音,现在我才知道,赌石真的是有输有赢的,就算是翡翠大王也一样。
  张奇切割料子,他没有直接切,而是把四个边给切掉,这是最保险的做法,很快,四个边都被切掉了,成了一坨没有皮的料子。
  我走了过去,看着张奇把料子用水冲一下,外面的肉质,都是糯种的,我打灯看了一下,居然有惊喜,料子居然变种了,大裂之下有变种,是好事呀,里面的种水很好,光透性也很好,我说:“一切两半,顺着裂切,我赌冰种。”
  张奇喘口气,添了添嘴唇,活动活动手臂,然后继续切,我看着他顺着那条裂开始切,我心里很紧张,这块料子如果能达到冰种,镯子有,十几对,一只小五十万不是问题,虽然赚的不多,但是能提高我的士气跟信心,我咬着嘴唇,最近赌石很久没有大快人心的感觉了,觉得有些压抑,所以我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提高我的自信。
  料子很快被切开了,张奇把料子翻开给我看,我一看,妈的,顿时气的把料子给丢了,草,妈的,水沫子。。。

  “什么意思?”马欣问。
  我说:“没戏了,料子垮了。”
  我看着料子,中间有一条大裂,里面很透,种水也很好,但是可惜,这个透,这个水不是翡翠的质地,而是另外一种石头的质地。
  马欣皱起了眉头,说:“邵飞,别赌了,这种料子没有色,根本就赌不赢,你如果真的想赌,就去赌有色的料子。”

  我听到马欣的话,就撇撇嘴,他就是外行,刚进行的人都会这么说,赌色,在这个行业,现实点吧,真正能给你赌色的料很少,而能赌中的就更少,利害的赌石行家远远超过了赌色料的数量。
  而我们赌料起货的行家,赌的可就不只是色料,如果只赌色料,可以说完全无法生存的。
  所谓赌石,就是全面的,要赌的就是,种、底、水、色、裂、棉,主要是这六项,每一项都很关键,都直接决定着你赌石的成绩,如果你要赌石,只赌色,那我无语,只是一赌徒而已。
  在这个行业要生存,首先是不让自己死在半路上,而是想办法活下去,只有不被这个行业淘汰,你才会有更多的机会赌石下去。
  所以根本不能值赌色!
  对于马欣的无知,我也没有理会,我看到坤西走过来,他看到我的料子,就很无奈,说:“最近的货不好,挖到共生层了,水沫子特别多,我自己都切垮了十几块了,都是钱啊。”
  我点了点头,我说:“翡翠大王就是翡翠大王,切料子跟玩似的。”
  他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切能怎么办?切了,我还能打造成成品出手,不切的话,只能等公盘,以前一年能有好几届,但是现在一年都不一定能举办一届,我们也要生存的。”
  我听到他的话,就感觉,缅甸所有的翡翠商人似乎都不怎么好过,我从矿区也是这种感觉,但是老缅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的政策呢?
  不过这也不管我的事,毕竟屁股决定脑袋嘛。
  我心里有点不爽,拿着切坏掉的料子,走到废品区,然后丢掉,我看着满地的料子,真的,都是一切两半的,好可惜,外面看着都是很好看的料子,皮壳都很好,但是里面有点贼,都他妈是水沫子。
  我看到一块料子只是切了一个角,长方形的料子,不是很大,将近七八公斤似的,切口有点偏蓝,蓝水,有共生色,在蓝水边上有很多共色,也就是水沫子,所以就给丢了。

  莫西沙的料子会出紫色,在08年公盘的时候出过一个紫罗兰,两亿,我来了点兴趣,把料子拿起来,但是我可没有抱着捡漏的心里来赌这块石头的,在翡翠大王面前捡漏?
  我把料子拿起来,看了一眼,紫色像是在里面包裹着一样,成片的,那句话怎么说的,宁买一线不买一片,有了共生色,还他妈成片的,估计是垮掉的玩意。
  “垮了,这块料,我切了五公分,看到共生色,我就知道料子不行了,皮壳真好,看这个皮壳,看这个水线,行家都知道,这块料子水线很长,毫无瑕疵,皮薄肉厚,但是可惜,你看这个水沫子,真的很烦人啊。”坤西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这么看是垮了,但是为什么不继续在切一刀呢?万一里面有戏呢?”
  坤西哈哈大笑起来,说:“朋友,你第一次来我店里玩,这个漏你想捡,我给你捡,这块料子送给你了,你要是开出来好料子,我免费给你报税。”
  我听了就摇头,看着料子,皮壳确实好,但是里面的水沫子,也没有多大的希望,我说:“张奇,沿着这个切口在来一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