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在一栋鬼楼当保安!那晚大楼电梯发生的事情,令我一直心有余悸.》
第7节

作者: zhang987bcd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别怕,我就是想知道真相,老弟这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能跟我说说关于你哥的其他东西吗?
  小伙犹豫了半天,继续写道:我哥说那是笔买命财,有次他去关电梯的时候发现的,结果就因为捡钱错过了关电梯的时间,我哥还说那是灵梯,载鬼用的,好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一个疯子的话你们还相信,连丨警丨察都说我哥有精神病先兆。
  我呆若木鸡,半天才反应过来,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他,我说其实我跟你哥是同事,这钱你留着买点文具,好好学习。我跟小乔分开后,直接拨通了王涛的电话,我想试试,能不能在王涛这里再套出点什么!
  于耳的话在他弟,乃至其他人听来可能是胡言乱语,装神弄鬼,但对我来说却十分重要。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于耳也是被骗进大楼当内勤的,而之所以他会错过关电梯的时间,跟捡钱八成有关,至于那钱是怎么出现的,无从得知,可以肯定的是于耳正是因为错过了关电梯的时间而造成的悲剧。
  我心里有点愤懑,刘姐害死了三个人不说,又要把我拖下水,其心可诛!
  纵然王涛的话不一定对,而且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人是鬼,但相对刘姐来说,我更愿意相信他。
  拨通王涛的电话,对方那边有点吵,等了几秒钟王涛才说话,他让我去三口街的酒吧找他,见面再聊。挂掉电话,我寻思不对劲啊,如果王涛是鬼的话,大半天的怎么能来去自如,而且还在酒吧消遣,我更加笃信刘姐是整个阴谋的制造者,她在骗我!
  我心想,如果掌握到确切证据,我就报警抓刘姐,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棍!
  到了酒吧后,王涛在门口等我,我俩找了个角落,他事情全盘托出,而是问他如果我离开大楼,会发生什么事?
  王涛喝了口酒认真的说,最大的可能是像于耳一样,精神不正常,然后自杀身亡,不过还是要看你现在的具体情况,于耳是贪财之人,又犯了忌讳,该死。
  我浑身发冷,我说他不过是捡了电梯里的钱,换做其他人也会不由自主,就因为这个而被害死未免也太没道理了!
  王涛说,鬼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况且于耳不仅忘关电梯门,还去了两个禁区!
  日期:2017-08-07 13:49:31
  我问什么禁区?王涛说,一个是地下室,一个是十四楼。这两个地方都是关押厉鬼的楼层,尤其是十四楼,一旦有人在十二点走进十四楼,必死无疑,如果我没猜错,于耳当天捡了钱被电梯直接送到了十四楼!

  我感觉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我说那电梯里的钱是哪里来的?
  王涛说当然是上面的东西故意留下来的,故意给于耳下套的,王涛冷不丁的问道,你没去过十四楼吧?
  我愣了下,然后就把和吴一去十四楼的经过告诉了他,王涛想了一会儿,说:你真是太天真了,十四楼是禁地,就算是我也不敢轻易涉足。红纸、笔和水,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土方子……等等,我明白了,刘蓉是想利用你结阴婚,对了你没把生辰告诉她吧?
  我啊了声说告诉了。
  王涛一拍大腿道:老弟你未免也太掉以轻心了。
  王涛继续道:刘蓉是这栋大楼的使用者,为了让这栋楼的市值能尽快翻本,她想过很多办法,但因为这楼里的怨气太深,执念太久,一般的术士是没法解除的,后来有个神秘人专程跑到这里,他告诉刘蓉说要想破解这楼里的怪物,先得确定楼中藏着几个至凶之物?后来他出了个馊主意,说如果找到这楼中至凶之物,以媒为介,活人下婚,就是给鬼配阴婚。说不定可以让其中的至凶之物怨念消解,到时候以凶制凶,让这凶物吞噬掉其他凶物,大功可高成。这法子忒过邪门歪道,没想到,刘蓉还在沿用。

  我听过后,恍然惊醒,我说我要去找刘蓉算账,王涛一把拦住了我说,你现在不能跟刘蓉翻脸,她手里握着你的把柄,如果她想害你,随时都可以找个游方术士用你的生辰八字做古怪,到时候你想跑都跑不掉了。
  我说那怎么办,王涛道,三天内尽快结婚!
  我说,靠,怎么刘姐和吴一告诉我是七天!
  王涛苦笑道,你个瓜怂,七天人家都已经把事敲定了,到时候阴婚已成,你就等着躺进棺材吧!
  我问王涛十四楼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王涛摇头不语,只说是个很厉害的主儿,关于厉害的说法有很多种,也有传是时候的亡魂,别提她了我怪瘆的慌!
  日期:2017-08-07 13:49:59
  我苦笑道,害怕的人是我才对,你怕什么?王涛摆摆手说,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对了,我这儿有块辟邪的玉符,你拿着,对你有好处。

  我问他为什么帮我。王涛说,你太善良,容易被人利用,我帮你的同时也在帮我自己。
  我没懂他的意思,王涛喝完之后就提出要走,说他还有急事要去处理。最后又叮嘱了我一遍,让我不要意气用事,因为毕竟刘蓉捏着我的把柄,现阶段还是想想如何全身而退。回去的路上,我寻思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照王涛的说法我只有三天的期限,到了三天如果找不到结婚的对象,就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地步。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突然间觉得人生太过悲凉,我明明可以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赚钱、上学,等毕业后找到一个简单的工作,上班、结婚生子。偏偏为了多挣那么一些钱,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迷迷糊糊我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感觉外面的天都黑了,宿舍里一直没人回来。我心想,他们大概是出去聚会了吧,就翻过身继续睡,说也奇怪,五月天原本是比较闷热的,可偏偏我感觉到非常冷。我坐起身,走到柜子里把被子翻了出来,接着就躺在床上继续睡,朦朦胧胧还没进入睡眠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脖子有股清凉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后面吹气,我吓了一跳,刚想动弹发觉身子好像是被魇住了,一点力气也没有。我使出全力猛地坐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脑袋刚好坐在上铺床沿,疼的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就在我捂着脑袋,心里暗骂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一怔,心想该不会是舍友给我开玩笑吧?就低声道:老张,不带你们这么捉弄人的,老子累一天了,想好好休息!

  哥哥,是我。一个柔柔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吓得我差点没跪在地上。
  我回过头,果真看到了一张童稚的面孔,噘着嘴,两腮露出酒窝,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努力笑了下,说你咋在这儿?
  没想到这小女孩蹦出一句‘哥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慌到了极点,我头上被撞出了个大包,仍然疼的要命,我寻思看来这他妈真不是在做梦,今天是活见鬼了!我长舒了口气说:小妹妹,你为什么能离开那栋大楼?

  小女孩微笑着说:是你带我出来的。
  我心想坏了,恐怕她是缠上我了,我说怎么可能,鬼是不能走出灵梯和阳门关的,除非、你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