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着话眼神极其锋利掠过乔苍头顶看向我藏匿的包房,我立刻向后躲避,大气都不敢喘,乔苍不动声色用身体挡住,“说对了一半,我刚在赌坊赢了不少钱,如果不是手下告诉我周局大驾光临,今晚上我能赢一个银行。”
  他脸上浮现一丝痞气,“要不我带周局下去过过瘾。”
  周容深推辞说自己手气不好,不懂这些。
  “真上了桌,我还能让周局输吗?”
  周容深并没有心思占便宜,他老婆公司一年赚的黑心钱数字吓死人,百儿八十万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他满心都是乔苍身上的味道,脸色很难看。
  “改日吧,乔总的美意我心领。”
  他和乔苍一前一后进入包房,黄毛男人拿了一张卡片,让手下去江南会所挑二十个花魁来,打听下周局长好哪口儿。
  他说完转身发现我在门口,愣了愣,他看出乔苍很喜欢我,刚才又对我太不敬了,有点心慌,话都没说就跑了。

  我走出去躲在两间包房中间的墙壁,这个位置能够清楚看到包房里发生了什么,我有点害怕乔苍把我供出来,他没什么好忌惮,就算搞了周容深的情妇,他知道了也只能息事宁人,我毕竟不是他老婆,他得顾及自己名誉,绝对不会挑事。
  他们坐下除了喝酒什么都没说,两个人似乎在比定力,等开到第二瓶人头马时,周容深没压住,他显然喝不过乔苍,他主动问码头的条件还作数吗。
  乔苍闻言放下酒杯,指尖勾住一枚扳指来回转动,“周局长,让条子放我一马是我十天前的条件,现在过去这么久,我也要加注了。”
  周容深脸色沉了沉,“哦?乔总对于我让步还不满意。”

  乔苍不动声色猛地一压,扳指落回拇指上,“麻三和傅彪这两只癞皮狗最近盯我很紧,广东的生意不好做,同行都在挡我的路,货物未必闯得到临检那一关,我也许就栽了,所以周局给的交易筹码,差了那么点意思。”
  周容深能利用自己的职权为乔苍开绿灯我已经很惊讶,他一旦迈出这一步,就意味着向贪污靠拢了,他不再是没有把柄的官员,随时都会被扯下马。
  乔苍和他谈交易,一定打听过他的事,他不见好就收还要再逼一步,混黑道的人果然是狂。
  “乔总现在的条件是什么。”
  乔苍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得人心里发毛,“不急,周局,稍后慢慢说,先喝酒。”
  周容深没吭声,面无表情接过他斟满的杯子,电梯门在这时打开,涌出一大帮花枝招展的小姐,黄毛男人不知从哪里蹿出来,叼着烟卷让她们站好,手伸过去挨个搜身。
  有一个小姐见状要跑,被黄毛发现直接扯了回来,小姐害怕挣扎,大叫我不陪了,由于动作太剧烈,丨内丨裤里掉出一包粉,保镖立刻一把按住她。
  黄毛反手关上了包房的门,他冷笑,一脸的横丝肉,“臭**,你他妈要对苍哥下手?”

  跟来的老鸨子吓得脸发白,“哎呀小祖宗,我可没对不住你啊,你找死别拉上我,这里面是什么人物,那是乔老板和周局长,这种爷你也敢算计,会所能把你埋了!”
  小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顿时哭出来,“不是害人命的药,是催情的,我脑子糊涂了,我想傍上乔先生,老板您饶了我吧。”
  小姐咣咣磕头,那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黄毛这种刀刃上舔血的人,根本没有恻隐之心,他只知道要保护乔苍不被人算计,有人算计他,不管是轻还是重,他一律不放过。
  黄毛叫来两名保镖,扬起下巴指了指对面的楼梯,“去解决了。”
  保镖十分粗鲁拖着小姐往荫暗处走,老鸨子生怕殃及自身,根本没求情,其他小姐吓得扎在一起不敢出声,没多久传出一声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叫,黄毛朝地上啐了口痰,“把嘴堵住了,别惊动苍哥。”

  保镖伸手捂住小姐的嘴,黑暗里只剩下一声声悲惨的呜咽和鞋底摩擦地面的挣扎声。
  小姐是坏,像吸血鬼一样腐蚀着男人的心,男人的骨头,但小姐也挺惨的,她们的地位还不如外围,出十次台都抵不上外围一个饭局,金碧辉煌的销金窟就是她们暗无天日的地狱。
  我知道这种钱赚得多难,想到我当初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真有点于心不忍,我伸手朝黄毛晃了晃,他看见问我什么事,我说放了她吧。
  黄毛一怔,“您认识?”
  我扯了个谎说眼熟。
  黄毛叉腰沉思了一会儿,吩咐保镖住手,那名小姐赤裸着从楼梯爬出来,身上到处都是掐痕和淤青,比被轮了还惨。
  黄毛看了一眼老鸨子,“这位姑娘发话,饶她这回,以后别他妈在老子面前耍心眼,苍哥这种身份,是**能傍的吗?”
  老鸨子点头哈腰说记住了,黄毛示意其他小姐跟他进包房,保镖将门推开,昏暗的光束下,包房顷刻间站满了妖娆火辣的姑娘,一个个勾魂摄魄千娇百媚,乔苍眯着眼吸烟,目光在小姐身上打量,周容深有当官的架子,在美色前很矜持。
  “刚才外面吵什么。”
  黄毛说有个小姐不懂事,教训了一顿。
  乔苍吐出一口烟雾,“周局有能入眼的吗。”

  周容深沉默不语,老鸨子怕这单大生意飞了,立刻谄媚笑着,“周局,这是江南会所最好的花魁,您上次过来她们没凑齐,今晚上是一个不落,多少客人迷她们迷得神魂颠倒。”
  她拉出其中一个最高挑的,“凡是到过京城天上人间客人,都告诉我那儿的花魁梁海玲都不如我这个金字招牌俏,要不您把灯打开仔细瞧瞧?”
  乔苍让女人抬起头,女人非常顺从,将脸孔完全露出,的确担得起头号花魁,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官一情”。
  乔苍盯着看了片刻,探身把烟头丢在缸里,“留下伺候周局。”
  他又指了一个从进门就很留意的女孩,让她坐自己旁边。
  黄毛从黑包里取出几沓票子,甩在老鸨子脚下,“给这些没挑上的拿着分,留下的两个最起码六位数,明儿早晨你查账。”
  没选上台的按道理一分不给,顶多出点车费,能这么大手笔,老鸨子当然乐得合不拢嘴,捡起钱千恩万谢,带着一拨姑娘走出包房。
  留下的两个花魁分别坐在乔苍和周容深旁边,拿着西瓜要喂乔苍,他没吃,盯着女人的脸看了许久,“口活儿行吗。”
  女人媚笑着捶了他胸口一下,“乔先生可真坏,上来就这么猴急,我当然行。”
  乔苍手指挑开裤链,将她身体朝自己腿上用力一推,女人趴在他裆部,吓了一跳,“哟,乔先生的宝贝还硬着呢。”

  乔苍是真能忍,经历男人多的女人都知道,男人强不强看两点,一个是硬多久,一个是射多长。
  乔苍的家伙闷在裤子里还能坚挺,在库上绝对是把女人折腾咽气的猛。
  小姐手指在乔苍的家伙上轻轻戳点抚摸着,“乔先生,您喜欢玩儿花样吗?”
  日期:2017-08-14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