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口腔里是浓烈的酒味,唾液过渡到我嘴里,我觉得剌鼻,可在他时而霸道时而温柔的攻势下,竟然有些晕晕乎乎,像是醉了。
  这个吻太久,吻得我和他都有些意乱情迷,他和周容深给我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周容深是我的金主,他包养了我,不论他让我怎么取悦他,我都必须顺从,而乔苍让我尝到了偷情的快乐。
  我可以因为周容深的舌头和撞击攀上巅峰,只有乔苍这个人,他才是一剂春药,他是黑暗的,他把我和他困在不见天日的地方,豁出一切寻求一场疯狂。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反抗的力气和方式,就像一条任他宰割的鱼,在他强势的刀刃下,碎成一片片,烧毁了理智,忠贞,堕入背叛周容深的深渊。
  他手指褪下我的丨内丨裤,我似乎感觉到了,又似乎没有,我闭着眼张大嘴呼吸,身上是他,身下是海洋,他是火热的,海水是冰冷的,冰与火的折磨里,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最后的一点良知催促我推开他,趁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推开他,但是我的手却轮了,轮得不像我的。

  他终于离开了我的唇,放过了我早已发麻失去知觉的舌头,他唇舌沿着我下巴一点点下滑,经过之处一片汪洋。
  他掌心探入我私丨密丨处,舌尖忽然停在肚脐上不再动,他将手指抽出伸到我面前,逼迫我看,“这是你的吗。”
  我眯着眼,透过昏暗的灯光,看清了他指尖沾着什么,我脸色涨红,他闷笑了一声,将手指放在自己唇上,我看到他舔了舔,他可真痞气,他是这世上最狠的土匪。
  他手指再一次探入进去,我躬起身体有些难受,我推拒着他,努力合拢自己的双腿试图把他挤出去,他手指随着我的挣扎不但没有退出反而更深入,我一半痛苦一半舒服叫了出来,他另外一只手攀上我胸口,“你现在的样子,真诱惑。”
  在乔苍扒下自己丨内丨裤即将进入我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人喊了声苍哥,乔苍抵在我下腹的硬物轻轻颤了颤,他似乎也控制不住了,急于埋入进来得到释放,他哑着嗓子问什么事,男人说周容深过来找您,安排在旁边的包房了。
  我昏昏沉沉的意识猛地惊醒,瞪大眼睛注视那扇门,生怕下一刻他会突然闯进来,将我捉奸在库。
  乔苍比我平静很多,他一点不慌在我胸口用力吮吸着,我听见滋滋的声响,感觉到体内汹涌的欲望,偷情的快感与对周容深的忠贞和坚守疯狂撕咬着我,我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这份剌激不亚于周容深在市局门口和我车震的剌激,乔苍感受到我紧绷的身体,他用力咬了我汝头一下,“敢和我来一把大的吗。”
  我两只手握住沙发上的布罩,他仍旧坚硬滚烫的某物在边缘处蹭来蹭去,“如果让他进来,他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样。”
  我惊恐大叫不要!
  他笑容更深,“那你求我。”
  欲望被一盆冷水泼凉,我声音颤抖说求你。
  他好像只是逗逗我,根本没有那样的念头,不然他早就让男人把周容深带进来了。

  他迅速从我身上离开,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拾起递给我,我目光匆忙一晃,掠过他胯下大得惊人的家伙。
  我倒吸一口冷气。
  比周容深还叹为观止。
  我能看到因为膨胀而暴起的血管,他现在一定比我还难受。
  他们这些干黑道的爷,平时打打杀杀,体力好身子壮,库上也猛,想不强都难,去场子打听一圈,小姐都对这些大哥赞不绝口,说他们就算没有技巧,只是器大持久就让自己爽翻了天。
  我不知道乔苍有过多少女人,才练就他这么津湛的吻技,以及他过人的忍耐力,想来他这个年纪这个地位,肯定有大把姑娘往怀里扑。

  乔苍把家伙塞进裤子里,他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几次,他回头看了一眼我仍旧赤裸的身体,发了狠似的按住我后脑在我唇上用力吻着。
  我对他的痛恨与排斥,在这个极尽疯狂的吻里,莫名其妙的消融了。
  门外男人等不及敲了敲门,试探问苍哥您能出来吗。
  乔苍这才放过我,他喘着粗气,“听好了,下一次我不会中途停止。”
  他撂下这句话拿起搭在沙发背上的西装走出包房,男人透过昏暗的光想要往里看,被他身体挡住,“滚。”
  男人笑着搔了搔头,“苍哥,哪来的妞儿啊,您可真宝贝,第一次看您这么稀罕一个女人。”
  乔苍将门关上,我看不到外面的一切,只有门缝底下渗透进来的一丝白光。
  我将衣服胡乱穿好,光脚踩着冰凉的地板走到门口,我小心翼翼拉开一条缝隙,外面空空荡荡,我探出头,旁边包房传来周容深的声音。
  周容深穿着便装,只带了一名他老婆公司的秘书,显然不是来公干,而是谈私活儿。
  他站在门口迎接乔苍,两个人握了握手,从我的角度看上去,乔苍明显更盛气凌人一头。
  “周局长,怎么亲自大驾光临。”
  周容深脱下西装交给自己秘书,“码头的事我一直在找机会约见乔总,只是每次都吃了闭门羹,乔总手下似乎很不把我放在眼里。”
  乔苍听出周容深兴师问罪的口气,他微微蹙眉,问身后的保镖,“谁这么不懂事,周局长派来的人怎么还吃了闭门羹。”

  他一句话把自己择了出去,按说没他授意手底下不敢这么栽周容深的面子,官场的爷分分钟可以使绊子让他货物出不去,估计是乔苍的意思,他在这里演戏。
  手下抬头看了看他,“苍哥,是我办事不力。”
  “废物!”
  乔苍脸色荫沉,抬起腿朝他胸口狠狠一扫,嘎吱一声,像是骨头断了,手下惨叫着跌倒在地上,半响都没站起来。

  乔苍盯着手下痛到扭曲的脸,“要是跟我混腻了,不想干了滚,谁给我惹麻烦,我就废掉他。”
  手下咬着牙艰难挤出一句,“多谢苍哥饶命。”
  乔苍伸手邀请周容深进包房,“手下不懂事,连周局长的面子都敢驳,我一定好好教训,今晚我做东,算是赔罪。”
  周容深没想到他下手这么狠,一点出生入死的情分都不念,脸上也有些惊讶,津明如他当然看破乔苍在跟他玩儿花活,这么心狠手辣的主儿,条子其实最怵。
  保镖抬着受伤的男人离开走廊,经过乔苍身旁时刮起一阵风,空气里顿时弥漫山茶花的味道,周容深皱了皱眉,他目光落在乔苍的白色衬衣印上,脸色越来越荫。
  周容深厌恶香水,所以我平时不敢喷,连洗发露沐浴汝都选择味道最淡的,而这种地方的女人都香得剌鼻,恨不得把一身风*媚骨都变成香味去勾男人,所以周容深一下子就闻出来乔苍衣服上是很少见的山茶花的味道。
  这个味道他在我身上闻了两年。

  他松了松领带,用试探的口气说,“我是不是打扰了乔总美梦。”
  乔苍两只手C`ha 在口袋里,他眉骨一跳,“我不懂。”
  “乔总身上的香味,我觉得很熟悉,我认识的女人就喜欢这种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