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干脆一句话让伙计一愣,估计广东没谁敢直呼他名字,他皱眉问我是苍哥什么人。
  “他如果在,你进去汇报一声,何小姐找他。”
  伙计舌尖舔过门牙,“等着。”
  不多久他再出来脸上表情柔和许多,语气也恭敬不少“何小姐,苍哥说里头太乱,让您上楼,找个包房等他。”
  “我没时间等,我找他要东西。”
  伙计嘶了一声,有点为难,我直接推开他往里头硬闯,伙计跟在我后面也不敢拦我,一个劲儿解释苍哥应酬一位官场的爷,暂时真腾不出空。
  我挨间屋子找,最后在一间最隐蔽的小赌坊里发现了乔苍。
  他侧身朝门口,赌桌对面坐着马副局,就是宝姐的姘头,上次名媛俱乐部扫黄,没他暗中保着,宝姐是准栽了。。..
  此时他怀里依偎着一个妙龄洋妞儿,媚眼如丝攀住他脖子,在他脸上时不时啃一口,胸前那一对肥硕的汝房都要撑破衣服,马副局温香轮玉在怀,脸上笑得春风得意。
  “乔老板,今天可是让您破费了不少,再这么下去,您可别和我记仇。”
  乔苍扫了一眼他手里的三张牌,皮笑肉不笑说,“马局长这是给我透个口风。”
  马副局笑得圆滑又世故,“市局里周局长是一把手,他压着我半级,我不能逾越。不过乔老板既然看得起我,我肯定会为您出力。”

  他说着话将三张牌摊开,清一色K。
  乔苍只有三张A才能赢。
  他神情专注没有说话,食指缓慢从手中牌的数字上移开,显露出冰山一角,只是一秒钟便被他重新挡住,他抬起眼眸盯着周副局,唇角笑容绽得越来越大,“我又要输。”
  马副局很得意,“乔老板让着我,我清楚,您对我这么讲究,我不会让您不痛快。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官场也是这个道理。”
  乔苍的牌品很好,赌桌上最能看出一个人是大腕还是虾米,大腕就算输了几百万也面不改色,虾米放点血就脸红脖子粗,麻爷就输不起,我见过他因为八十多万失态,打了一个干女儿,打得鼻青脸肿的,当时我就挺恶心。
  乔苍很干脆把牌甩到池子里,手朝后伸去,站在旁边的保镖立刻递上一根烟,为他躬身点燃,他叼在嘴里吸了一大口,透过一团散开的白雾看向对面。
  马副局怀里的女人捏起牌笑着在空中晃了晃,操着一口很生硬的中文,“乔老板今晚和红桃Q有缘,您可输了一百三十万了,还玩吗?”
  乔苍夹着烟狠吸了两口,撵灭在烟灰缸里,“稍后有点事,今天不奉陪,改日再来。”
  马副局问他要不要上楼喝点酒,他来做东。
  乔苍看了看他怀中女人丰满玲珑的身体,“我先去找我的温柔乡。”
  马副局愣了下,立刻哈哈大笑,“乔老板也是多情种啊,能让您看上的女人,一定是国色天香。”
  伙计将帘子放下,他小声说马局长要出来,您回避下吗?

  我当然不能让他看到我,他知道我和周容深的关系,看到我就砸了,我立刻跟着伙计走墙根避到另外一个空房,等马副局搂着那个辣妹走了之后才出来,我本来以为乔苍在赌场里见我,结果他手下保镖过来说让我上楼去包房见苍哥。
  我气得脸发白,“他不知道我在吗?”
  保镖说何小姐别急,苍哥嫌这里乌烟瘴气,一会儿这些人输急了,光着膀子再脏了您的眼睛。
  我压了压火气只能跟保镖上楼,他将我带到一间流光溢彩的包房门外,抬手正要敲门,我直接用脚踢开,包房里的景象惊住了我,几个男人裤子褪到膝盖,胯上坐着赤裸裸的小姐,正爽得嗷嗷叫,像发情的公猪一样,空气中弥漫的骚味很重。
  乔苍置身在这片香艳的中间,头也没抬。
  保镖有些慌神,“苍哥,何小姐她…”
  乔苍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保镖如获大赦,转身跑了。
  “乔苍,你是不是偷了我的耳环?”
  他慢条斯理端起一杯酒,沉默喝着,不打算回答我,我冲进去一把扫落桌上的酒水,噼里啪啦的声响在房间里炸开,几个爽得面容扭曲的男人被我吓了一跳,怀里女人更是失声尖叫。
  乔苍极其平静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他抬眸看我,脸上似笑非笑。

  “你想逼死我吗?周容深现在已经怀疑了,一只耳环可以毁掉我,你知道吗!”
  乔苍听我这么说笑容加深,“我记得我说过,他不要你,你可以跟着我。”
  坐在他旁边的黄毛男人最先从这场突发状况里反应过来,他骂骂咧咧抄起一只烟灰缸冲我大步走来,“哪来的**,眼罩子没擦亮苍哥面前耍横是不是?苍哥什么人物,偷你耳环?还他妈啃你乃子呢!”
  他手握住我肩膀将我拖向一侧的沙发,他正要拿烟灰缸砸我,乔苍沉声说别动。
  黄毛男人龇牙咧嘴有些不满,“苍哥,这他妈不懂规矩的女人不收拾干嘛?进来给爷们儿酒瓶子砸了,跟苍哥混这么多年,没吃过这难堪。”

  乔苍脸色更荫,“我说别动。”
  黄毛气鼓鼓喘了几口,他将我狠狠一推,我倒在沙发上,额头磕了墙壁一下,疼得我眼前一黑。
  乔苍很久之后才从一片狼藉中站起来,几个男人给他让路,以为他要亲手收拾我,他坐在和我同一张沙发,伸出手拂开我额头盖住的头发,露出有些狼狈气愤的脸,他面色看不清喜怒,荫森森的,“你知道从没有一个女人敢在我面前这样放肆吗。”
  我张嘴想说话,他手指堵在我唇上,不让我说,他扯开自己腰间皮带扔给身后的黄毛男人,“都出去。”
  男人傻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乔苍,见他不是开玩笑,“苍哥,这他妈哪儿来的小辣椒,别是道上人算计你。”

  乔苍一言不发解自己衬衣纽扣,男人咽了口唾沫,招手把一屋子的男男女女都带出包房。
  包房里只剩下我和乔苍,他身上强烈的压迫侵略感,使空气骤然变得窒息。。..
  他解开衬衣露出大片赤裸的胸膛,我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着欲望的火光,是男人对女人性的征服,我下意识要爬起来躲开,但是来不及了,他已经死死按住我的脚踝,将我控制在他身下。
  他压下来的霎那,我心里砰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乔苍,你这是强bao。”
  我咬牙切齿挤出这句话,他眼底的火没有熄灭,反而烧得更旺,他毫不犹豫将裙摆撩上去,露出我的腿和被丨内丨裤包裹住的臀部。
  此时我眼中的乔苍是狂野的,如同一只饿了太久的狼,终于看到了一块肉,怎么有不吃的道理。
  “你知道你越是抗拒,我越想干你吗。”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含住我的嘴唇,我用舌头狠狠抵抗他,想要让他从我嘴里退出去,但他舌头太有力量了,像一条充满柔韧度的绳子,又长又轮,缠绕着我的舌尖,一点点把我勾到他嘴里。
  我觉得自己舌头要断了。
  舌根传来隐隐发麻的剌痛,我呜咽了两声,抬起腿踢打他,他顺势沉入我的腿间,把我分得更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