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69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飞哥,这种事情见怪不怪,谁让那仨货傻不隆冬地往枪口上钻。”艾文知道我本性善良,还以为我在为那三条人命抱憾,其实不是,我猜测的是美女主持的身份。
  照艾文这么说,难不成这个女人是张书铭请来的?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开始为我们三个今晚之行担心起来,我怕的不是张书铭,而是这个女人。
  静观其变吧!
  美女主持一上台便开起玩笑安抚在场所有人的情绪,很快大家将刚才闹事三人的事抛之脑后。通过美女主持的简单介绍后,我才知道刚才的舞蹈只是热身,接下来的货物出售才是正规环节。

  “快到了快到了!”艾文现在激动的整个心脏都要掉出来了,还一直祈求我千万帮他救下所有孩子,并把他要给我的那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
  既然我都来了,就肯定尽心尽力地帮助他。
  买货方式很简单,所有环节都按竞拍流程走,价高者得,完事统一结账。
  第一件商品很一般,四个大汉抬了一个铁笼子上来,里面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长得瘦瘦弱弱,身上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他两手抓着笼子恶狠狠地敌视着周围的我们。

  我还纳闷他们怎么会把这种货色弄过来,通过美女主持的介绍我才知道这个男孩出生在当地的杂技世家,什样杂耍样样津通,可谓是杂技界的不世之材,观赏度极高,颇受某些土豪的青睐。
  不过我看在场的色眯眯的老男人居多,看上这小子的人数基本为零。这会艾文激动地手指甲都陷进沙发里了,嘴里不停地说:“这孩子我听说过,是我们那有名杂技天王,还上过我们当地的电视台表演过节目,也不知道这帮禽兽怎么把这孩子弄来的?”
  在来的路上,我简单地了解了一下艾文,他出生于远在他地的大山里,那里交通不便,通讯落后,很多老人都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一些不法之人就是钻这个空子跑到他们当地骗走一些无知的孩子进行非法买卖,艾文就是其中一个。很多女孩子的下场就是被卖为童养媳,像艾文这样的算是好的,被卖给不能生养的人家当娃,但命途多舛也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自从艾文挣钱有了能力,他多次回家乡宣传禁止陌生人打着赚钱发大财的口号去他们那行骗,但做完变性手术后的样子却遭到当地人排挤与唾骂,很多时候只能是有心无力。

  自从艾文知道这里的情况后,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才冒险找上了我们。
  看着笼子里的男孩也着实可怜,他的起拍价是六千,我第一个举牌喊出六千五的价格。现场的人纷纷小声议论,很多人摇头并不打算参与其中,这让我喜闻乐见的很,就在美女主持开始敲捶落音的时候,我旁边雅间的玫瑰举牌喊了一句:“一万!”
  你丫的找事是不是?
  本以为我会捡到一个大便宜,没成想半路杀出玫瑰这个程咬金,还一下子抬高三千五的价格,我不由得朝他们雅间看过去,玫瑰也转头看我嘴角挑起一个挑事的弧度。。..
  艾文当即就急眼了,扯着嗓子对着玫瑰的雅间吼道:“你丫的刚才搭理你给你脸了不是,敢跟老娘抢东西!”
  玫瑰才不像艾文这样不分场合的开骂,依旧保持她那副优雅的姿态喝着葡萄酒地说道:“怎么办,我也喜欢这个小家伙,没办法只好夺人所爱了,有钱你继续叫啊,呵呵呵。”
  艾文气得牙根痒痒起身就要掀开雅间中间的屏风对玫瑰一顿张牙舞爪,但美女主持的一阵冷喝震住他,完全没了脾气。

  “再有闹事者,刚才那三人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艾文只好乖乖地坐回他的位置上,条子也跟着劝道:“你跟这个老女人置什么气,咱们又不是没钱,让她抬,看她敢不敢叫?”
  不用想,玫瑰这次叫价是因为我刚才拍下跳舞的五号,看样子玫瑰对她身边的这个女孩子别样看待,那她刚才为什么不出手这会反而跟我较真起来。刚才的开场舞只是热身,没有竞拍起价之说,说白了就是谁先出钱就是谁的。
  我也懒得管玫瑰的挑衅,再次举牌叫价道:“一万五。”

  这次玫瑰不敢拉价太高,喊了:“一万七!”
  跟我斗?我直接叫道:“两万!”
  现场一片哗然,低声议论着我们两家。他们讨论的重点多是这本是一件赔本的买卖,我们太任性等等之类的意思,美女主持作为东道主,倒是乐得开心,我们叫的越高,他们就挣得越多。
  经过一番角逐之后,终于我喊道了五万上,玫瑰不敢继续再跟,试探性地打量了我们一眼,刚才她喊道三万九的时候,我故意直接抬到五万为的就是震吓住她。
  我从艾文那了解到有关玫瑰的一些信息,玫瑰这次来是受她的老板委托拍下此次竞售的压轴货,Ju体是什么张书铭他们保密极为严格,艾文只知道与她并不相关,反正艾文的目的主要是解救与他同为老乡的受骗孩子,那压轴货物再好他也不关心。

  果然兴许是五万的价格超出了玫瑰的预算,美女主持终于敲完三锤子定下第一件货物归为我们。刚才我们与玫瑰斗得热火朝天,小男孩凶狠的眼神一会落在我们身上一会又落在玫瑰身上,终于货物听到自己归为我们以后,发了疯地吼叫要挣开那铁笼子,抬他上台的大汉见他不安生,拿着皮鞭上去就抽,抽打的小男孩全身各处都是鞭痕,呜呜嚎叫,很是凄惨。
  艾文终于看不下去了站起来冲高台喊道:“你们这群人赶紧给我住手!既然这个他归为我们了,就应该交由我们处置,你不许再打他!”
  小男孩听到有人为他求情,呜咽着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眼睛里露出渴望的眼神。
  美女主持才不管艾文的叫嚣,霸道地回应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交钱,它才什么时候归你们所有,现在,他属于我们!”最后一句,美女主持几乎是字字咬出来说的,吓得艾文一个字都不敢回应。

  眼见着小男孩被他们抽打的浑身是伤,我也于心不忍,赶紧吩咐条子和艾文去后台付钱结账,直接把小男孩接过来,没想到他们两个走出雅间没两步就被拦住了,说什么必须等此次竞售活动结束后才能带人,可把艾文憋了一肚子气。
  既然如此,我们也只能稍安勿躁,没想到艾文他们提前去结账这事还换来玫瑰的冷嘲热讽:“真是乡巴佬,一点规矩都不懂。”
  其实这个规矩艾文也知道,只不过他被小男孩整急眼了,完全懵逼状态,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不过我对玫瑰的嘴上讥讽一点都不在意,不过是逞一时之快,都不惜得搭理她。
  紧接着是第二件商品。
  这是个女娃,长得底子还不错,比刚才那个小男孩年长了两岁,十四岁,不过身材已经大略成型,尤其是他们只给这个女孩穿了一层,皮肤又白又嫩,一下子引得周围的老男人一顿哄抢。
  女孩子嘛,都比较娇贵,而且还是含苞待放。

  起价两万,现场这些老男人有的是钱,直接把价抬到十万,中间我也就C`ha 过两次举牌,这价格越越高,我的心越来越凉。
  条子皱着眉头担忧道:“这群不要脸的老东西,看到这种好东西各个就跟头饿狼似的,小飞哥,咱们可不是土豪,跟得起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