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68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是几个意思?
  这时,高台上突然出现一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美女主持,她身上穿着一件亮黄色连衣短裙,脚上踩着一双亮晶晶的尖头高跟鞋,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优雅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来到电视台看节目。不过美女主持脸上戴了一张花色面Ju,倒是为她的整体形象减了分。
  果然就有不懂事的顾客提出了不满,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把你的面Ju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反正我们来这也是看美女的,如果长得不错,顺便把你买回家当小情人。”说完就是哈哈一阵Y`in 荡的笑声。
  我看了一眼说话人的方向,那人长得肥头大耳,一看就是身上富得流油的有钱老板,庸俗,肤浅!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虽然我也看不惯他那副嘴脸,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静静等待便好。
  没想到这有钱老板说完之后,竟然有那么两三个跟着起哄的,美女主持并没有在意这些人的挑逗,继续做着自己的主持工作,介绍今晚的表演节目。

  有钱老板也是没事找事,见自己当着众人的面被驳了面子,顿时大发雷霆,在他们包间里摔摔打打,骂骂咧咧道:“妈的你个小贱人,老子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今天这面Ju你摘也得摘,不摘老子帮你摘!”说完,他就吩咐带来的那俩保镖离开雅间,直奔高台上的主持美女。
  这主持美女倒也镇定自若,依旧面不改色地安抚现场所有人的情绪开着玩笑道:“各位贵客请不要见怪,我们的人很快就会清除掉现场的垃圾,接下来请大家欣赏我们店津心为大家准备的开场舞。”
  很快,高台上出现五六个着装暴露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孩为我们跳着劲爆的舞蹈,她们的舞蹈动作狂野奔放,时不时地向周围的雅间抛去媚眼,尤其是条子这样没有性福的男人看的是热血膨胀,艾文冲他翻了一个白眼道:“没见过女人怎么着,瞧你那点出息。”
  眼见着条子那副口水直流的呆滞表情,我无奈地摇摇头。
  突然艾文叫我道:“小飞哥,有没有看上的?”
  “啊?”我被吓了一跳,还看上?这些女人白给我我都不要,连忙给拒绝了。
  艾文被我这副“纯蠢”的样子逗乐了道:“小飞哥,你想到哪里去了?这些女孩签订的都是终身合同,如果你有兴趣把她们买到我们店里,到时候只给她们开月薪能省下一大笔开销,很少有女孩签订终身合同,这可是个好机会。”
  “终身合同?”我见艾文看得两眼放光,不由得多打量了高台上这几个女孩两眼,这会才发现,她们的腰间别挂了号码牌,紧接着有个包厢的男人喊了一句四号,那个四号女孩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我不禁替这个社会扼腕叹息,同时也为这些女孩叹息,不过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路是自己走的,选择是自己决定的。
  热烈的舞蹈结束后,只有一个五号女孩没有被喊,我刻意多看了她一眼,这张脸,怎么看着有点面熟,艾文突然喊了一句道:“你们看,这个五号小丫头长得是不是和玫瑰带来的那个小丫头一模一样?”

  一语惊醒,五号女孩长得果然和玫瑰带来的那个女孩一模一样,难不成是双胞胎?
  这时,我把目光转向旁边玫瑰的雅间,玫瑰端坐在沙发上背对我们优雅地把玩着高脚杯,对此情况无动于衷。玫瑰带来的那个女孩坐在她对面正好面对我们,小心翼翼地听候玫瑰的吩咐。这个女孩也注意到了台上的五号女孩,不过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只是不停地用余光扫过去,她的粉拳紧握,秀眉紧锁,一副欲言却不敢说的模样不由的让人心生怜爱之情。
  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冲着高台上喊了一句:“五号!”
  “小飞哥!”艾文和条子分别用不同的眼神看着我叫了一声道。
  艾文一脸惊讶地问我:“小飞哥,你转性了?”
  “去你的,到时候这个小丫头交给你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喊出五号,反正就在我喊完的那一刻玫瑰带来的那个女孩一脸惊喜地朝我看过来,同样玫瑰也转头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对那女孩说了一句话,我们这边听不清,不过我看那女孩听完脸色又恢复到刚才一进门艾文和她们打招呼的模样。

  艾文一听就跟捡到宝似的乐得不行,还一个劲儿夸下海口,说什么把这个五号女孩打造成我们麦迪夜总会的摇钱树。
  摇钱树不摇钱树的我倒不是很在意,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她们终身沦为xing工Ju的使用者。
  条子一听我把五号女孩交给艾文,第一个表示反对道:“小飞哥,我也想要五号。”
  看条子那副色眯眯的样儿,我都懒得搭理他,直接把目光转移到刚才那个闹事的有钱老板所在的雅间里,这会有钱老板和他带来的保镖早已不在雅间,本来我刚才一直注意来着,要不是艾文打断我让我叫号,我也不至于跟丢。
  高台下面是个房间,我刚才眼巴巴地瞅见有钱老板站在房间门口堵美女主持,嘴巴里还不停地叫嚣着:“老子就在这等你了!”
  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这会再向高台房间门口看去,那里早已没人,我指着门口方向问条子和艾文:“刚才站那的三个人呢?”

  条子刚才被高台上跳舞的妹子迷得神魂颠倒,才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关注这个。倒是艾文回答道:“被那个美女主持带走了,有两个臭钱就感觉自己了不起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听这意思,艾文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事情,我便多嘴问了一句:“这些人不会难为他们三个吧?”
  艾文冷笑了一声道:“还难为?小飞哥,你把这地想得太简单了,就那三个怂货在这不被打死就不错了,不仅他们三个,再加上刚才那几个起哄的,等完事以后也少不了一顿教训。也不擦亮眼睛看清楚台上站得是什么样的人物,这都敢调戏?”
  难不成这个美女主持身份还不一般?就算她身份再怎么尊贵,她的老板充其量也就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能嚣张到哪里去?
  本来我对艾文的话不予理解,但当美女主持又重回高台上,瞬间我吓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并不是美女主持长得多可怕,而是因为她穿的那件亮黄色连衣短裙上多了数朵血红色的小花,分外鲜明,她的面Ju上也被溅到了几滴,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是那三个人的血。
  美女主持亲自动的手?
  他们三个真的死了?

  在场的人不仅是我,许多人都是一阵胆寒,尤其是刚才那俩跟着起哄的冷汗直流,在他们的位置上完全坐不住了,频找借口离开,却又被走廊里的大汉摁住了。
  艾文抱臂看着热闹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那三个人八九不离十被弄死了。”
  这可是活脱脱的三条人命啊,这美女主持到底是什么人,竟猖狂到如此地步。艾文也没Ju体说出美女主持的来历,他只是听说过在夜色的黑场里有个压阵的一姐,做事雷厉风行,手段毒辣,就连张书铭本人也敬畏着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