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3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看到我的户籍,还有,我要在那边在呆多久。。。”阿丽认真的问着。
  我看着她严肃的神情,眼神很真诚与可怜,我真的不想欺骗她,但是有时候男人不的不说慌。。。
  “很快!”
  河面的风,将我的头发吹起来,男人的头发总是长的很快,我站在甲板上,看着盈江的风景,很美,两岸都是秀丽的山林,并不是缅甸那般的荒山野岭。
  但是这艘船,有点可怜,修修补补,都是弹孔,我曾经答应要帮杨瑞换一艘船的,但是没办法,现在手里面没有钱。
  昨天决定了去缅甸,今天就出发,通过旅游公司,开了一张入境通证,我们可以在缅甸安全的呆七天,这就是旅游公司的好处。
  “飞哥,这次让我跟着吧。。。”杨瑞说。
  我看着杨瑞,我说:“船怎么办?你是船长啊,好好开你的船就行了,给我们做好退路,别想其他的。”
  杨瑞有点难受,说:“每次看你们出生入死,回来的时候都精疲力尽,而我却在船上什么都不能做,我心里就很难受。”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怎么不明白呢?我们能活着回去最重要,拼搏,都是应该的,别想太多。”
  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我看着是陈玲的电话,杨瑞没说什么,就走进了船舱,我接了电话,沉默,哭泣,怨恨的哭泣。。。

  我没有说话,而是挂掉电话,但是很快她又打来,我又接了电话,我还是不说话。。。
  “你来好不好。。。”
  陈玲哭着说,语气里很委屈,很焦躁也很可怜。
  我看着河面,我说:“我已经在缅甸的路上了,你随便找个人结了吧,反正你们家有钱,你找谁都可以。。。”

  “邵飞,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陈玲嘶吼着说着。
  我看了看天空,深吸一口气,我说:“你还是不明白啊,我他妈是天空一只鸟,不再是你家笼子里的那只鸟了,我想飞的更高,你却总是把我往笼子里塞,你会得到我吗?你只会越来越失去我。”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我也是喜欢你,爱你的,为什么你就不懂呢?”陈玲愤怒的骂着。
  我啧了一下,我是自私,陈玲也自私,所以注定了我们两个没有可能,我说:“这么多年,我在瑞丽闯荡,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舍得,有舍才能得,如果有些东西丢舍不掉,就永远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陈玲,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已经不是那个只会逗你开心的金丝雀了!”

  “邵飞,你过来,你给我过来。。。”
  陈玲撕心裂肺的吼着,我听着,就知道她有多惨,但是这关我什么事?她自己选的,我说过不要逼我,我不怕别人逼我,你越逼我,我越走极端,我们只会两败俱伤!
  我挂了电话,想要进船舱,但是刚回头,我看到了马欣,她走了出来,今天她了一件紧身的特敏,是缅甸女人的传统服装,但是很华丽,是缅甸地位高的女人才能穿的服饰,她盘着头,很油亮,带着一朵鲜艳的玫瑰红,口红也很鲜红,看着这美丽,就让人心情火热起来。
  “外面风大。。。”我说。
  马欣看了我一眼,说:“好像有心事?”

  我笑了一下,说:“看到你之后,所有心事都没有了,你就是那么美。”
  马欣没有反感,表情变得放松了许多,显然,女人都是喜欢听赞美之词的,她说:“我现在很矛盾。。。”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没有能力化解你的矛盾,你想要的,往往超出常人的需求,你的矛盾,也必然是超乎常人的矛盾。”
  马欣看着我,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对于她的矛盾,我还是很想了解的,但是我不傻,不希望在掉入她的陷阱,她的情商很高,很容易就把我带进一个无法自拔的陷阱里。
  马欣站在甲板上很久,我转身要走,不想跟他单独相处时间太长,毕竟,田光在这里。

  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她说:“你可以为了我跟田光决裂吗?”
  我有点惊讶,我笑了一下,我说:“为什么所有女人都要我跟田光决裂?难道我跟田光就真的不能共存吗?我们现在相处的也很好,非常好,我们在一起,能打败所有的敌人,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我们决裂?”
  马欣转身看着我,眼神很矛盾,她久久没有说话,我转身就进船舱,她说:“你啊,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男人有难可以一起当,但是有福是不能一起想的,男人跟女人的差别是非常大的。。。”
  我停下了脚步,她的话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必要理会,我进了船舱,看到张奇跟几个兄弟在打牌,就躺在长椅上,我心情有点郁闷。
  我跟马玲让我跟田光决裂,小咪也要我跟田光决裂,现在马欣也是,我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一定觉得我无法跟田光共处呢?我不去想,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清楚的知道,只有我跟田光一起,我们才能横扫一切,我有智谋,他很狠心能力,我们一起,无坚不摧!
  船在下午到了景康码头,我们下了船,田光只带了柱子一个人,我带了十二个人,癞子,疤瘌他们都在,主要因为是马欣在,所以我要保护马欣的安全。
  “光哥,小心。。。”杨瑞说。
  我点了点头,说:“按照计划,在上次的河岸等我们,如果迟了三天我们不到,你就回去吧。”
  “我会一直等到你们回来的。”杨瑞认真的说。
  我笑了一下,拍拍杨瑞的肩膀,没多说什么,看着我们提前联系好的车过来,我们就上了车,我上了车之后,问:“方块把王青藏在那了?”
  “阿佤山,这里很安全,这里的军队一手高举和平民主的旗帜,一手高举武装自卫的旗帜,以军事实力为后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们部队曾经援助过他们,方块就是在援助时期,跟他老婆认识的,这里也算是缅甸相对于和平的城市。”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先去找方块,在他家里落脚,然后在去仰光。。。”
  田光问我:“大事要紧,先把重要的事情解决掉,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要先从王青的嘴里知道周老大到底在那,阿丽是本地人,对于缅甸的情况比我们知道的很多,相信从王青的描述里,她应该能知道具体的位置。”
  我们的车子朝着邦康开,到了邦康,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缅甸,与内地的建设几乎相差无几,我有点意外,没想到缅甸还有这样富有的地方。
  我说:“佤邦可以啊。”
  赵奎笑了一下,说:“那是肯定的,这里以前是中国的南诏,属于大理管辖,现在还说汉语,用人民币,连通信都是用的中国电信,这里的军队也是缅甸最先进的军队,建设程度当然跟内地差不多。”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赵奎已经联系了方块,车子朝着山区开,但是这里的山路并不差,跟内地的公路差不多,只是相对内地来说,有点人烟稀少的感觉,但是感觉很亲切,到处都是内地的既视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