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9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顿了一下,命令道:“把酒给我倒上,要什么菜啊,当年我们一盘花生米就能喝一顿酒……”
  范昌明只好拿出藏在柜子里的半瓶酒,拿过两只被子斟满,笑道:“既然你不讲究,我也就不客气了,不过,花生米倒是还有点……”
  说完,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装着花生米的塑料袋子放在田振东面前的茶几上。
  田振东瞥了范昌明一眼端起酒杯一口把酒干了,自己拿过酒瓶又斟满了一杯,然后伸手抓了几颗花生米扔进嘴里。
  说道:“说实话,像你这种在办公室里跟下属喝酒吃烧鸡的局长恐怕在全国也找不出一个了,倒是难得……”
  范昌明不确定田振东这话是夸奖还是讥讽,只好谄笑道:“你也一样,深更半夜跟下属在办公室吃花生米喝烧酒的厅长全国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
  说着,端起酒杯继续说道:“都说十五之前都算过年,我敬你一杯,就算是给你拜个晚年吧。”
  田振东又把酒干了,大嚼了一会儿花生米,盯着范昌明说道:“你怎么不在自己办公室待着,躲在下面分局的办公室难道就为了偷喝几杯酒?”
  范昌明说道:“最近几个案子都是三分局负责查办的,我下午过来了解一下情况,顺便看看年假放完之后下面的工作状态……对了,厅长,这么晚找我,难道也是在搞突击检查……”
  田振东盯着范昌明说道:“我比你坦诚,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来W市完全是因为私事,并不是搞什么突击检查……”
  范昌明一脸惊讶地问道:“私事?”

  田振东点点头,一脸坦然地说道:“如果你对我的私事感兴趣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实情……”
  范昌明急忙摇摇头说道:“那没必要,厅长难道就不能没有私事吗?我可不感兴趣……”
  田振东说道:“既然你不感兴趣,我就不说了,这可不是我故意隐瞒……现在该轮到你了,你是不是也向我坦诚一回?”
  范昌明当然明白田振东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说道:“今天下午本市发生了一件枪案,情况比较复杂,我还没来得及向廖声远汇报……不过,我敢肯定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因为这件事和王副局长有关系……”
  田振东问道:“听你的意思,枪案跟王副局长有关系?”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我没这么说,但他和这件事有关系……”
  田振东说道:“我都被你搞糊涂了,究竟怎么回事,你要么给我说清楚,要么就继续瞒着……”
  范昌明想了一下说道:“今天中午,我得到消息,二分局的人突然抓了我一个重要的线人,我直接给二分局局长李先科打电话要人,他推说不知情,后来我拍廖燕北亲自上门要人,他竟然撒谎说人已经放了……
  后来,二分局刑警队有人透露情况,我的线人被他们秘密关押在雁环路派出所,于是我亲自带人去要人。
  没想到人刚刚带到派出所门口,就被喝完酒回来的二分局刑警队队长陈志刚带人堵住了,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仅不允许我带走线人,还拔了枪……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人预料,街上突然冲过来一辆车,里面有人朝着我们连开了几枪,打伤了陈志刚和另一名二分局的刑警,然后逃跑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范昌明的描述和陆鸣的视频一致,田振东眯着眼睛只顾抽烟,好一阵才问道:“那你现在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吗?”
  范昌明说道:“很显然,有人试图阻止我的调查……”
  “调查谁?”田振东问道。

  范昌明说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还能有谁?一般的人能有这个单子吗?”
  “你是说王副局长。”田振东说道。
  范昌明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你找他谈过吗?”田振东问道。
  范昌明说道:“他一整天都没露面,听说下午快下班才回到局里面,我还没有见他……不过,我能跟他谈什么?”
  “这么说,你在市公丨安丨局主持工作三四年,可还是有死角,那个二分局的局长不在你的领导之下……”田振东说道。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这是历史遗留问题,王副局长在二分局当了三年刑警队长,两年副局长,五年局长,可以说树大根深……”
  田振东问道:“那你就没有想过解决这个问题?”

  范昌明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处境,别看李先科只是一个分局的局长,没有廖声远点头,我也动不了他,更不要说王副局长了……”
  田振东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谈谈你那个线人的情况。”
  范昌明说道:“这个线人名叫周琴,就是二0六医院爆炸案的主犯陆战林的母亲,我们基本上确定,陆战林不仅是二0六爆炸案的主犯……
  同时也是杀害建行副行长杨晓艺的凶手,也是在陆家镇梅源村打死我们一名刑警的凶手,今天下午的枪击案多半跟他有关系,可以说是罪恶滔天……”

  田振东惊讶道:“这个罪恶滔天的罪犯的母亲竟然被你发展成了线人?你真神了……”
  范昌明急忙摆摆手说道:“我当然不可能发展她做线人,我也不瞒你,实际上是她自己找上门的,她承认二0六医院的案子是她儿子干的,但背后有人指使,声称手里掌握着幕后指使者的证据材料……”
  田振东问道:“你相信她的话?”
  范昌明说道:“一般情况下我有可能当做笑话听,可周琴希望用手里的情报换她儿子一命……”
  田振东惊讶道:“她会不会疯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儿子犯下的是死罪?”
  范昌明说道:“她当然知道,但她认为自己手里掌握的证据超过了儿子性命的价值……”
  田振东盯着范昌明问道:“所以你不但相信了,而且还同意跟他做交易?”
  范昌明硬着头皮说道:“如果她的证据材料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我不能不动心,不过,我可没有把话说死……”
  田振东一拍茶几大声道:“范昌明,这是谁给你的权力?”
  范昌明端起酒杯一口干掉了,盯着田振东说道:“陆战林只不过是一个杀人的工具,我对操纵这个工具的人更感兴趣……
  并且,我基本上已经查明,周琴曾经暗中帮助陆鸣判了缓刑,和陆建民有着密切的联系,她承诺,如果能放过她儿子一马的话,甚至可以提供陆建民赃款的去向……”
  “你相信这种鬼话?”田振东似乎也有点动心了,只是不太相信。
  范昌明说道:“主动权在我的手里,周琴没必要撒谎,她还不至于无聊到来消遣我吧……”

  田振东问道:“那你忙活了半天,闻到点腥味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