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既然是杏林山人,”萧晋又开口说道,“就该对杏林山的禁忌非常了解,‘冤鬼缠身’这样阴损的毒物都敢随便使用,就不怕被杏林山逐出门墙吗?”
  巫雁行重新掩好衣襟,沉声说:“我是在复仇,并不违反山里的禁忌。”
  “复仇?陆熙柔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能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恨的是陆翰学!”巫雁行咬着牙一字一字道。
  萧晋眯了眯眼,然后便笑了,问:“当年那个玩弄了你,又将你始乱终弃的男人,就是他?”

  “没错!”巫雁行恨声道,“我十四岁就跟了他,为了他,不惜跟家里人反目成仇,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怀上他的孩子,可他……他竟然为了一个区区科长的职位,就偷偷给我喝了打胎药……我、我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说到最后,巫雁行已经状若疯狂,可见心中的仇恨已经浓烈到了什么地步,但萧晋却没有一点感同身受的想法,茫然的眨了眨眼,说:“那什么,我没听懂,科长的职位,跟让你流产,这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他只有迎娶一位局长的女儿,才有资格坐上那个科长的位子。”
  “哦!原来是这样。”萧晋点点头,又问,“那既然跟你有仇的是陆翰学,冤有头债有主,你找他去啊!干嘛要给无辜的陆熙柔下毒?”
  “他现在是大官,杀了他,杏林山不会保我。”说着,巫雁行的表情就再次扭曲狰狞起来,“更何况,他害死了我还没出世的孩子,让我饱尝二十年的悔恨和悲痛,我杀了他的女儿,让他也试试眼睁睁看着至亲死去的滋味儿,有何不可?”
  这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和当官的。
  官僚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他们不怎么受社会约定俗成的道德标准约束,而是内部有着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即所谓的“官德”。

  一个人品道德无懈可击的圣人做官,未必能成为一个好官;一个偷奸耍滑无耻无赖的小人从政,也未必不能干出一番事业。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古时各个朝代的开国帝王,像刘邦、李世民、朱元璋之流,有一个好人么?
  衡量一名官员好与不好的标准,是看他能不能让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只要政绩斐然,个人人品上的瑕疵,完全无足轻重。
  因此,对于巫雁行当年的遭遇,萧晋是有一些恻隐之心的,但是,他却绝不会善心大发的就无视、甚至帮助她对付陆翰学。相反,陆翰学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绝不能任由巫雁行胡来。
  想了想,他就问道:“现在你的复仇失败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巫雁行沉默片刻,说:“这个问题要算在我答应你的那三件事之中。”
  萧晋眉头一挑,脚尖就踢在了红泥小炉上。只听“嗖”的一声,一枚还在燃烧的松塔就从炉灶里被震飞出去,精准的击打在巫雁行的长衫盘扣上。

  巫雁行被打的闷哼一声,后退两步,长衫的前襟也因为扣子断裂而再次耷拉了下来,露出半抹酥胸。
  她用手捂住,怒视萧晋,俏脸通红。
  “干嘛?不服气?”萧晋冷笑,“打架还是斗医,你自个儿挑,小爷儿都奉陪!”
  巫雁行咬紧牙关,寒声说:“萧晋,你会为你今日对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萧晋撇撇嘴,直接走上前,揪住她的衣襟猛地往下一扯,整件长衫就完全的敞开了来。
  在黑色内衣衬托之下,女人的肌肤更显白里透红,腰肢纤细合宜,只是可惜她的下身穿了条长及脚面的宽松绸裤,如果把长衫完全脱了,倒像是个肚皮舞者。
  不过,她的小腹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美则美矣,跳肚皮舞是绝对不可能的。
  萧晋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茬,毫不客气的将巫雁行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才邪笑着开口说:“按照杏林山的规矩,在没有完成三件事的承诺之前,当事人是决不能采取任何报复行为的。这一点,用不着我来提醒你吧?!”
  巫雁行的脸已经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双目中的火焰如果真的有温度的话,绝对能把萧晋烧得连渣都不剩。
  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的她竟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和兴奋,心脏里跳动着暴虐不安的情绪,似乎很渴望萧晋对她的羞辱能更加的猛烈一些。
  深吸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说:“那你也应该知道,那三件事是有时限和条件的。”
  “不杀人,不犯法,不违反杏林山禁忌,是么?”萧晋扯起她长衫的衣摆,歪头细细欣赏着她腰臀的弧线,笑着说,“至于时限,有一年呢!足够小爷儿慢慢的玩弄你了。”
  下意识的,巫雁行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萧晋那充满侵略性的视线和“玩弄”这两个字,就像是有一根冰凉又火热的针深深的刺进她的心里,不疼,却令她的灵魂仿佛都开始颤栗。
  “现在,你来选择吧!”放下她的衣摆,萧晋又抬起她的下巴,扒开她的红唇,一边像是在买牲口一样查看她的牙口,一边说道,“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还是继续被我羞辱?”
  巫雁行不说话,甚至用牙咬住了嘴唇,似乎想阻止嘴巴自作主张似的。
  这下,萧晋就有点傻眼了,心说这娘们儿还挺硬气,要是换成秋语儿,估计这会儿都快哭鼻子了。
  咂吧咂吧嘴,他松开巫雁行的下巴,点头说:“嗯,牙口不错,看来平日里你很注重保养,虽然年龄大了点儿,不大适合当宠物,但领回家当个干活的畜生还是可以的。”
  说着,他转头看向刚刚从湖里爬上来浑身湿淋淋的巫飞鸾,命令道:“去找条铁链来!”顿了顿,又接着说:“对了,我记得停车的时候看见你家医馆斜对面就有家宠物医院,去那里买吧,就说家里的泰迪不听话,让他们推荐个结实点的。”
  巫飞鸾年纪还小,不明白他要铁链的用意是什么,再加上他殴打羞辱恩师的行为,所以这会儿看上去虽然狼狈,但低头瞪眼的样子,像头小狼一样,很有气势。
  “萧晋,你不要欺人太甚!”巫雁行浑身发抖,貌似愤怒到了极点。
  萧晋却是无所谓的耸耸肩,问:“我就太甚了,你能把我怎么滴?强者可以随便玩弄弱者,这可是你所信奉的理念,怎么事情落到你自己身上,就不行了呢?这双重标准玩儿的是不是也太不要脸的点?
  话说回来,你可以反抗呀!反抗不了,也可以报警啊!普通老百姓都会这么做,还是说,您这位不普通的‘贵族’宁愿受辱也不肯自落身价,与底层人民‘同流合污’?”
  巫雁行牙齿咬的咯吱吱响,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萧晋。萧晋坦然的与她对视,对于自己眼中的轻蔑丝毫不加掩饰。
  良久,巫雁行双拳猛地握紧,喘息般地说:“飞鸾,按……按照萧先生说的去做……”
  巫飞鸾不敢违背师父的命令,尽管依然什么都不明白,但还是在恶狠狠看了萧晋一眼之后,转身快跑离去。

  “嗯,你这个小徒弟调教的不错,眼神蛮有气势的。”萧晋笑道,“是不是在床上的时候,你总是让他做出这幅表情来干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