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6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挑眉吹了声口哨,毫不客气的欣赏起来。
  一般女人和男人都会认为红色的内衣最性感,其实,这完全是没有经验光凭臆想得出的结论。红色内衣在照片中确实很亮眼,但研究证明,在实际的穿着效果中,最能引起男人性趣的,排第一的是白色,第二就是黑色。
  白色代表纯洁,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或破坏欲;黑色则代表神秘、危险,没有男人见了不想征服;至于红色,不过是挑逗而已,也就对是个女人都行的小年轻效果大一点罢了。
  巫雁行的年纪绝对超过了三十,但保养的很好,尤其是身材,能令外面绝大部分的年轻姑娘汗颜。
  在萧晋来到龙朔之后所认识的女人中,周沛芹和梁玉香偏丰满;郑云苓欧派不大;董雅洁的腰不够纤细;方菁菁只有腿长;贾雨娇咪咪太大;赵彩云太瘦;苏巧沁太矮;董初瑶、陆熙柔和秋语儿都属于匀称型,不够火辣;田新桐倒是各方面都不错,就是个子中等,要是再高挑一点就好了。
  抛开每个人性格中的可爱因素不谈,只论身材,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一点点的瑕疵,只有他眼前的巫雁行,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性感,完美。
  当然,萧晋早已过了看女人只看外表的年纪,巫雁行的身材和黑色内衣虽然是绝配,但鉴于她心理的畸形和阴暗,他并没有太多想做点什么的欲望,如果把这个女人换成贾雨娇,说不定早就按耐不住扑上去了。
  只一会儿,巫飞鸾便快跑着送过来一个古朴精致木盒,巫雁行接过去打开,直接拿出一枚足有五寸长的银针,狠狠一咬牙,就深深的刺入胸口的膻中穴。
  萧晋的眉头微微一挑,心说不管怎样,这个女人的中医水平都是货真价实的,起码自救的方式非常正确。
  只不过,中医之道博大精深,它对医者的要求很高,里面有太多玄之又玄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西医那种模式化的技术可以比拟的。
  巫雁行知道该怎么解决自己身体的麻烦,针刺手法也不错,可她却不懂萧晋的运针方式,内息顺着银针进入体内,却始终都打不开被封住的血脉通路,像只没头苍蝇一般四处碰壁,非但没有缓解症状,还令灼烧感变成了剧痛。
  过了足足二十分钟,她终于承受不住越来越严重的痛苦,拔出银针,极度不甘的对萧晋低下头,颤声道:“我……败了。”
  萧晋嘴巴咧了起来,弹飞烟蒂,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问:“那按照杏林山的规矩……”
  巫雁行嘴唇咬的煞白,慢慢举起手,说:“自今日起,我会无条件的为萧先生做三件事,如有违背,必遭杏林同仁唾弃,人神共愤,孤苦无依而死,以……以岐黄之名起誓!”
  虽然杏林山是一个相对松散的联盟性组织,但不管怎样,它都是一个集体,每一个组织成员在对集体奉献的同时,也都可以从集体中得到相应的好处和利益。
  所以,萧晋并不担心巫雁行会背诺食言,因为一个被杏林山唾弃的中医,除非跑到非洲或者南美的穷乡僻壤,否则,在任何一个主流的文明国家,都不可能再从事医生这个职业。

  关掉手机录音,萧晋上前拿过她手里的那枚银针,重新刺入了她的膻中穴。
  约莫五分钟后,只听巫雁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才拔出银针,随手丢到地上的木盒里,说:“因为你刚才自己错误的治疗,任脉有些损伤,不想老了之后落下什么后遗症的话,最近一个月都最好保持心态平和,至于怎么调理,就不用我说了吧?!”
  此时的巫雁行已是满头大汗,刚刚那道仿佛疼到灵魂深处的剧痛还令她心有余悸,喘息良久,才在巫飞鸾的搀扶下站起来,垂首道:“多谢!”
  萧晋随意的摆摆手,又点上了一支烟,“说说吧!费那么大的劲跟踪我,还用毁掉一位姑娘前途的方式请我到这儿来,你到底想干嘛?”
  巫雁行抿了抿唇,说:“‘冤鬼缠身’是一种特殊的剧毒,非对症解药不能解,可我看你把陆熙柔带走了,不像是懂得解药配方的样子,所以很好奇,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救治她、能不能成功解掉毒素。”
  萧晋微微蹙起眉:“你耗费人力物力跟踪我,还在我的车上家里安装监控,就只是想知道我救不救得了陆熙柔?”

  “是的。”巫雁行点头,“后来,我确定你真的可以用非解药的方法化解‘冤鬼缠身’,我很想知道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因此才选择用最能代表我诚意的礼节向你发出了邀请。”
  “什么?”萧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是说,宫妙恬作死一样的在新闻发布会上恶心我,是对我表示尊重的一种礼节?”
  “难道不是么?”巫雁行反问,“在先秦之前,迎接贵客的礼仪中是必须有人命的,当然,在现代文明社会不能这么做,所以,我选择了毁掉了一个年轻人的大好前途,这样的代价,想来应该足够体现出我对萧先生您的尊……”
  话没说完,因为萧晋直接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就这还不够,他又一脚踏住她的胸口,居高临下的寒声说道:“虽然这么问很蠢,但我真的还是想问一问:你当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懂点医术,能治病救人,就成什么狗屁的贵族了,就能随便玩弄别人的人生了?你以为你是谁?神吗?”

  巫雁行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火辣辣的,胸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呼吸艰难。巫飞鸾见状,大喊一声就要扑上来,却被萧晋一脚就给踹进了小湖里。
  “我当然不认为自己是神!”巫雁行用力抱着萧晋的小腿,目光倔强道,“但这个世界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有钱的人、有特权的人,自古到今,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底层人的玩弄,只不过是把血淋淋的东西用所谓的文明掩盖起来罢了。”
  听到她这样说,萧晋心里的怒火忽然就消失了,轻蔑一笑,抬起了脚。
  “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个十足十的心理畸形和变态,对你这样的人发怒,是对小爷儿一身医术的侮辱!”
  巫雁行捂着胸口爬起来,依然还是不服气的说:“我给了宫妙恬足够治好她母亲的药材,她事先也知道自己会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之间是公平交易,各取所需,你有什么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批判我?”
  萧晋嘴角邪邪一翘,上前一步,伸手扯开她刚刚掩上的衣襟,食指在她雪白的软肉上一边画圈一边笑道:“按照你的理论,强者自古就有玩弄弱者的权力,那现在,你我之间,强者是我,我想怎么对待你,就怎么对待你,你有反抗的余地么?”
  巫雁行娇躯一僵,死死的咬住嘴唇,却一动不动,任由萧晋轻薄。
  看着女人脸上渐渐浮现出的两抹潮红,萧晋却只觉得恶心,收回手指,在旁边的荷花缸里涮了一下,拿出手帕擦拭。

  巫雁行的脸色更红了,之前是因为羞耻,现在是因为耻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