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66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哥说了一段话让我也特别有感触,算是对这些新人的激励与告诫:“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事情踏进这一行,可能是金钱的诱惑,也可能是生活的压迫,但是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在艾文的手底下好好干,我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做不做,全凭你们个人自愿,我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强迫你们。”
  是啊,做不做全凭自愿!当时我进这一行的时候,飞哥就是这么告诉我的。我觉得我非常幸运,遇到了飞哥实心实意地对我。
  简单的动员大会结束后,大家都各自散去。
  艾文却悄悄地把我拉到一旁没人的角落说要和我商量要紧事,我心想这人还真是自来熟。一听是要紧事,我带艾文来到一间没有人的房间里,同时叫上了飞哥和条子,有事大家一起商量。
  “什么事,赶紧说!”条子到现在都没忘记刚才艾文对他的人身攻击,说话的时候眼神总是多了一分不屑。本来他不想来的,迫于飞哥叫他的压力不得不来。
  条子是我们这店的主心骨,跟在李嵩身边经历的事情也多,多问问他的意见也是可取的。
  艾文咳咳了两声,搞得挺神秘的样子,条子忍不住又催了一句道:“别墨迹了,赶紧说啊!”
  “催催催,催什么催!”艾文突然一改刚才的“骂街”形象变得正经起来,而且声音也不再是纯娘炮,有了几分男声的磁性魅力道:“这两天我听说到不少有关货源的消息,今天晚上在夜色就有个售货的卖家,咱们店刚开业,对这些鲜货的需求量非常大,我想问问两位老板有没有意向?”
  售货的意思就是卖人,这是犯法的!、
  飞哥当下就给拒绝道:“买卖人口,伤天害理,你最好打消这种想法。”
  艾文还想再说什么,我也给一口回绝道:“今天这话是第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有关你和这事的流言蜚语,到时候可别怪我心狠。”
  条子虽然对艾文有意见,但也是就事论事道:“就是说啊,你怎么能盯上这种买卖呢?我记得以前听你说过你就是被这些人卖来卖去的才踏进这圈子,怎么现在反而要做这事啊!”
  难怪条子敢于艾文针锋相对,原来这二人早就认识了。
  艾文沉默了片刻,突然双膝跪地硬生生地朝我们磕了一个头吓我们一大跳道:“我就说我艾文没有看错人,虽然我提这要求有些过分,但是我已经别无他求了。我本意并不是想买下那些货源,而是听说那些孩子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被骗遭受贩卖的痛苦,我想救下他们,求求你们帮我!”

  原来如此,我们都沉默了。
  艾文越说越激动,最后眼泪都掉出来了,就是为了乞求我们能够帮助他:“我知道你们断掉了乔老虎的老巢,所以我坚信你们一定有这个能力帮我,所以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我看到艾文在我面前磕了好几个响头,于心不忍地走上前搀扶他并安慰道:“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
  条子也跟着我上前扶艾文,但是这个艾文倔强得很,见我和飞哥不点头答应愣是不打算起来。条子也跟着劝慰他道:“你这么跪着有什么用,那些孩子还不是照样在那受苦,你放心大飞哥小飞哥都是心善之人,如果你所说实情,他们会考虑帮你的。”
  我瞪了一眼条子,意思很明白:你当我救世主呢,还心善之人,还什么人都帮。
  条子冲我吐了吐舌头以示不满道:“我大飞哥小飞哥本来就是我们的救世主。”

  我不了解实际情况,肯定不敢轻易应下这事,但是飞哥竟然意外地答应艾文了:“我们帮你救下那些孩子!”
  艾文一听连忙感激地叩了好几个响头道:“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感谢的话还说的太早,你说的夜色不就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张文铭开的那家吗?你不是不知道咱们市委书记在咱们a市只手遮天,没少给他儿子擦屁股,我估计全市能干出贩卖儿童也就他儿子张文铭了,得罪了张文铭就是得罪了市委书记。”飞哥分析得条条是道。
  刚才被艾文那一跪吓到了,这会我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售卖人口的地点在夜色,不就是张萌萌的哥哥开的夜色夜总会吗?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在他老爹的地盘上干这种事,真是让我对他嗤之以鼻。但人家是地头蛇,我又能怎么样呢?
  据我分析,张文铭在他们店里搞这些事情,张政天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睁一眼闭一眼罢了,张萌萌知道的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
  “飞哥说得有道理,虽然我也很同情那些孩子,但是我们店刚要在a市站稳脚跟,如果竖下张文铭这个敌人,就等于和他爹市委书记为敌,到时候有我们好受的。”我也必须站在宏观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不过这会条子倒和艾文站在一起了,替他说好话道:“咱们大飞哥小飞哥经乔老虎这一战威名远播,还会怕市委书记这个老头子吗?两位飞哥,你就可怜可怜这个娘炮吧!”
  “唉。”我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看向飞哥咨询他的意见,飞哥也默许了我的决定,帮助艾文。
  艾文一听乐得直接跳起来扑到我和飞哥面前在我俩身上蹭来蹭去,搞得我和飞哥好生不自在赶紧远离这个妖津。帮他可以,但是我不能盲目地帮。我顿了顿嗓子道:“今天晚上我们过去一趟,见机行事。”
  条子赶紧下去做准备,钱是必须要准备的,而且一大笔,艾文赶紧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我道:“这里面是十万块钱,我所有的存款,希望能帮得上忙。”
  我连连推辞道:“卡你先收着,钱我这还有,如果到时候不够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艾文感激地将银行卡收回包里,并向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今晚夜色售卖货物的规矩。毕竟这是一件违法的事情,所以张文铭做的格外保密,每个参加的人都必须有张文铭发出的请帖,而且一张请帖最多只能带两人,参加的所有人禁止携带电子设备。
  这可就难办了,到时候我如何与外界联系呢?
  请帖只有一张,我们之中最多去三个人,所以经过一番商议后,最后由我、艾文和条子一起过去。圈里很多人都认识飞哥,他最不适合干这事,但是飞哥又非常担心我,只好退一步做好我们的后勤工作。到时候万一出事,外面也好有人接应我们三个。
  在去夜色的路上,我给杨昊天打了一电话,这会他还在局里忙着整理乔老虎的案子,可能是我打扰到他的缘故,对我一上来就没好气,当然我也不和他计较直接问:“来夜色,我请你喝酒。”
  忙得焦头烂额的杨昊天肯定无暇搭理我,一下就给我回绝道:“没空!”
  杨昊天说完就要挂掉电话,我连忙阻止道:“找你有正事!”
  “什么事?”杨昊天一听来了兴致问我。
  我故意卖关子说:“你先来再说,你放心,这绝对是一件伸张正义为民除害,解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大事!”
  “你最好没骗我!”杨昊天爽快地立即放下手里的工作,直接赶来夜色。
  飞哥担忧地看了我一眼问:“杨昊天毕竟是丨警丨察,把他牵扯进来,会不会把事情闹大?”
  条子也跟说道:“是啊小飞哥,条子我个人认为这事咱们出点钱,把孩子们就出来就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