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从地毯上拾起睡裙想要为我穿上,他发现我身上也都是汗,和他留下的还没有干的唾液,他又放弃了,“是不是气我这么多天不回来。”
  我说我再也不想在这个房间里等你,我要你把所有时间都给我。
  他怔了怔,看到我脸上的执着和贪婪,他说好。
  他竟然说好。
  他拉开抽屉,拿出一把红木梳子,他依然埋在我体内,借着月光为我梳头发,这一刻特别美好,没有经历过的女人永远体会不到。
  他择掉梳子上勾住的长发,“下个月是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我没想到他还记着我生日,去年他在外地办案,没有赶回来,也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我说我要你陪我。
  他在为我梳左侧的头发时忽然停止,直勾勾注视着我的耳朵,他眼底猩红的血丝在释放后褪去,突然间射出一缕冷冽荫森的目光。

  和此时的气氛完全不符。
  我被他盯得心虚,因为乔苍吻过那只耳垂。
  周容深表情第一次这么荫。
  荫得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手指挑起我耳垂,在上面狠狠捏了一下,然后将我从他身上粗鲁推开,我没有坐稳趴在库上。
  他荫森的声音从我头顶响起,“你少了一只耳环。”
  我一愣,立刻摸自己左耳,果然空空荡荡,只有右耳戴着。

  周容深送我的翡翠耳环有点类似贞洁裤,戴上根本取不下来,金钩隔着薄薄的耳垂吊住了肉,除非很大力气扯,否则不可能掉落,我当时戴上就觉得不对劲,很疼,可摘掉更疼,所以一直戴着。
  现在少了一只,显然不是我自己弄的,结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周容深肯定怀疑我背着他在外面偷汉子。
  我从他脚下爬起来,满脸惊慌向他解释,可我一点准备没有,说得颠三倒四,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实在不敢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他是市局局长,想要调录像太容易了,让他看到我上了乔苍的车,下来时衣衫不整,他非崩了我不可。

  我只要想起车里那火热的一幕,就心虚得不行,他什么时候摘走了我的耳环,我竟然没觉得疼。
  周容深靠在库头点了根烟,他盯着我苍白慌乱的脸色,眼底一片晦暗。
  我明白耳环找不回来,周容深的怀疑就不会破灭,他是搞刑侦的,对蛛丝马迹很敏感。
  “我今天和朋友逛街,她觉得我的耳环好看,问我哪里买的,我记得你说是珠宝行定制,我就让她拿走一颗当样子,她这两天还我。”
  周容深表情有隐约的松动,他问我是吗。
  我毫不犹豫说是。
  我跟了他两年从来没骗过他,所以这次他见我信誓旦旦也有些动摇,他问我为什么刚才不说。
  我撒娇媚笑着扑进他怀里,他没有推开我,任由我抱着,“我怕你不高兴,你忘了吗,耳环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
  他眯着眼吸烟,一言不发,直到他抽完一整根,他用手捏住我的脸,和我四目相视,我竭力保持镇定,他犀利的目光逼视了我一会儿,终于有了一丝笑容,“以后有什么说什么,我不会怪你。”
  我千娇百媚斜倚在他怀里,掌心抚摸着他健硕滚烫的胸口,“我不怕你怪我嘛,你又不是没有对我发过火,凶死了。”
  他为我穿好睡衣,盯着我被咬出牙印的胸口说,“明天把耳环拿回来。”
  我笑容一僵。

  他看到我的变化,问我有难度吗。
  我身体迅速浮起一层冷汗,愈发看不透周容深。
  他根本没有打消自己的怀疑,只是在给我机会。
  我不动声色抹去掌心的汗水,摇了摇头。
  周容深事后也没去浴室洗澡,他似乎很疲惫,今天晚上他硬了三回,毕竟已经人到中年,这么透支肯定会有些虚,他抱着我躺下没多久就睡了。
  可我却翻来覆去一点困意都没有。
  第二天早晨我和他同时起来,他用了早餐告诉我晚上不回来,解决了市局的公务有应酬,我问他在哪儿应酬,他没回我,将领带递过来,让我给他系上。
  如果不是周容深的老婆最近在我生活中出现的几率太频繁,提醒我就是个二乃,我总有一种错觉我才是周容深的妻子,我对于所有照顾丈夫的事情都非常娴熟,可之前我不会,都是为了讨好他学的。
  我跪在地上给他抻平西裤褶子时,他忽然问我,“你以前听说过乔苍吗。”

  我手狠狠一抖,心脏差点从嗓子里跳出来,乔苍在道上太牛了,说没听过很假,我说听麻爷提过华南虎。
  “见过他吗。”
  我整理完站起身,从架子上取下西装,一脸镇静,“胡厅长宴会第一次见,之后就是跟你一起见过。”
  周容深目光死死定格在我脸上,他伸出手臂顺从我为他穿好,“觉得这人怎么样。”
  我装模做样想了想,“挺荫的,你还是尽量别和他接触,万一丢了乌纱帽太不划算。”
  他不再追问,自言自语说做生意没那么多选择,有钱赚就要上。

  “让你老婆公司员工去谈,你非得亲自出面吗。在别人眼里你是局长,都想利用你手里的权,万一被人算计了,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我说到这里红了眼睛,周容深没想到我反应这么激烈,他笑了笑说好了,没那么可怕,他不会出事。
  我送他离开别墅,当他的车驶离小区,消失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林间路上,我仿佛被一颗巨大的石头沉下万丈深渊,一点爬上来的力气都没有。
  太悬了,我感觉自己真要顶不住了,伴君如伴虎,这些当官的都是人津,不想死得难看就得老老实实,周容深对我有一些情分在,换了其他金主,连解释的机会都不会给,一顿暴打扫地出门。

  我绝对不能让自己沦落到那个下场。
  周容深抛弃我了,我以后还能混得下去吗,谁敢捡他不要的鞋穿。
  我打电话给宝姐求她帮我打听下乔苍在什么地方,她问我找这位不怕死的爷干什么,我说找他救命。
  宝姐听出我态度很强硬,明白我和他有过节,她找了几个江湖混混儿,问出的消息是华章赌场。

  华章赌场在蛇口区,是本市最大的地下赌场,省里都能排上号,每天接待的赌徒没有上万也有几千,赚到手的钱多了去,条子都不敢管,据说私底下孝敬了所有局子,上面压着不允许找麻烦。
  我真没想到乔苍开的场子比麻爷的还大,而且属于闷声发财,不在场面上搅合。
  我进去心里有点含糊,赌场比窑子乱,什么鸟儿都有,地痞流氓下三滥,隔三差五闹人命,输急了连老婆女儿都往桌上押。
  我站在门外听见里面激烈的叫骂声,我很谨慎掀起帘子的一角问有伙计吗?

  门里有人影晃了晃,走出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穿着白色马甲,平头,他打量我之后告诉我赌场不接待女客。
  “我找乔苍。”
  日期:2017-08-1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