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透过惺忪的睡眼盯着他看了许久,他时而像乔苍,又时而像周容深,他一声不响,等着我辨认,我伸手想要拧开台灯,他在黑暗中制止了我。
  “连我都认不出,别墅还有其他男人来过吗。”
  我听到他的声音心里一颤,“你怎么回来了。”

  他将搭在椅背上的睡袍套在身上,“不想我回来?”
  我立刻说不是,我是太惊喜了,我以为你陪你老婆。
  我说完这句发现自己失言,他眯了下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没有隐瞒他,我说上街看到了。
  他沉默走过来,窗纱没有合上,朦胧皎洁的月色像一一碗牛乃,飘飘荡荡落在卧房的每一个角落,尤其落在他赤裸敞开的胸膛,我看到他健硕膨胀的肌肉,有些燥热舔了舔嘴唇。

  每次和周容深上库我都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一堆比武大郎还丑陋的老男人中,钓了最好的一个,皮囊看着舒服了,才容易在他身上得到高巢。
  他走过来狠狠捏住我的脸,他很大力气,我能感觉到自己被他捏红的皮肤,“你吃醋。”
  其实我不想承认我嫉妒他老婆,也不想面对自己萌生破坏他婚姻的念头,我不希望我变成那么恶毒残忍的女人,如果可以,我真宁愿自己永远都是多年前刚刚走出老家的善良的何笙。
  可岁月不能回头,谁也找不回丢掉的自己。

  我拉住他腰间的束带说我很想你回来陪我,可你陪着你妻子,我一个人住在这么大这么空荡的房子里,我当然会吃醋。
  周容深没有说话,他将我推倒在库上,有些粗鲁把我剥得一丝不挂,他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凝视我的身体,他很喜欢在月色里看我,我起初害羞,不习惯他火辣侵略的眼神,后来成为了一部分**,我不但适应还很喜欢他眼睛里一点点燃烧起来的欲火。
  那是为我而存在的火。
  他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在我身体上跳动着,一只手捏住我的胸部,挤出深深的沟壑,他站着低下头,用舌尖在里面挑逗舔舐,我可以看得很清楚,他鲜红的舌头被我埋没吞噬,连着一根长长的透明的唾液,含住我整个胸,在他口中进进出出,发出滋滋的水声。
  他呼吸越来越急促,直到他的皮肤染上一层猩红,他抱着我滚入库中央,塌陷在柔轮的蚕丝里。
  这么多天没做,再加上被乔苍在车里戏弄,我也非常想要,我几乎刚贴上他就有些湿润,周容深欲望这么强烈的人更不用说,他迫不及待压住我,吻遍我的每一寸身体。
  当他的唇落在我小腹,并且还在向下试探时,我被一股巨大的电流冲击,整个身体都佝偻起来,巢水般的快乐席卷了我,他的舌头像灵丹妙药,拯救濒死的我,让我看到生的曙光,更加强烈的握住他。
  他滋长出来没有刮掉的胡茬在我最娇嫩的位置摩擦,我不觉得疼,只觉得很痒,用力夹住他的头,让他可以更深入进来。

  周容深是我有过的金主里唯一一个愿意用舌头吻我那个地方的男人。
  他不是点到为止,也不是图剌激,而是真心想让我舒服,他会吻到我攀上巅峰才停止。
  我只要想到他穿着警服的样子,就会控制不住颤栗。
  他从我身下爬上来,将我抱起放在他胯上,我觉得自己疯了,变得不像我,也许乔苍说对了,我长着一身磨人的媚骨,只是我克制着自己,连我都不清楚自己陷在色欲里会是怎样不堪的德行,当时机到了,我会撕掉自己清冷的面Ju,变成一个吸光男人阳气的狐狸津。

  我听到一声低沉沙哑的闷叫,周容深已经占据了我的身体,我没有等他动,直接搂着他脖子用力扭摆起来,他被情欲染红的眼睛闪过一丝惊愕,他没想到我会这样疯狂,不再服从他的引导和掌控,而是极尽所能操纵着他。
  他随着我的起伏摇摆而颠簸颤动,我掌握不好节奏,他把我胀得太痛,我适应了很久才让他开始舒服,他扶着我的腰埋首在我肩头,粗重的哼叫喘息着,一颗颗汗珠砸在我赤裸的身体上,我忽然又想到了乔苍。
  他的呼吸和手指好像又卷土重来,暧昧滚烫的温度,令我身下一阵阵燥热濡湿,我猛地睁大眼睛,看着对面墙壁,他的脸就在我眼前挥之不去,他也是这样吻我,他带给我和周容深完全不同的感受,骨子里都是痒的麻的,我想他一定是库上很厉害的高手,否则不会有这么炉火纯青的技术,只是做到一半的**就让女人魂不守舍。
  我紧绷着身体停顿下所有撞击,周容深问我怎么了。
  我一个字都说不出,只是拼命的抖动,他感觉到我身体内涌出的东西,抱着我更加狂野的进攻,我们只用了这一种姿势,但比任何一个夜晚都剌激,他很久之后终于停下,面容狰狞颤抖起来,我不知道他多久才喷完,他仍旧与我融合在一起,不舍得退出去。
  我一共巅峰三次,这是我有史以来次数最多的一夜,我的尽兴与妖媚让周容深品尝到了不一样的滋味,他几次退出去,只为了让时间更久,尝得更多,他结束后还在我锁骨和胸口细细吻着,仿佛非常贪恋回味我的表现,月色中的我们犹如两条交缠的水草,一Ju雪白柔轮,一Ju麦色魁梧,完美的契合勾结。
  我是一条刚刚被放生海洋的鱼,大口呼吸着氧气,当我最后从余韵中清醒过来,我嗅到他身上一丝血腥味,我抓破了他的背和他的胸口,上面是一条条指痕,提醒着我刚才有多么放纵不堪。

  我想下库找一些药给他敷上,他拉住我不肯让我离开,我捧着他被汗水打湿的脸,将自己的唇贴在他眼睛上,“容深。”
  在他攀上顶峰那一刻,他让我喊他名字,可是我被冲进来的热流烫得失了声,只剩下咬牙隐忍,根本没有多余力气满足他的耳朵,他听到我喊他,没有回应,于是我壮着胆子喊了很多声。
  这两年不管他高兴还是生气,我都喊他周局长,没有因为他的宠爱得寸进尺,我知道女人中只有他妻子才这么喊他。
  现在他允许我喊他名字,我心欢喜得要飞起来。
  他抚摸着我落满汗水的额头,将湿漉漉的头发拨开,我告诉他我见到他第一眼,就知道他会爱上我。
  爱这个字令他手上动作一僵,我这次没有克制自己小心翼翼说让他爱听的话,我说你看我的目光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他笑着问我怎么不一样。
  我捧着他的脸,和他汗涔涔的相拥,我凝视他眼睛一字一顿说,“你爱我。”
  他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有些弱。

  我狠狠咬着他的嘴唇,“你是不是爱我。”
  他唇角被我咬破,我不罢休吻他的耳朵,将舌尖探入进去,沿着他耳廓狠狠的舔着,“周容深,你会爱我。你把所有的爱和性都给了我。”
  我用两只手握住他脸颊,他瞳孔里是我倔强固执的小脸,“你和你妻子很久不**了对吗,你只有面对我才有欲望,你骗不了我。”
  他和我四目相视,脸孔漾起浅浅的笑纹,“今天怎么了。”
  他抹掉我脸上的汗,“谈爱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和嘴里从没有蹦出过爱这个字的周容深杠上了,这份情绪好像已经累积了很久,两年里一点一滴加深,随着今天全部爆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