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突然俯身压在我上方,将我禁锢在他和车门之间,他的脸孔越来越近,到最后几乎贴在我头发上,他非常温柔耐心一缕缕拂开,直到露出我整张脸。
  他专注打量我的五官,眼神摄人心魄,透露着使人惊慌的锋芒。
  他粗糙的指腹在我耳朵后凸起的骨头上轻轻摩擦着,我身体情不自禁一下下颤动,他垂下眼眸看我起伏的胸口,“你身体对我很有感觉。”
  他的挑逗手法比周容深还高超,一看就是女人堆里滚出来的,能津准无误捕捉到我身上的敏感点,我有些难堪说,“乔先生知道我和周局长的关系,你们既然有交易,也算半个朋友,朋友妻不可欺。”
  他若有所思,“他的夫人我见过,好像不是你。”
  我抬起头,视线中是他梳理得非常整齐干净的短发,“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他伸出手托起我下巴,并没有用力,只是虚虚浮浮用指尖挑着,他看了我很久说,“我会看面相,何小姐骨子里是水性杨花的荡*,在库上很是磨人。”
  他按在我唇上的手指下滑,扼住了我咽喉,同样是虚浮的扣在上面,可还是让我头皮发麻。
  这男人太有侵略性。
  他低沉的笑声从我头顶溢出,“我对于水性杨花的女人一向来者不拒,如果你对周局长厌倦了,可以来找我。”

  他唇贴着我耳朵,呵出一口令我浑身燥热的气,“我可以让你飘飘欲仙。”
  我大惊失色推开他的身体,还好这辆车非常严密,外面有人经过也看不到什么,不然传出去让周容深知道了我八百张嘴都解释不清。
  我表情有些怒意,“等着乔先生光顾的女人排长队,我不凑热闹了。”
  我用手拉车门,发现上了锁,我脸色一变,乔苍在这时从后面抱住我的腰,将我拽进他怀里,“可我就想干你,怎么办。”

  他裹着烟气的吻凶狠落在我唇上,霎那间舌头钻进我嘴里,扫过我的牙库,狠狠戳向我喉咙。我口腔中全是他的气息,尤其是舌头被他吸住的时候,他特别用力,恨不得把我吞进肚子里,我眼前炸开一片白光,白光吞噬了他的脸,只剩下一双微微睁开的眼睛。
  眼睛里是戏谑,和赤裸的欲望。
  在他吻得最激烈狂热时,他手伸进我衣服里,扯掉我的胸罩,毫无阻碍握住了我的汝房,狠狠揉捏几下,他的吻开始在我脖子上肆虐,一路逼近胸口,皮肤上是他留下的浅浅的唾液痕迹。
  当他含住我汝头时,我猛然清醒过来,抬起膝盖用力撞击他胯部,他非常敏捷躲开,大掌在我私丨密丨处抓了一把,十分情色说,“你湿了。”

  我羞愤难当,朝他扬起手臂,被他在空中拦截住,他另一只手在我身侧一晃,“我刚才帮你,怎么也要收点酬劳,我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他说完修长的手臂探到前面,按下一枚按钮,车发出一声脆响,保镖从外面把门打开,我顾不上和他算账,只想迅速逃离这个危险猖狂的男人,我颤抖着整理好自己衣服,慌忙跑下车。
  我不敢想如果刚才没有制止他,他会不会真的在车里就上了我。
  我惊慌失措冲上宝姐的跑车,她已经恢复过来,正给自己的伤口涂药,她见我脸色苍白问怎么了,我结结巴巴说刚才绊了一跤。

  她疑惑看了看我跑来的方向,乔苍的车缓缓驶上街道,但没有立刻开走,像是在等谁,宝姐坐在驾驶位发动,在两辆车擦身而过时,黑车后座摇下了半截车窗,露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腕表射出一缕银光,那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没看清掌心是什么东西,车已经飞快开走。
  我捂着剧烈跳动的胸口,似乎还能感觉到他舌头在上面辗转吮吸的柔轮,宝姐一言不发在旁边看着我,等我发现车已经停下,面前是一栋栋居民楼,我问她是到了吗。
  她推门下去,我跟在她身后上楼,她这里的房子是马副局从一家地产商老板那里贪污得来的,直接写了林宝宝的名字,他倒是没亏待宝姐,用自己的权力在很多场面上都罩着她。
  我进去以后发现客厅沙发上有很多白丨粉丨,我特震撼问她你是不是吸丨毒丨了,她说偶尔吸两口,没怎么上瘾。

  我拿了一包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我对这东西比较熟悉,麻爷就是贩毒的,宝姐吸的是大麻,里头掺了摇头丸磨的粉,劲儿不大。
  大麻比冰*好很多,那玩意最凶,是所有丨毒丨品里唯一戒不掉的,就算当时戒了也会复吸,圈子里有姑娘去澳门陪客户赌博,客户是大腕,百家姓里扛旗的,在澳门吸食了很多冰片。
  小半年的功夫就瘦得皮包骨,经纪人去戒毒所看过她一回,出来时脸煞白,她那种见过大风大浪的老鸨子都发怵的场面,不用说也很恐怖。
  我把粉扔进马桶里用水溺了,大声警告她不要再碰这个,这是会死人的。
  她站在酒柜前倒酒,很平静说,“我这样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混不下去大不了洗白嫁人。”
  她看了我一眼,“你会娶我吗。没孩子没清白没心。”
  她感叹说,“别祸害那些好男人了,你当初入行不说过吗,你就坑那些当官的,有钱的,不祸害老百姓。”
  她递给我一杯酒,我接过来喝了一口,是龙舌兰,很烈的酒。

  她终于把忍了一路的话丢出来,“你怎么认识乔苍的。”
  我避重就轻把事儿跟她说了,她沉默了一会问我想死想活。
  我问她什么意思。
  她郑重其事看着我,“乔苍这种人物,半条命握在阎王手里,看着很牛逼,可一旦倒了,他身边的人绝对没好下场,条子不抓,死对头也会暗中搞死。混黑道的爷一丁点人性都没有,到了他这个位置,两只手全是血,不栽则已,栽了就爬不起来。”
  我一脸平静说我是周容深的情妇,别的男人和我没关系。
  她声音很冷说这样最好,别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
  我喝完那杯酒,从宝姐家里出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点了一根烟。
  我不是不会抽烟,只是没在人前抽过,圈子里的姑娘没有不会抽烟喝酒的,就和娱乐界明星整容一样,行业趋势,不干不行。

  烟头燃烧的火光在黄昏下闪烁的,我倚着冰冷剌骨的墙壁,觉得自己穷途末路。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预感,从乔苍这个男人出现的那一刻,这种预感就有了,来得措手不及。
  是充满肉欲和背叛的预感,现在变得更浓烈。
  不管是他的人,还是他给我的感觉。
  看上去迷幻美好,扒开这层糖衣里头是没有解药的剧毒,我承认他亲我的时候我有些把持不住,如果我喝了酒,能用醉了当借口,我也许根本不会推开他。
  我回到别墅觉得津疲力竭,保姆做的菜我一口没动,直接洗了澡入睡。
  快凌晨时我迷迷糊糊醒来,觉得有些口渴,想要下楼倒杯水,却看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