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2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估计料子的重量,三十公斤满料肯定是不用想了,能有一半就该笑了,但是就算有一半也不得了,十五公斤的桃花春料子,那也是好几亿,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点兴奋。
  “草,又是他妈的垮了,这运气真他妈背啊!”
  我听到了两个人懊恼的话,就看了一眼,张奇气急败坏的把料子给砸了,我估计肯定是垮了,那块料子根本就不可能有黄加绿,皮壳打灯看的都是虚色,打灯看皮壳主要看料子的通透性。
  我走到了前台,跟服务员说:“那块莫边的料子,三十公斤的,我要了。”

  “邵先生,那块料子是新厂区的,一般新厂区很难出好料子的,老板吩咐过了,你是熟人,所以。。。”服务员说着。
  我点了点头,我说:“就那块。”
  服务员看我很坚决,就说:“那好吧,邵先生,料子标价一百五十万,我们给你打九折。。。”
  我把卡交给他,这个时候马炮跟张奇愤怒的走过来,两个人很气急败坏,张奇说:“飞哥,咱运气也太背了,妈的,边都出了高绿了,下面一寸就他妈变砖头了,这也没谁了。”
  我说:“花钱上课,值得。”

  张奇有点无奈,说:“飞哥,你又看中那块料子了?”
  “莫边的,大莫边的。。。”我说。
  张奇挠了挠头,说:“飞哥,不能吧,大莫边是新厂区的,这都他妈淘汰的场口了,你也赌啊?这不是砸钱买垃圾吗?”
  “我草,你们是不是赌输急眼了?邵飞,我的钱可真是偷我老爸的,我要是输光了,你们两真死定了。”马炮不爽的说着。
  “我们死定了?那你跟不跟啊?一百五十万。”我说。
  马炮有点犹豫,输了一百多万了,有点懊恼,但是有点傻乎乎的,说:“妈的,我都输了一百多万了,还在乎这点钱吗?反正是打死你们,我跟,给我五十万的股。”
  他说着,就从钱袋子里给我数了五十万,我没客气,让赵奎收着,五十万也不是小钱,这次赌的都不大,一百万一百万的赌,我只是想看看我的运气还在不在,但是从前面两块石头看,我的运气似乎不在了。
  所以,那就考验经验跟眼里吧,我相信我老爸的研究。。。
  付完钱,我们取料子,把那块大莫边的料子抬到切割台,上了切割台,张奇看着料子,有点嫌弃,说:“这他妈皮壳看着跟他妈狗屎一样,能出货?”
  我咬了咬嘴唇,能不出货,我还真的没底,我说:“先切切看吧。”
  “对切?”张奇说。
  我看着料子,我说:“对切,看里面种水,如果好,就直接横切,看质量。”
  料子便宜,一百多万,所以我没多少讲究,这块料子切口有春色,但是种水不怎么好,我就赌他变种,如果能达到冰种,料子直接乘以一百。
  张奇也没讲究,直接下刀,从切割面中间的位置,横着切一刀,我站在一边,马炮扣了扣鼻子,说:“都他妈三块了,邵飞,你他妈是战神啊,你可千万别在输了,老子想赢,我草,你要是不赢,老子去你店里,免费草你店里所有的女人,我告诉你。”
  我没理马炮,我心里也在祈求着,我最近有点背,所以我想看看这块石头能不能让我转运,其实赌赢的心里还没有验证的心里强大,如果一个人走背运了,真的,你有在大的实力都没办法翻身了。

  运气很重要。
  我看着料子快要被切开了,我紧张起来了,也很焦急,恨不得现在就把料子给切开,这种心里有点急躁,我很想看到里面变种。
  突然,张奇的手停下了,他没有切完,可能是太累了,所以直接拿着起子朝着切口一别,直接把剩下的料子给别开了,一开两半,料子掉在切割台上,边角有一块不匀称的突起。
  “看吧,变个卵啊,还他妈是糯种的,不过这个糯种的桃花春挺好看的,打牌子不行,做手串卖给女人挺好的。”张奇不爽的说着。

  我看着料子,很失望,非常失望,料子没有变种,我拿起来前面的那一半,打灯看了一下,突然,我挑起了眉头,透,灯光下很透,我赶紧把料子丢了,然后拿起来剩下的一半,然后打光,我这一打光,惊喜的发现,这剩下的一半更透,妈的,种水也他妈太长了吧?长的这么不明显?
  “我草,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又输了?我草,邵飞,我他妈的那么信任你,你居然坑我?我不管,你赔我两百万算了,你也不想看着我被马文打死吧?他非常狠的,视财如命的。”马炮不爽的说着。
  我看着马炮,我说:“给他一百五十万。。。”
  听到我的话,马炮突然变得鸡贼起来,上下的看着我,然后贼兮兮的说:“我草,做人当然要有始有终了,我开玩笑的。”

  他说完就扣扣鼻子,我笑了一下,你说他蠢?但是聪明的时候比谁都聪明。
  我把料子放下来,我说:“横切吧,一刀两半,种水在涨,料子的肉质有多少,听天由命。”
  张奇看着料子,有点不爽,说:“我草,这他妈的,还听天由命,我都可以告诉你了,没戏啊。”
  他说着,就把料子给对切,我站在一边双手抱胸,严肃的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心里有点气愤,妈的,难道运气真的用光了?这块料子只要变种,就能赢,多好的桃花春,颜色很正,可惜,就是种水不好,只要种水进去了,就能赢,而且是暴富。
  我看着料子被横着剖开,料子有点长,切的有点麻烦,张奇切了三分之二,有点不耐烦了,又停了机器,然后要拿起子别开,我立马说:“切,别停,说不定好料子都在后面呢。”
  听到我的话,张奇无奈的摇头,说:“飞哥,咱们最近运气差的很,赌不赢的。”
  我咬着手指,看着张奇继续切,心里很气,妈的,我就不信赌不赢,我看着张奇把料子给切开,料子一开两半,当料子翻开的时候,我顿时挑起了眉头,使劲的拍了一下手掌,吼道:“我草你吗的,谁说我赌不赢?看到了没有,变种了。。。”
  听到我的话,张奇有点傻眼,挠了挠头,呢喃的说:“我草,真的变了。。。”
  我立马抱起来一块料子,从三分之一处变种的,切割面非常的光滑,在灯光下,都能透出来我的影子了,但是这并不是玻璃种的。
  我打着灯看了一眼,很兴奋,料子至少有三公斤,虽然没有达到冰种,但是到了冰糯,而且起胶的感觉很强烈,像是粉红色的糯米化开了一眼,晶体非常细,水头非常好,光泽度较好,色感春色绯红,棉絮感也不是很突出,出牌子,正常尺寸,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上千万的空间有。
  可惜料子只能打牌子,没办法取镯子,女人带镯子的多,带牌子的少,所以,从整体上,这块料子是打折扣的,我看着料子,三块牌子不是问题,剩下的吊坠,蛋面戒指也是有的。
  总体价值应该在四千万以上,可惜,没有变冰种的,如果达到了冰种,料子直接四个亿都有可能,我无奈的摇头,看来运气是还在,只是没那么强烈的。
  不过我又笑了一下,运气这个东西,那能说的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