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6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只是燃烧的味道混合,不像直接吃松子的毒性那么猛烈,但依然不容小觑,如果在一个小时内不及时就医的话,心脏就会快速衰竭,性命堪忧。
  当然,萧晋敢把它喝下,自然是因为他有恃无恐。
  “你叫什么名字?”端起第二杯,他一边轻嗅一边和煦的问道。
  小正太依然低着头,毕恭毕敬道:“回先生的话,我叫巫飞鸾。”
  “你也姓巫?巫雁行是你什么人?”
  “她是家师,我是孤儿,是师父把我养大的。”
  唔,还是养成系,那姓巫的娘们儿就是会玩儿。
  “你知不知道你给我烹的是什么茶?”萧晋又问。
  “知道,”巫飞鸾回答道,“是不见松,家师手里仅剩的几克,都在壶里了。”
  萧晋的表情慢慢冰冷起来,再问:“那你又知不知道,不见松不能跟任何与松树有关的事物接触?”
  巫飞鸾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摇摇头,然后说:“壶里只有不见松,除了水,我没有添加任何别的东西。”
  “可你用的燃料是松塔。”
  巫飞鸾呆了一下,随即表情便慌乱起来,紧张地问:“先生,我……我做错什么了吗?因为师父喜欢松塔燃烧的味道,以前为她煮茶都是用松塔的,这是我第一次烹制不见松,我……我……”
  看小正太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像作假,萧晋的脸色就缓和了许多,说:“别害怕,不知者不罪,以后记住就行了。”

  巫飞鸾长长吐出一口气,赶紧弯腰鞠躬道:“谢谢先生!我记住了。”
  “行了,”萧晋又摆摆手,道,“这里没你的事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是,先生。桌子上有摇铃,如果您有什么吩咐,随时都可以叫我。”说着,巫飞鸾就躬身退出了亭子。
  确认方圆二十米之内没人了,萧晋才从怀里摸出几枚银针,缓缓的刺入心口的几处穴位,小心翼翼的提拉捻动起来。
  约莫一刻钟后,他“哇”的一声呕出一滩黑血,拔出银针又闭目调息了片刻,才长长舒了口气。
  啪啪啪……
  有掌声从不远处传来,萧晋转头望去,就见巫雁行一边鼓掌,一边踏着石子路款款而来,长衫被风抚动,颇有几分仙气。
  “萧先生无需药石,仅凭区区几针,就能化解剧毒,医道之高明,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萧晋撇撇嘴,不客气道:“都是现代人,就甭拽年代戏的腔了吧?!穿身长衫,扎个不伦不类的道髻,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世外高人了?”
  巫雁行一滞,似乎是从来都没人这么无礼的跟她说话,很不适应的样子。

  “嗬!还真相信自己是高人啊!”萧晋不屑地讥讽道,“你果然是个变态,是不是年轻那会儿被男人给狠狠的玩弄过,所以才变成现在这副心理畸形的样子的?”
  巫雁行闻言双目一眯,整个人都变得冰冷起来。“萧先生,请你慎言!”
  “恼羞成怒?看来是被我说中了。”
  萧晋咧嘴一笑,忽然身形如风,眨眼间便掠到了巫雁行面前。
  巫雁行大惊失色,本能的向后疾退,同时双臂交叉护在前方,企图抵挡萧晋伸过来的手掌。
  下一刻,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小臂上传来一阵剧痛,仿佛骨头都要断了,下意识的一松,就有一只手趁虚而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高高举起。
  “来而不往非礼也!”萧晋看着女人的惊恐的眼睛,声音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巫雁行,我真的很好奇,你医术不如我,功夫也不如我,到底是谁给了你如此大的勇气,不但派人监视跟踪我,还敢下毒试我?
  杏林山吗?我可不记得里面有支持私人恩怨的条款。还是说,你觉得你拿着一枚铜质的牌牌,小爷儿就不敢杀你了?”
  巫雁行双腿无力的踢蹬着,凹凸有致的身躯在宽松的长衫里扭动个不停,双手死死的抓着萧晋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臂,俏美的脸颊已经憋得发紫,眼白也要有渐渐往上翻的趋势。

  “你……你不是杏林……”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不……不能……”
  萧晋冷笑:“你是想说,如果我杀了你,会遭到整个杏林山的报复?”
  巫雁行无法点头,只能拼命眨眼。
  “女人,你是不是完全没脑子的?”萧晋脸上的讥讽意味更浓了,“我虽然不是杏林山人,但你以为我这一身医术是哪里来的?天上掉下来的吗?”

  巫雁行一惊,随即便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起初的时候,她不知道、也不相信才二十多岁的萧晋的医术能高明到什么程度,因此也就没有多想。
  但刚刚萧晋为自己解毒的过程,她看到了,别的不说,单是针刺这一道,就是她所望尘莫及的。
  只不过,因为先入为主的印象,她完全的忽略了,能将这样一个年轻人调教成医道高手的师父,会是怎样的大师级人物。
  那样的人物,有可能跟杏林山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这显然不可能。
  在整件事情里,是她跟踪在先,下毒在后,不管主观意愿有没有想要弄死萧晋,挑起事端的都是她,如果萧晋就这么把她给杀了,事后由那位大师出面转圜,杏林山高层很可能就会判定她是咎由自取,不但白死,还要背上一个破坏内部团结的骂名。
  “对……对不起……”在眼白完全上翻之前,巫雁行用喉咙里的最后一丝气息说了这三个字。

  萧晋无聊的扯扯嘴角,摸出一根银针,在她身上的几处穴位上快速的刺了几下,然后松开了手。
  “噗通”一声,巫雁行摔在地上,剧烈的喘息和咳嗽让她眼泪鼻涕口水齐流。
  再美的女人在这种时候都不会有丝毫的美感,当然,喜欢重口味的除外。
  “你……你对我做了什……什么?”呼吸顺畅了,巫雁行却发现自己五脏六腑就像是在被火焰灼烧一样,不由惊骇的问道。

  “刚才我说过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萧晋坐回石椅上,翘着二郎腿,叼着烟说,“你刚刚给我下了毒,想必对毒物一道很有心得,按照杏林山切磋的规矩,我也应该用自己最擅长的医术来回敬你才对。小爷儿不才,在针灸方面还是挺有研究的。”
  巫雁行心中叫了一声苦,顾不得擦拭脸上的眼泪口水,就那么跪坐着给自己把起脉来。
  这一把不当紧,骇的她魂儿都差点飞掉。因为从脉相上来看,她五脏六腑的经脉通路已经全被破坏,气血在体内各处淤结,脉搏跳动的就像是在打鼓一样,不出一时三刻,必然会因为多器官同时衰竭而死。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的明白,萧晋的医术早已在她之上。她招惹的是一个根本惹不起的妖孽。
  “飞鸾!快拿我的银针过来。”大声喊着,她一把撕开长衫的前襟,露出雪白的胸口和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衣。
  日期:2017-08-0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