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64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张文铭倒是有几分做生意的天分,自打开了一家后,那生意是风生水起节节攀升,他又开了三四家分店,除了张文铭本人的能力之外,还包括张政天给张文铭安排的这个媳妇,也就是说张情基的继母,张情基的继母家里做生意很有钱,虽然她与张文铭的夫妻关系一般,但是在事业上没少帮助他,所以相对张政天,大多数情况下张文铭更怕他这个媳妇。两个人自从结婚以后,一直都没有孩子,有人说张情基的母亲是个石头女人不能生养,还有人说人家本身就不想生孩子,Ju体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张政天除了有张文铭这个儿子,还有个出生较晚并且被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张萌萌。张政天除了政事做的还算不错还对老婆好,也就是张萌萌的母亲,张萌萌的母亲因生她时难产去世,所以张政天几乎把所有的爱倾注在张萌萌身上,她的成长求学甚至包括婚姻还要替她包办,本来张萌萌一毕业就被张政天安排a市医院工作,但是张萌萌拒绝了,她不喜欢父亲给她安排的这一切,所以张萌萌来到我们学校医务室做了一名医师。

  我这是经过我与张萌萌的交谈后才了解到的,怪不得她能打听到我的消息,原来是因为她有个市委书记老爹为她保驾护航。听到这,我不得不对张萌萌的老爹产生几分兴趣,这市委书记的的帽子不是白盖的,眼线遍布整个a市,就连我与乔老虎的恩怨他都知道。
  刚才我听张萌萌说她老爹不允许她去丨警丨察局,这个我也从侧面了解了一下,原来是因为张政天和伍肖阳因为张情基的老爹张书铭开夜总会的事结下过梁子,两人平时在面上还看得过去,但私下里是老死不相往来。
  有好几次伍肖阳故意抓张书铭的夜总会里闹事为把柄没少给张政天添堵,还真是一对老冤家。
  “哦对了,我爸想见见你,改天一起吃个饭吧!”张萌萌盯着我突然说出这句话把我吓得差点没把桌前的咖啡被子撞翻。
  “你爸要见我?”为了确保我没听错,我又问了一遍。
  张萌萌冲着我肯定地点点头。
  市委书记大人要见我,这是什么情况?
  见家长?
  张萌萌见我的反应有些过激,顿时有些不满问道:“又不是结婚见家长,你至于这个反应吗?”

  噢~吓死我了,不是见家长就好。﹎
  一直以来,张萌萌对我“穷追猛打”,当她说到让我见她爸的时候,我能想到“见家长”这一词一点都不为过。
  言归正传,既然市委书记都邀请我了,我一个小辈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当下便应下张萌萌并且让她安排时间,张萌萌兴奋地连连道:“你放心,一会我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安排时间,就是吃个便饭,你不用紧张。”
  我暗想,张萌萌你真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老爹能屈尊约我一个高中生,岂是简单吃饭就完事的?不过我也不忍打破张萌萌的幻想,女孩子嘛都这样,哄着点。
  送走张萌萌后,我回了店里,飞哥正和条子他们商量人员招聘的事。店面装修已经收尾了,兄弟们正忙着打扫擦洗各处玻璃,时不时地还应个小曲打闹一番,这倒让似乎看到了一家人的感觉。

  有个眼尖认识我的兄弟正要扬起嗓子喊上一曲儿一看到我进来连忙收住,差点被自己呛着,手忙脚乱地拾起掉在地上的抹布毕恭毕敬地与我打招呼,其他兄弟看到我以后也跟着弯腰打招呼。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便直奔里面的走廊,完全没在意他们的小打小闹,当然我不会明面上允许他们这样,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该给点脸色的时候还是要给的。兄弟们知道我们顺利干掉了乔老虎,一个个高兴得像撒开欢的猴子,我个人还是为他们高兴的。
  不当家不知事繁杂,人员招聘也是个劳心劳力的活儿。还好条子是个老油条,业务上的事情基本都熟悉,酒水饮料的进货联系的依旧是之前那家,有了酒水饮料,夜总会算是能开业了,但是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是需要的。
  条子手下的兄弟能做的工作就是负责店里的安保,选几个长得比较秀气的在大厅里当服务生,免得到时候来个闹事的人,我们的不能及时到位。这些都是次要问题,最主要的是公关人员,像什么模特、佳丽、包厢公主都需要专人专部门负责。

  “先把招聘信息放出去,不要太张扬。”我也头回接触这些业务,不是很懂,主要还是听飞哥的意见,说白了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人好招,但是带她们的人不好找,最好是自己人。”飞哥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落在条子身上问:“条子你那有没有自己人?”
  条子先是反应了一下,突然拍脑门道:“还别说,我这还真有这么个人,不过……”
  我见条子似乎有难言之隐便道:“薪资的问题可以商量,最主要能够是自己人。”
  条子顿了顿指着那条受伤的腿道:“我条子对这根瘸腿发誓,他绝对是自己人。只不过他这人矫情得很,只要是经他接手过的人只能他来安排,如果有他人擅作主张安排他手下的人,他当下就敢和你撂挑子甩脸子,就算是老板也不行……不知道大飞哥和小飞哥介意不介意?”

  说到话尾的时候条子的声音小的都快听不见了,这倒是一朵奇葩,很少有人在职场能如此任性,我倒是对这个人有几分兴趣。
  飞哥突然说道:“你说的是不是艾文?”
  “对对对,就是这小子!这圈里真是没有大飞哥你不认识的人。”条子找到拍马屁的空隙就往里钻,但久经沙场的飞哥怎么可能被这点小奉承蛊惑到,完全不理会条子。
  “艾文这个人我之前串场的时候正好遇到过一次,虽然是个娘炮,但是很有能力,凡是经过他调教的公主少爷各个都是捞金主,就是这脾气是圈里出了名的怪,很多有眼光的老板都很欣赏他,但极少敢用他的。”
  “为什么?”反正我不认识什么艾文,自然而然地提出我的疑问。
  “我之前听说艾文曾多次与客人起冲突,原因就是客人擅自动了他的人,艾文想找回场子让客人们给他的人赔礼道歉,但你想想能够来夜总会玩的都是些什么人,怎么可能低头向一个做三陪的人道歉,最后就闹得不可开交了。”
  “就是说,这夜总会的老板背影再硬,也架不住连着得罪五六个人啊。”条子也跟着应和着说。
  虽然飞哥和条子说这个艾文有点特立独行,不过我还是蛮欣赏他的为人,自己的人受欺负了,作为老大去找回场子本应是分内之事,这并没有什么错。我顿时来了兴趣问条子:“那他现在在哪里就职,你能不能挖过来?”
  条子一听顿时翻了个白眼,当然不是对我,而是对艾文道:“就他现在还就职?没被打出个半身不遂算是他祖上积了荫德了,我估计他现在还在家待着的吧。”
  一番了解后,我才知道艾文在之前那家夜总会任职的时候得罪了一个富商,听说还动手了,闹得还挺厉害,富商面子上过不去,便请了几个刽子手在艾文下班的路上堵他狠揍了一顿,光住院就住了俩月。

  日期:2017-12-1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