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滚滚滚滚!”年轻姑娘一连说了五个滚,就转过身大喊道:“保安,保安!过来一下,这里有人捣乱。”

  说完,她看都不看萧晋一眼就走了,嘴里还嘟囔着:“老娘一天到晚接待那么多病人就够烦的了,哪儿特么有时间搭理你这个神经病?”
  看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两个保安,萧晋叹了口气,后退出了医馆的大门。
  本以为这就结了,没想到那两个保安却不依不饶的跟了出来,他眼睛一眯,就又后退了几步,离大门远了一些。
  约莫一分钟后,医馆那年轻姑娘余光瞥见又有人进来,还没抬头,就习惯性的招呼道:“您好!请问您……”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走进来的还是刚才那个可恶的年轻人。
  姑娘眼睛瞪的溜圆,像见鬼一样的问:“你……你……”
  “现在可以带我去见巫雁行了吗?”萧晋笑眯眯的问,“还是说,我得像游戏通关一样,再打晕几个人才行?”
  听到“打晕”这两个字,年轻姑娘才明白,眼前这个家伙就不是来捣乱的,而是来找麻烦的。
  小脸一白,她后退两步,色厉内荏道:“我、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离开,否则,我可要报警了!”

  萧晋郁闷的翻个白眼:“巫雁行只不过是个医生而已,又不是国家元首,见一面就那么难吗?话说,可是他约老子来的。”
  “什么?你说是……是巫老师叫你来的?”年轻姑娘的眼睛更圆了。
  “不是叫,是请!区区一个铜牌山人,还没资格对老子发号施令。”
  年轻姑娘现在还只是医馆里的学徒,根本就不知道“铜牌山人”代表着什么,不过,萧晋的意思她倒是听明白了。
  “那……那你稍等,我进去跟巫老师通报一下。”

  “早这样不就得了?非得搞的那么麻烦。”
  年轻姑娘脸皮抽搐了一下,一溜烟小跑进了医馆深处。
  萧晋就在大厅里随便溜达,空气中的淡淡中药味他很喜欢,足足两面墙的大药柜他也很喜欢,柜台里面有几个穿长衫的伙计在称药拿药,问完诊的病人拿着方子排队,一切都很舒服。
  曾几何时,他就梦想着在京城开这么一家医馆,每天坐诊,迎接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病人,再收几个手脚勤快声如黄鹂的女徒弟,日子悠哉悠哉,哪成想,只是一时激愤踹碎了一个杂种的卵蛋,自己的梦想也跟着一起碎掉了。
  造化弄人,没地方说理去。

  “萧先生对鄙馆可有什么建议?”
  刚想着声如黄鹂,身后就真的传来一道如黄鹂唱歌般悦耳的声音。萧晋诧异的转过身,就愣住了。
  只见他的面前站立了一个女人,一个梳着发髻身穿长衫像道士多过像医生的女人。
  这个女人不但声音清脆好听,相貌也堪称绝色,眉如远山,目似秋水,一张红唇虽有些单薄,但嘴角却天然微微上翘,即便什么表情没有,也宜喜宜嗔。
  尤其是她的身材,在宽松的长衫之下,依然能够看到胸前和臀部的轮廓,可想而知,如果她穿起紧身的裙装,会是何等的风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女人的气色不大好,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似是久病缠身的样子。
  “这医馆很好,我很喜欢!”萧晋笑着说,“不过,就是这里的人架子太大了,行医者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听上去很高大上,但说白了,仍然属于服务行业,既然是服务,那就不能把自己当大爷。

  毕竟,你虽然是在治病救人,但人家病人也是在花钱养活你,大家身份没有什么高低之分,凭什么你名气大一些,我就得拿着钱来,还要上赶着求你?”
  女人闻言淡淡一笑,说:“萧先生这话很有道理,但请恕我不敢苟同。医生确实是属于服务行业不假,但再怎么服务,也得遵从市场规律,不是吗?全天下的病人那么多,真正能治病救人的医生却寥寥无几,僧多粥少,供不应求,自然不能简单的按照服务业的规矩来。
  要不然,每个上门的病人都像是上帝一样,我们医生就是累死,也忙不过来呀!”
  “所以,这就是你们高高在上的理由?”萧晋问。
  女人点头:“没错!在金钱上提高门槛,在精神上也提高门槛,只有这样,那些并不着急和严重的病人,就会知难而退,去选择低等级但也能治好他们的地方,将更高明的医术留给那些更需要的病人。”
  “那很严重但又没钱的病人怎么说?他们就没有享受更高明医术的资格吗?”萧晋又问。
  女人很认真的思索片刻,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大病重病所需要的医疗成本也会更高,天下穷人那么多,没人可以救得过来。”
  萧晋冷冷一笑:“救不完,所以干脆不救,巫先生是这个意思么?”
  巫雁行一滞,眼中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光芒,没有回答,而是侧过身,有礼道:“很抱歉!今天上午,我还剩下三个诊号没有问,请萧先生先到后院品茗少坐。”

  雁行医馆的后院居然是个古色古香的小型江南园林,这是萧晋所始料未及的。要知道,东城虽然距江畔的市中心稍远,但背靠青山,特别适宜居住,龙朔市的有钱人,除了江边之外,就数东城最多。
  也是因此,这里的医院最多、学校最多、超市和饭店也是最多,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
  可想而知,在这么昂贵的地段拥有一片园林,会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看来,那个巫雁行严格的执行了她的观点:以她每天的看诊量来计算,要想弄出这么一座院子,必然大部分的病人都是非富即贵。
  萧晋坐在小湖边的凉亭中,四周有半段竹帘围挡,既能欣赏到院中美景,又感觉不到凉风,只是可惜如今已是深秋,院子没有了花团锦簇和绿意盎然,看上去有些萧索。
  凉亭里还有个十二三岁的小正太,同样梳着发髻身穿长衫,干干净净,正在专注的往红泥小炉中填松塔。
  看着这个小正太,萧晋心里就不由龌龊的想:这跟自己梦想中手脚勤快的女徒弟恐怕没什么区别,那姓巫的娘们儿很会玩儿嘛!
  不一会儿,茶烹好了,小正太熟练的分出几杯,双手捧着托盘放到萧晋面前,垂首束手恭敬道:“先生请用茶。”
  萧晋端起一杯放到鼻下轻轻一嗅,眉头就微微一挑,一口饮下,先苦后甘,茶香弥漫。
  他不懂茶,但因为爷爷爱喝,所以家里从来都没断过好茶,他跟着喝的多了,虽然还是对茶道狗屁不通,起码也能品出好坏来。
  更何况,小正太为他烹的茶,是一种极其难得名贵的药茶,这种茶有个听上去很有意境的名字,不见松。
  名叫不见松,它却伴随着松树一起成长,就像松露一样,数量十分的稀少,且很难人工栽培,全国每年的产量,也就不过二三十斤而已,据说一两就要卖上万块,还有价无市。
  而它之所以会名叫“不见松”,顾名思义,就是它绝对不能跟松子一同饮用。是药三分毒,它即是药茶,就拥有不小的毒性,用一般的方法来喝,延年益寿,可一旦混合进松树的味道,就会产生剧毒。
  刚刚小正太烹茶用的燃料,正是松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