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63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晚我与乔老虎他们前脚刚离开,甘源他们就毁掉了乔老虎别墅的所有摄像头,因为乔老虎基本上是倾巢出动,所以别墅里剩下的那几个人根本不足一提,飞哥的人三下五除二就收拾掉他们了,最难办的还是李梦洁和马莉的下落,乔老虎的人嘴巴严实,不管怎么问都只字不说,最后在别墅里搜寻了整一个小时才在地下室二层最角的房间里找到她们两个。
  “她们现在怎么样?”还好乔老虎把她们两个藏在自己家里,不然到时候我们还得费一番劲。
  飞哥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淡淡地说:“马莉还好,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但是李梦洁……”
  说到这的时候,飞哥停顿了一下,他知道我比较同情李梦洁的遭遇,可能是怕我伤心自责,所以接下来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此时我的心理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果然不出我所料,飞哥道:“孩子没保住,乔老虎派人给李梦洁灌了药。”
  乔老虎这个挨千刀的玩意,虎毒都不食子,他竟然下如此狠手,不过听飞哥说李梦洁自己也不想要这个孩子,既然他无福与这个世界见面只能说是他的命,顺其自然。

  飞哥昨晚把李梦洁和马莉救出来后立刻送了她们去医院,马莉上了点药打了一瓶点滴一大早就被朱文军接回家了,说到这马莉脸蛋上被乔老虎打了两巴掌肿的不行,一直哭闹着说毁容了没脸见人了,这不趁着人少提前回家休息了。但李梦洁刚流过产,脸色难看得很,现在还在医院休息。
  “只要人活着,还可以再拥有幸福。”李梦洁没哭没闹,就是谁都不搭理,这已经算是最好的情况,事情早晚都会过去,慢慢想明白就好。
  我会尽我所能帮助李梦洁从乔老虎那分到她应得的东西,虽然乔老虎妻妾成群,就算分割遗产这事闹到法庭上去,法院那边还有个朱文军,相信朱文军借我之手能落得不少好处。
  飞哥对我昨晚的经历也担心非常好奇,毕竟我是唯一一个经历这件事情后的幸存者,说什么被打晕飞哥才不信,我不会欺骗飞哥基本上是实话实说,但是那个燕姐的身份的确有些特殊,为了飞哥的安危着想,我并没有介绍太多,只是说被人所救,飞哥和条子都是明白人知道我不能直接言明便不再继续追问。

  回到麦迪夜总会,我还没下车透过车窗便看到在门口徘徊的张萌萌,这个女人我是能躲就躲,听小辉说张萌萌为了得到我不少情报没少去他那,还有我父亲住院的医院也是百般照顾,母亲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说什么萌萌是个好姑娘,让我多上点心之类的。
  张萌萌是怎么找到这的!
  我本能的蹿到车座底下,但是眼尖的张萌萌还是认出了飞哥的车,我自以为自己没被她发现,可张萌萌还是直冲我们的车跑过来,扒着车窗一个劲儿地喊我:“叶小飞!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飞哥转过头看着我诡异地笑了一下,条子也跟着发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声,在停车场停好车后,飞哥和条子竟然扔下我提前跑路了,条子还不忘调侃我一下:“小飞哥,艳福不浅啊!”
  “你们给我回来!”看着这俩人的背影消失在麦迪夜总会门口,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迫于压力我只好下车,突然张萌萌向我扑过来抱着我。
  她竟然哭了?
  张萌萌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怎么了这是?
  我还是头回在大街上这样被一个哭泣的女孩子抱着,四周有几个路过的行人纷纷向我投来怨愤的眼神,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张萌萌抱得我很紧,哭得很伤心,我那两只手臂经过一番不知所措的斗争后终于落在张萌萌那镂空的香背上轻拍安抚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也许是我的声音很轻很温柔让人听了很舒心,张萌萌突然停止了抽泣哽咽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都不知道昨天我一整晚都没睡觉,一直盼着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你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张萌萌这话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并不是因为我昨日的行踪暴露,而是突然感觉到身边能有一个知你懂你牵挂你的人也失为一件幸事。
  “傻丫头。”我亲昵地抚摸着张萌萌的秀发安慰着她,“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出事的人吗?”

  张萌萌趴在我的怀里拼命地摇摇头道:“我张萌萌相中的男人是人中之龙,才不是那种轻而易举挂掉的废物。”
  “呵呵呵。”我竟然莫名其妙地笑了,看着怀中的张萌萌这副小女人的姿态,直到她的情绪完全平定下来我才放开她。
  “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再有什么事,一定要活着回来。”张萌萌睁着泪眼婆娑的双眼认真地看着我,那是一种期许与承诺,我点点头应道。
  不仅是为了张萌萌,还为了我的父母以及将我牵挂于心的人们。
  看张萌萌刚才一直在麦迪夜总会门口犹豫不敢进去,我天真的以为她从来没有进过类似这种的地方便带她去了附近一家咖啡厅小坐,问过之后才发现我错了,张萌萌早就打听到我被丨警丨察带到公丨安丨局,同样包括飞哥接我她也打听的清清楚楚,所以她站在门口徘徊的根本原因是为了堵我。
  听到这俩字的时候,我不禁发笑道:“万一我改道了呢?”
  张萌萌傲娇地仰起头道:“要不是我爸不让出入公丨安丨局,我怎么可能会在这等你?”
  我非常赞成张萌萌说的这句话,忍不住地直点头。不过我倒是对张萌萌的身份好奇起来了,以前都没怎么注意过她竟然能提前打听到我的行踪让我非常意外。
  就我们班上的张情基,叫张萌萌小姑的那小子,我之前听同学说起过他家,听说他爸在a市开了好几家夜总会,基本都是“正经生意”,好像是叫夜色,还是个连锁的。不过开夜总会的再怎么正经,也还是会有灰色收入,张情基的老爹之所以能够站得稳,主要还是因为张情基有个在a当市委书记的爷爷张政天。

  说起张情基的老爹张文铭也是个欠揍的主,仗着他老子是a市一把手,年少轻狂的时候没少整事,听说张情基就是张文铭年轻时混夜场结识了一个女人,不小心让她有了孩子最后还偷摸的生了下来。张情基的爷爷张政天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最后动用了不少关系才把张情基要了回来,而张情基的母亲身上贴着不干不净不三不四的标签,张政天死活不让其进家门,并且把她赶到了乡下。

  不过市井之中有许多流言蜚语,说什么张情基的母亲并不是被赶到了乡下而是被张政天送进了津神病院,还有的人说张政天偷偷叫人给活活弄死了,反正现在听不到有关张情基的母亲的一点消息。
  张情基的老爹张文铭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完全都不在乎张情基母亲的死活,就连对儿子张情基平时也不上心。也就因为张情基是他们张家的独子,张政天倒是对这个孙子格外偏爱,所以张情基上学住校全是他爷爷张政天打点好的,但毕竟是亲儿子,张文铭再怎么作死张政天也不会不管他,只好动用自己的关系给张文铭开了一家夜总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