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62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昊天在知道我对此事一无所知后神色暗淡了许多,紧皱着眉头叹息道:“或许是吧。乔老虎即使再有罪,也只能由国家的法律来制裁,那些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斩尽杀绝。”
  “唉。”我也跟着叹息,反正你也看到我被人打得晕倒了什么都没有看到。直到现在想起那会燕姐看我的眼神都不寒而栗,但愿我的伪装能不漏痕迹。
  我大概转了一圈,眼前担架上躺的全是乔老虎的心腹,甘源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人,总共十六人,听杨昊天说其他人都不见了,我猜测应该是受到燕姐的人的恐吓躲起来过日子了。
  不过想想也是,就算他们再怎么心狠手辣,也不能把乔老虎的人全部干掉,四十余号人,都是鲜活的生命,如果全部横尸在此,单是想想都恐怖。
  杨昊天似乎还想在我身上挖掘点有用信息继续追问我:“你再好好想一想,在乔老虎他们出事以前,周围你有没有听到些什么或者看到些什么异常。”
  我故作拼命回想当时的情景慢慢地说:“我记得当时我和张清张楚顺利拿到货后交给了在这接应我们的乔老虎,但乔老虎那个老狐狸竟然要对我要下死手,我当时拼命地反抗并且给你发了信号弹,应该是我把乔老虎惹急眼了,他就突然把我打晕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至于你说的周围环境……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唉!”杨昊天又是重重叹息一声道:“十六条人命,难不成要成为无头案。”
  看在杨昊天如此劳心劳力的份上,我也得略尽绵力出谋划策道:“乔老虎手下的兄弟又不止这十几个,要不你在他手下其他兄弟那下下功夫?”

  我只能说这么多了,那个燕姐太恐怖身份又神秘,万一哪天急眼找上我怎么办,我得借杨昊天的手帮我查查这个燕姐的身份。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即使再完美无缺终究也会有漏洞。万一被杨昊天查出来,我也好提前摸清燕姐的底。不过我也觉得杨昊天够呛,毕竟他只是个小地方的丨警丨察,本事再通天,也翻腾不起什么大浪。
  因为早在第一次在夜总会遇到燕姐的时候,我就隐隐察觉她身份不浅,你像飞哥在a市认识那么多人都没有问到一丝一毫有关燕姐这个人的消息,可想而知要不就是她身份神秘要么她就不是a市的人。反正,我只要暗地祈祷如此恐怖的人不要成为我的敌人就好。
  杨昊天无津打采地说:“已经派人去查了,有几个传回消息的,都说人不见了,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找都找不到,估计是被恐吓了。”
  我也暗自替杨昊天抱憾,好好地一起抓捕毒贩的行动突然变成一起无头杀人案,毒贩头子虽然抓到了却成了死人,想想都感觉这事窝囊得很,但是杨昊天又能怎么样,只能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
  整理好现场后,我跟着杨昊天的丨警丨察回了警局并做了笔录,我是这起事件的唯一存活人,而且我也参与到了乔老虎的贩毒行动,我需要为自己证清白,早在去乔老虎别墅赴宴的时候,我就早已做好安排,为了以防万一,我把我与乔老虎的通话全部录在录音笔上,这是为我洗脱罪名的关键证据,而且杨昊天也可以做我的人证,我是被迫参与的。不过我并没有把私下接受乔老虎二十万现金的事情录进去,这种小事情怎么能让丨警丨察发现。

  做笔录的时候,丨警丨察还询问我了一些关于与乔老虎交易的人的信息,我全部实话实说出来,本来晚上就黑,而且那人包裹得非常严实身手还相当敏捷,而且我们的交易时间都超不过五分钟,就算我想说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录完口供以后,杨昊天把我送到警局门口,迎面正好开进来一辆黑色私家豪车,那辆豪车的车牌很牛逼是个连号,车在我们身边路过的时候,里面的人摇下车窗特意看向我和杨昊天。我也不明所以地望过去,心想这人是谁啊在警局都这么牛逼哄哄。
  倒是杨昊天完全不在意这个人,反而拉着我往外走并给我解释道:“这是我们局长。”
  A市公丨安丨局局长,伍肖阳!
  听说伍肖阳很少来局里,我猜测应该是乔老虎这件案子闹得太大,毕竟一夜死这么多人,伍肖阳作为市公丨安丨局局长也不好对上面交代。
  但是杨昊天,你一个小丨警丨察见到局长的车都不打招呼,你还想不想在这混了?这话我当然没有问出口,以我目前对杨昊天的了解,他就不是那种主动阿谀奉承上司的员工。
  看着杨昊天我无奈地摇摇头暗想:就你这样,能混上个副局还不得熬个二三十年。
  没想到我这个细微的动作竟然被杨昊天看到了,竟然不明所以地问我怎么了。
  我才懒得管他能不能升值加薪,便打着哈哈拍着杨昊天的肩膀道:“加油好好干,如果你能破了乔老虎这件案子,升值加薪指日可待。”
  好言相劝,没想到这杨昊天一把扒拉开我的手道:“你个小屁孩成年了吗?教训谁呢?我跟你说你最好给我在学校老老实实地,要不然被我发现你做什么犯法的事,看我第一个把你抓进来!”
  吆吆吆,我白了他一眼道:“你们丨警丨察管天管地还管我开店挣钱了?”
  杨昊天傲娇地冷哼不满道:“鬼才知道你那店靠什么赚钱。”
  唉吆窝草,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自己还天天跑进去玩,好意思说我。我刚想要反驳他,飞哥的车停在公丨安丨局门口,飞哥摇下车窗叫我:“小飞!”
  条子拄着个拐一瘸一拐的从副驾上下来,一脸着急又兴奋模样直接奔我而来道:“小飞哥,条子我可看到你了。你都不知道自打你昨天进了乔老虎的别墅便没了消息,把我担心的呀,整宿都提心吊胆着。”
  “行了行了,这不都没事了。”看到飞哥他们当下便忘记了杨昊天对我的“侮辱”,看条子哭笑不得样子倒是有几分喜感,但紧接条子跟我开一句玩笑道:“万一你要出什么事,我去找谁要麦迪夜总会的地契。”
  “你小子是不是欠揍!”条子这人就爱贫嘴,我知道他说这话只是为了让我放松,但我还是忍不住抬腿朝他屁股上踹一脚,当然只是吓唬吓唬他。
  条子连忙求饶道:“小飞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店里的兄弟也就只有条子敢这么和我说话,换成飞哥他都不敢。平时飞哥在他们面前都绷着一张脸,店里很多兄弟都怕他,这是我和飞哥不约而同达成的默契。我平时要上课,来店里的机会少,所以我的身份更多增添了一丝神秘。
  一番小闹过后,我告别杨昊天上了飞哥的车。一上车,我就开始关心起李梦洁和马莉的情况,昨晚飞哥与我兵分两路,我负责和乔老虎周旋,飞哥则带人去别墅里找李梦洁和马莉的下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