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宝姐冷笑,“他陪的不是他老婆。而是他的权势,他的名誉。出来吃饭还穿着警服不是很刻意吗?他是怕别人认不出来,故意显露自己的身份,让大家知道他们夫妻感情好,他很照顾家庭,压一压这段时间他包养二乃的流言,挽回自己的名望。说来他老婆也够可悲的,竟然陪着他演戏,留不住男人的心,留住男人的感激也是婚姻的筹码。”
  我问她你觉得他是演戏,不是真情流露吗。
  宝姐看着周容深的脸说,“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如果笑得这么真,他绝不会选择背叛。偶尔克制不住一夜情倒有可能,但不会长期养二乃,养二乃就意味着妻子在丈夫眼里不要说吸引,连情分都没有了,例行公事都味如嚼蜡。维系婚姻的东西只剩下孩子和声誉。”

  宝姐说完拉着我进入旁边的餐厅,我心不在焉坐下,她招呼服务生过来点餐,我心里很空落,什么都没点,就要了一杯苏打水。
  她问我要不要赌一把,赌自己能踢掉那个女人。
  我握着水杯没说话。
  她吃了一大口面,抚摸着手里的叉子,“他来找我了。”

  我问她谁,她说葛总。
  葛总就是上海包养了她三年,嫌她下面有残玩儿不痛快抛弃了她的金主。
  我问她然后呢。
  她苦笑说自己又陪他睡了,特别疼,但她还是愿意让他舒服。她不是图钱,她不缺钱,她就是架不住他甜言蜜语,她说何笙你信吗,有的男人连眼睛都会演戏,那里面不是眼珠子,是酒,对视一会儿就迷糊了。
  我当然信,周容深就是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让女人着迷,让女人放不下,让女人不知不觉突破了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堕落在他的陷阱里。

  宝姐说她这辈子陪过的男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她不指望自己能得善终,她会遭报应的,可她希望报应来临之前可以找个真心疼爱自己的男人,哪怕过几天也行,让她常常那滋味儿。
  她舔了舔嘴唇上的酱汁,“如果当初没走这条路,你说咱俩会什么样。”
  我斩钉截铁说,“一定会比现在更惨,不会比现在更好。”
  她愣住。
  “我们不是安分的女人,既然走了这条路,就证明平平淡淡的生活满足不了我们的欲望。我们就算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嫁了一个普通的丈夫,也只有无穷无尽的争吵,因为骨子里看不上平庸的男人。”
  她说是啊,那么耀眼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要,我们距离他们那么近,怎么甘心。
  我余光看到周容深和他妻子从旁边的餐厅走出,他挽着她的腰肢迈下台阶,亲手为她拉开车门,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个丈夫对妻子的体贴和温柔。
  我和宝姐吃完饭从餐厅出来,她手机一直响,不过没接,我用买栗子做借口避开,买完正要回去找她,忽然不远处的人群里嚎了一嗓子,是一个有些臃肿肥胖的中年妇女,叉腰对着披头散发的女人破口大骂,“林宝宝你这个臭**,唆使我老公和我离婚,他被你勾引从上海追过来,你想要他身败名裂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挨打的是宝姐?
  那名妇女朝宝姐脸上啐了口痰,叫骂着冲过去又开始打,老百姓最喜欢看正室和小三撕逼的好戏,没一个出手阻拦,宝姐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根本不还手,任由那名泼妇似的肥婆揪着头发扇耳光。
  女人扒了宝姐的丝袜,使劲撕她裙子,她黑色的荫毛都露出来了,“林宝宝,你不要装可怜,你是什么东西我清楚,你就是个万人骑的烂货!你那些见不得人的破事,你还妄想他娶你?你毁了多少男人你知道吗?”
  宝姐身体狠狠一颤,她抬起通红的脸,嘴唇抖了抖,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我朝围堵的人群冲过去,挤到最前面抱住倒在地上的宝姐,女人拿着一只皮包刚想抡下来,被我一手搪开,“葛太太,差不多得了,这可不是葛总的地盘。”

  她眯眼打量我,“你是谁。”
  我用手擦拭掉宝姐嘴角和额头的血迹,她握着我的手朝我使眼色让我快走,怕牵连到我,我将她从地上拖拽起来,用肩膀撑住她,看向撒泼到面红耳赤的葛太太。
  “葛总在上海商业圈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老婆当街撒泼,传出去对你先生声誉没好处,这么多人看着,传来传去葛太太会被挖苦成什么丑德行就不好说了。”
  她脸色非常难看,她当然不想让自己丈夫声名扫地,立刻收敛了许多,迟疑着转身要走,在这时人群后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鸣笛,一名西装革履的老男人从车后座冲下来,跑到人群中央,一只手狠狠拉住葛太太,“你在胡闹什么?谁让你跑来的?家里吵完街上闹,你是不是想让公司倒台才罢休!”
  葛总目光落在我怀里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宝姐脸上,他指着宝姐大声质问自己老婆,“你打的?你是不是嫌我赚钱多想让我放点血?她是什么女人,她们这种女人见钱眼开,她会讹死我的!”
  宝姐因为这句话整个身体迅速变冷,她不可置信看着葛总,她没想到自己在他眼里是这样的人。
  葛总气冲冲将她推开,她没站稳直接跌坐在地上,原本已经打算罢手的葛太太顿时火冒三丈,她爬起来顾不得掸去屁股上的尘土,冲过去也推了他一把。

  “你敢包二乃,我就敢和你同归于尽!你不要忘了你当初是个什么狗东西,仰仗谁才有了今天!”
  葛总脸色铁青,他望着自己老婆那张狰狞泼辣的面容,所有底气都谢成了一滩水,“我已经和她断了,我来就是出差,我根本没有找过她。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好不好!”
  葛太太听他撒谎噗嗤一声笑出来,她伸手在他脸上重重拍了拍,每一下都是葛总作为成功人士的莫大耻辱。
  “葛伟国,翅膀硬了,敢骗我了是吧?你来这里的行踪我一清二楚,我给你留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她手从葛总脸上滑落下来,扯住他的领带,将他身体拖到自己面前,“记住了,没有我娘家,你现在只是一条跑腿的狗,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德行,你家八辈子祖坟,冒过赚大钱的青烟吗?没有我父亲施舍,你连个屁都不算!我娘家能捧你上来,也能栽你下来。”
  葛总被她一番话羞得无地自容,他衣冠楚楚的尊贵被她掀老底丢得彻彻底底,他一声不吭,从我的角度看上去,他还真不如一条狗。
  葛太太一脚踢飞宝姐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她警告葛总就一分钟,解决了这件事和她回上海。
  葛总转了个身,背对葛太太蹲下为宝姐擦了擦脸上的血,用非常冷漠的语气说,“林宝宝,这事是我对不住你,我会再给你打一笔钱,算作今天你挨打的补偿。咱俩之间,你不该动感情,我没想和你谈感情,不然我们还能继续。”
  宝姐身子一僵,她透过乱糟糟的头发看着葛总,他脸上有很多皱纹,这些皱纹她都曾经亲手抚摸过亲吻过,但现在她的眼睛里只有深深的陌生。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葛总说林宝宝你不会这么蠢吧,你也是在风月里混了小半辈子的女人,男人寂寞了出差顺便打点野食吃,这还需要原因吗?
  他脸上的轻蔑与可笑,令宝姐张开的嘴巴颤抖了两下,最终哑口无言。

  她比谁都清楚男人的坏,可轮到自己头上就糊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