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030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她那害怕的样子,我就问她曾经经历过什么,她告诉我,说以前有让她什么都不做,就一直叫爸爸,叫够了才开始动手动脚的。还有让她跪在地上,做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的...听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真恨不得把那帮变态一个个弄死!”
  “我问她为什么要干这个,她说也没办法,要是她不出来做这个,一家人都活不下去,她爸妈都有病,还有一个弟弟要养,她没办法,十二三岁就出来跟着老乡,跑到南方打工去了。”
  “她说她没读过书,所以最羡慕那些大学生,在厂子里待了一两年,厂子里面来了不少实习的大学生,有一个看上了她,开始猛追她。大学生对她来说就是高不可攀的,所以她很快就沦陷了,她很崇拜那个大学生,也很爱他,所以当大学生对她提出要求的时候,她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就在工厂那破旧简易的宿舍里面,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大学生,她对他很好,厂子里面打工本来就赚不了多少钱,她把大部分都寄给了家里,自己手里只剩下一点生活费,就是这点生活费,她还省吃俭用的要买点好吃的,给那大学生送去,她说她苦点没什么,可是那大学生学习累,要多吃点好的...”

  听着李然的话,我心中也生出了几分怜惜,我下意识的问:“后来呢?”
  “后来?”李然咬着牙,愤怒的说:“那个他妈人渣,赌球赌的输了钱,竟然拉着她出去卖!让她赚钱给他还高利贷...艹,这种人,要是被我抓到,我他妈就算拼着违规也要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我心中默默叹息,这世界上傻女人怎么就这么多呢...
  “那个人渣让她出去卖,她就真的去了?”
  我愤懑的看着李然问。
  “没有。”李然摇了摇头,说:“其实她本来是想去的,只不过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了那人渣的话,其实那人渣在外面已经又找了一个,她就是个备胎而已。那人渣跟她上过床之后,就又在工厂里面勾搭了一个,她亲口听到人渣说,就是玩玩她,利用她赚点钱...”
  “她知道之后,就没教训那个人渣一顿?”

  “哎...”李然叹了口气说:“这个傻姑娘,还想着祝福那人渣呢,她什么都没做,还自己离开了那家工厂。”
  “那她...又是怎么开始干这一行的呢?”
  “被她家里那帮人逼的呗!”李然撇着嘴说:“她爸妈没钱过日子,弟弟要上学也没钱,就把她给卖了...她觉得自己反正已经跟别人睡过了,也就无所谓了,为了帮家里,就出来做了呗!”
  “这他妈的什么爹妈啊!”我心中满是愤懑:“儿子是亲生的,女儿就不是亲生的了么?”
  李然嗤笑着说:“还有更过分的呢,这爹妈用着靠自己女儿身子换来的钱,还嫌自己的女儿脏!现在连她弟弟都不理她了,她想跟弟弟说话,那孩子都不理!真他妈讽刺,也不想想自己用的钱是哪儿来的!”
  我沉默了下来,李然讲的事情让我很愤怒,同时又有几分无力感...
  “后来呢...”我轻声说:“后来你有没有把那姑娘给救出来?”
  “救出来?”李然神色黯然的说:“我怎么救,人家是自愿的啊!”
  我心头一跳,对啊,就算知道了这件事,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把那女孩儿给解救出来?可是人家根本就是自愿的,把她救出来之后,她们家的生活来源怎么办,就算捣毁了这地方,那女孩儿肯定还会继续从事这行,治标不治本而已。

  我现在算是理解了几分李然的烦躁,他也跟我一样迷茫了...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轻声说:“你也别多想,也不是只有这一种情况,还有那些被诱骗和逼迫来的呢,案子该办还是得办!”
  “怎么办?”李然摇了摇头,说:“那天我们行动安排的很缜密,信息封锁的已经够严实了,就这样对方还是接到了通知,这就说明我们一定有内鬼!而且内鬼还很多...对方的势力渗透的这么彻底,后台肯定非常硬...我现在根本连对方的后台都查不出来啊!”
  听了李然的话,我的眉头不禁也皱了起来。
  他说的没错,那天我们连夜审了那几个小马仔,第二天一早李然就安排行动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方就能做出应对,这通风报信的速度简直吓人。
  我想了一会儿,抬头说:“不行的话,我去查查对方的底?”
  “你?”李然微微一怔,问:“你怎么查?你连莱西的路都没走明白呢,你能查出什么来?”
  “呵呵。”我笑了笑,说:“蛇有蛇路虫有虫路,这个就不用你管了...”

  李然了解的,仅仅是我在莱西有个小厂子,其他的事情,他完全不清楚。
  当然,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毕竟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别犯愁了,不是还有别的重要案子等着你去破呢么,打起精神来,世界需要你!”
  我端起杯,跟李然碰了一下。
  李然犹疑的看了我一会儿,随后将杯子抬起,一饮而尽。
  我跟李然一直喝到凌晨,在我提出由我去查那犯罪团伙的后台之后,我们就没再聊这个话题,而是聊起了他手里的其他几件案子。
  那几件案子都挺急迫,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件命案。
  死者是个银行支行的领导,被人刺死在了家里面,这件案子现在被压下来了,报纸都没有报道,要不然整个莱西得热闹坏了。
  按正常情况来说,李然肯定没心思再想之前幼女**的事情,不过还好的是命案是由整个队负责,侦查的主力也不是李然。
  上面把这件案子分到李然的头上,纯粹就是不想让他多生事端。
  李然跟我谈起这件命案的时候,神态里面带着几分好奇,他神秘兮兮的跟我说,这件案子还有个奇怪的地方。
  我问他哪里奇怪,他却怎么都不肯说,直到我灌了他好几杯酒,他才醉意朦胧的告诉我,说:“这死者死的非常离奇,他的死亡现场在书房,可是就待在隔壁的妻子,却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他可是足足被刺了十几刀啊,那么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更奇怪的是,他妻子坚持家里面没进来过其他人,妈的...不是人干的,难道...是鬼不成?”
  “嘶!”
  我瞪了李然一眼,他那神秘兮兮的样子,让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扯淡了,这个世界上哪儿有鬼?哥们儿我可是信马克思的...说是鬼做的,百分之一百二都是人干的...这个妻子估计有问题,说不定凶手就是她呢!”
  我语气坚定的说。

  李然故作高深莫测的晃了晃头,说:“你说的这个可能性我们怎么可能想不到,不过我那几个同事说,他们调查过这个女人,她半点作案动机也没有,你总不能说是她精神病发作,忽然杀了感情和睦的老公吧。”
  “多查查吧,说不定就有新发现了呢。”我坚持的说:“有些犯罪动机隐藏的是很深的,你记得咱们上次办的那起枯井藏尸案么,那犯罪动机绕的,开始的时候谁能想到真相?”
  日期:2017-08-0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