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47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唷,才5两酒你心疼啦?”唯恐天下不乱的新闻女主播怪声说。
  戚倚嘉红着脸争辩:“表姐,不是,他真不会喝酒。”
  看热闹不嫌事大,成心想搞事情的舒静见戚倚嘉那里走不通,便转向纪安:“三杯酒而已,都不算个事儿,大不了躺桌子底下。
  只要你喝完,晚我把房间让给你和倚嘉,算你半夜借酒装疯,我们也绝对不来敲门。
  话我已经放这,看你敢不敢爷们一回!”
  被怼到这份,纪安还能怎办?一拍桌,对戚倚嘉道:“没事,让他倒!”
  说完,他赶紧低头装鸵鸟……
  这下戚倚嘉懵了,半天没回过神来,愣神间,她被舒静憋笑拉回座位。
  “咕嘟咕嘟……”三个小酒杯全部满,严立伟忽然道:“先不急着喝,一下午都没吃东西,马菜了,先让小纪吃两口菜垫一下肚子。

  老郑,可以吧?”
  郑明:“应该的,身体要紧。”
  严立伟转向旁边,周柏桐同样道:“我没意见。”
  很快,一盘太湖特色的银鱼炒蛋桌,金黄色的家养草鸡蛋包裹着剔透无骨的银鱼,撒翠绿葱花点缀,光看着让人食欲大振。夹起一筷子,满满鸡蛋的清香和葱香,一点没有腥味,等送进嘴里,银鱼特有的鲜味立刻占据味蕾,成为主角。

  纪安尝过一口之后,用勺子给自己舀了小半碗。
  戚倚嘉脸火烧火燎地给纪安使眼色,可他只顾着埋头吃,根本没有看到。
  “这家伙!”戚倚嘉急得紧咬嘴唇。
  不一会,见纪安小半碗银鱼炒蛋解决,周柏桐放下筷子,他装大度的时候到了。

  把提前准备好的场面话憋在肚子里,周柏桐暗自留意,只要纪安手伸向酒杯,他周大善人马跳出来拦下。
  可是等了半天,纪安根本没有要喝的意思,“怎么回事?”周柏桐疑惑间,第二道菜桌。
  后厨负责生鲜水台的小吴亲自把一巨盘清蒸鲈鱼端桌,好向老板露个脸。
  为做这条鱼,他可是把自己全部的功力都用了出来。鱼大的离谱,光是去鳞一般鱼麻烦许多。废了老鼻子力气处理干净后,他在鱼身开好刀花,肚子里、刀花缝隙里都仔细塞好姜片和葱段,加些许料酒,放蒸锅。
  通常只要10分钟,小吴今天特意延长到13分钟,蒸锅盖掀开,整条鲈鱼的鲜美滋味全部被牢牢锁住。用筷子夹走姜片和葱段,将切好的新嫩葱姜丝均匀铺盖鱼身,一锅烧冒烟的热油淋,“嗤~~~”异香扑面而来。

  最后一步才是关键,一勺子秘制的豆豉鱼露细细浇,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鲈鱼正式完成。
  吴城人都吃过清蒸鲈鱼,并不稀,但这条鱼一桌,在座几位都傻眼了。郑明道:“小吴,你哪弄来这么大一条鲈鱼?”
  严立伟和纪安对视一眼,两人轻抚菊花笑而不语。
  小吴道:“刚才严老板送来的,好家伙,我用秤一称,差几两到8斤,别说我,我爷爷在太湖里捕了一辈子鱼,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鲈鱼。
  嗯?老板,你怎么了?是我蒸鱼步骤哪里没有做好吗?”
  呆滞一会,郑明朝严立伟又气又笑:“小严,你这个不厚道了啊。”
  严立伟嘿嘿笑:“运气,纯属运气,鱼还是小纪钓到的。老郑你可别放心。”
  旁边周柏桐一愣一愣地眨眼:“搞半天我全白忙活了?

  弄到最后,不光又得罪了纪安,这三杯酒还是得我喝啊!?”
  且不说赔了夫人折把米的周柏桐,舒静轻推一下戚倚嘉:“你还瞎紧张什么呢?他都不用喝了。
  再说姐还能真卖了你不成?你自己说他不会喝酒,这三杯可是白酒,5两下肚,他一准醉得不省人事,算一个房间又能对你怎么样?”
  闻言,戚倚嘉悄悄呼出口气,心情复杂,她自己都不知道是高兴多一点,还是失望多一点……
  “银鲦?你问这干嘛?
  太湖里多得是,我们后厨也养了不少,你要感兴趣,自己到后厨水箱里捞一子。”听纪安提起银鲦,郑明道。
  纪安记下,等吃差不多了,他借口带八万遛弯,先行退席。
  后厨里忙得热火朝天,小吴把纪安带到水箱处,继续回去干活。
  四下无人,一只30厘米乘30厘米乘20厘米的透明鱼缸出现面前。

  天晓得里面的水是从哪来的,鱼缸底部长着茵茵水草,不时冒出一个小泡泡。一间10厘米高的瓦房浸在水,瓦房挂着一块牌匾,书“龙宫”,大门紧闭。
  倒是瓦房旁边一口箱子,面明目张胆写着“镇龙宝箱”四字。
  纪安仔细瞅了一会,尽管没有他想象的琼楼玉宇,但这间茵茵“绿草”的瓦房倒也不错,胜在别致安逸。
  看向宝箱,纪安坏笑,直接朝鱼缸里伸手。

  手是浸到水里了,可是,在鱼缸里搅了搅,别说宝箱、瓦房,他毛都没有摸到一根。
  “特么里面的瓦房和宝箱都是假的?”纪安忍不住吐槽。
  系统提示:“镇龙宝箱需要龙宫镇守开启。”
  “你叫我哪去找龙宫镇守,虾兵蟹将么?要什么样的螃蟹,什么样的龙虾,你说,我去抓。”
  系统提示:“子时午夜,镇宅瑞兽将在山顶祈愿池出现,需要龙宫银鲦引诱收取。”

  纪安:“这么说镇宅瑞兽不是镇我家,而是镇龙宫?”
  系统没有回答……
  撇撇嘴,纪安走向旁边水箱。
  银鲦不值钱,太湖里要多少有多少,所以水箱也没设增氧棒,许多一指长的银鲦无精打采,甚至有些翻肚迹象。
  纪安从水箱里捞了一子,也没数多少,一股脑倒入鱼缸。
  说来也怪,刚还恹恹的银鲦一进鱼缸,缓了一会,立马生龙活虎,腰不酸、腿不疼、肚也不翻了,一群七八条小鱼在鱼缸里自由徜徉,头出现“银鲦”两字。
  深夜11点40,等严立伟和周柏桐已经睡熟,纪安悄悄溜出位于半山腰的厢房别院。
  此时太湖,一轮弯月刚好抵达天。
  开着手机灯,沿石阶向山顶爬去,纪安这家伙天生心大,四周乌漆抹黑的,他一点没怕,反而很享受夜晚灵岩岛的这份寂静。
  山顶祈愿池,蛐蛐的鸣叫伴随蛙声混合到一起,巨大弥勒佛像下,纪安停在祈愿池边,看了看时间,距离12点还差几分钟。

  灵岩寺的僧人在祈愿池里养了许多乌龟,岸边台阶,好几只乌龟由大到小,往一只只叠了起来。
  见状,纪安:“难道镇宅瑞兽是只乌龟?哈……龟丞相镇守龙宫,也挺应景的。”
  想着应该是用银鲦引诱其某一只“龟丞相”,鱼缸出现面前。
  “我了个次奥!怎么死了这么多?”纪安忽然骂道。
  不用手机灯光,鱼缸里很是亮堂,刚才生龙活虎的八条银鲦,已经翻了5条,都是肚子朝飘在水面。
  日期:2017-12-11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