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45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稳赢,周柏桐决定不如借这个机会,和纪安缓和关系。到时候三杯酒,他周柏桐大度说一句“免了”,理子面子全给占了,还当了一把好人,何乐而不为呢?
  湿地环境复杂,不可能让纪安跟次在游艇一样大开大合。
  真正到了需要考验抛竿技术的时候,矶钓竿的缺陷显现出来。相路亚专用竿,矶钓竿的“腰”不够硬,在树木杂草丛生的狭小空间里抛竿,更多的需要靠竿子的“腰力”把假饵“顶”到标点位置,真正的路亚高手可以在10米外,每次都用假饵准确砸到一颗乒乓球。
  纪安已经第三次把软饵不小心抛到岸边茂密枝杈报废,尽管都是周买的国产软饵,不耗费积分,可一个要5、6块钱,几竿子下来,一顿饭没了,他到底心疼。
  “小纪,要不你用我的吧?”旁边严立伟劝道。
  纪安固执摇头:“不用。
  我不信了!”
  他这次不用软饵,直接装15克的铅坠。也不找什么标点,纪安认准对岸一片距离水面只有20厘米高的灌木树荫,朝狭小空间里一次次认真抛投,一旦缠住换一个铅坠。
  这种铅坠10块钱一大把,只管扔!

  严胖子倒也不着急,自己在附近试几竿碰运气。他相信只要等纪安把熟练度刷来,以他周那种夸张的鱼速度,即便两人一午都空竿,他们下午一样能追回来。
  纪安不停重复相同动作,旁人看起来也许觉得枯燥,可只有他自己能体会抛竿准确度在逐渐涨的那种成感。
  好的假饵能提高鱼率,这是毋庸置疑的。而精准的抛竿技术带来的最大好处是省钱,省很多钱!装价值几千人民币的假饵,每一次抛投都会让钓手体会到心跳加速的刺激快l感,一旦准确命狭小空间里的标点,看库日天飙超远距离三分绝杀还过瘾。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纪安甩了甩酸楚胳膊,替换【我最贱】。
  在旁边打开躺椅,晒了好一会太阳的严胖子一下站起,小眼睛射出喜色道:“小纪,开搞?”
  纪安点头道:“搞起~”

  仅仅五分钟后,严立伟屁颠屁颠跑来,“抢走”纪安手的鲈鱼,用称重器称重,并拍照留下证明。
  “0.8公斤,小纪这条不错了,要1斤6呢。”照片记录下重量,严立伟将鲈鱼放生,然后扯起胖脸,挤出一个让人想痛打他一顿的欠揍笑容,用肥硕身躯拱开纪安:“小纪,打个商量,哥哥我一午到现在一条鱼都没钓到呢,你去找下一个地方,这里让给我吧?”
  纪安能说什么?只好笑骂,让出位置。
  算刚才的放生奖励,他现在有足足100个积分(早104,减去一只我最贱5分,再加1分放生奖励),有积分用,没必要省着,刷等级这种事等拿到犬王印记再说不迟。
  纪安再次兑换【我最贱】……
  午11点50,四人在度假区饭庄碰头,一起吃午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严立伟道:“老郑,我们一午只了5条鱼,总重量8斤多一点。
  你跟柏桐收获怎么样?有你这个东道主指导,肯定是大丰收吧?”
  郑明客套道:“没有没有,你们多了一点。一午5条鱼很不错了。”
  闻言,周柏桐低头暗笑。

  郑明不愧是这里的地头蛇,对湿地的水况、地貌、鱼情都十分了解,一午下来,周柏桐跟在老郑屁股后头吃现成,他一个入门不久的新手都钓了4条来。
  加老郑的,两人总计收获13条鱼,里面还有一条4斤多重的黑鱼,总重量超过20斤。
  郑明、周柏桐憋坏,严立伟同样不是好东西,他才不会告诉两人,这5条鱼其实是他和纪安半小时内搞到的。
  吃完午饭,四人再次整装出发,饭庄门口,周柏桐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搭了下纪安肩膀:“纪安,别灰心,一般新手都很难钓到。
  多练练,等以后有了经验,鱼自然而然会钩了。
  继续加油,我看好你哦。”
  纪安瞥了他一眼,侧身让开搭在肩膀的爪子,一言不发往前走去。
  见纪安冷淡回应,周柏桐摸了下鼻子,自我检讨道:“骄傲了,骄傲了,说要跟他搞好关系的,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不过不要紧,等今天晚,他会知道我小银虫周柏桐其实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下午,纪安打开直播
  最近浩克给他的直播间带来大量人气,昨天在线人数最多的时候超过2500,直播间关注人数也超过12000。
  “小哥,今天又做钓鱼直播?”一位ID“D叔叔”的观众问。
  小手牵大手:“咦?这是哪里?风景好好啊。”
  纪安:“太湖里的灵岩岛湿地。”
  八十七个汉字是吴城人,他道:“小哥,你这船票是怎么定到的?我回年假想去那玩两天,一看船票已经排到一个月后了。”
  纪安也不嘚瑟,说道:“我订票早,两个月前预订好了。”
  之后专心钓鱼,一次次认真抛竿,纪安对严立伟、郑明他们的彩头并不在意,周柏桐的三杯酒更没放在心,他关心的是七斤重的鲈鱼。
  灵岩岛位于太湖央,周边很大范围内的鱼类都会在这里聚集,原因很简单,靠着陆地,吃的才会多。午5条鱼重量都不错,正像严立伟所说,这里确实有可能出大鱼,
  太湖里应该找不到灵岩岛湿地更好的钓点,纪安觉得,他要的七星鲈鱼王多半会在这里出现。
  大约下午1点40左右,纪安看了看手里的鱼竿,心下笑道:“这矶钓竿天生长了张嘲讽脸,随随便便能拉仇恨,要不,以后钓鱼用它吧?”
  几分钟前,直播间里一位ID“地狱火”的路亚“高手”对纪安的装备以及两竿子换一个地方的粗糙技术都表示质疑。
  然后,有人跳了出来,不是胡子很浓,而是回血亏的李大毛忠粉。
  李大毛忠粉周吃了亏,于是心怀不忿,本着我吃亏别人也不要想好过的纯洁理念,他把同样的套路用在了地狱火身。
  虽然自己得不到好处,但看别人吃亏,心里爽啊~
  无独有偶,胡子很浓也是一样的想法,而且胡子很浓对李大毛忠粉提出的赌注表示不满:“才一个火箭?瞧你们抠的,人穷老实在家里待着,少跑出来丢人现眼。”

  李大毛忠粉“硬气”道:“我这人暴脾气,最听不得别人说我抠!
  你说个数,多少我奉陪!”
  胡子很浓:“一人两个佛跳墙。”
  李大毛忠粉:“可以!不过先说好,我肯定是支持小哥的。
  才两个佛跳墙而已,小意思。是不知道有些人会不会怂?”

  地狱火:“好啊,谁怕谁,来啊!谁怂谁乌龟王八蛋!”
  胡子很浓最后一锤定音:“好!这么定了!
  小哥半小时内不鱼,我和李大毛忠粉一人飞他两个佛跳墙;
  要是半小时内了,地狱火自己飞两个佛跳墙!”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想来,可不可以?”小手牵大手瞎凑热闹道。
  下午3点,来自地狱火的佛跳墙第四次从屏幕飘过。
  李大毛忠粉:“继续继续,我还压小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